第76章 77,我儿顶天立地

眼见房间的几个人对她的质问没有一点反应,女助理急急急忙忙转身去找甄冰冰。

“冰冰姐,冰冰姐,,,”

甄冰冰一听女助理的话,立刻掏出手机拨通了康老板的电话。

“康老板,我是冰冰。那一号别墅你们的销售要卖给别人,,,

我最喜欢你这样的,言出必行!是啊,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串门也,,,你可真坏啊!

莫非你真是那隔壁老王!

嘻嘻,,,”

且不说甄冰冰和康老板电话里打情骂俏,这边厢,安笠正用一张普普通通的银行卡付款。

邱一松咬牙祈祷:付款成功。

财务小姐接过卡刷卡的时候,顺便偷看了一下余额,3后面还有九个零,三十亿!天呐!可以买十套一号别墅,而且是最普通的储蓄卡,这才是低调中的奢华啊!

“安老板,这是发票!一次性付款有三个点的优惠,共收你二亿九千一百万。”财务小姐双手递过一张发票。

汪春霞、邱一松见付款成功,击掌相庆。

汪春霞又在销售提成申请单上签了字,邱一松签字同意,双方拍照留底。

安笠接过发票,扫了一眼塞在合同书里,正想问下一步怎么办?

一个身穿燕尾服的中年男人,从里间来到安笠面前,右手抚胸向安笠行了鞠躬礼,用非常恭谨的语气说道:

“尊敬的安笠先去,从现在开始,您就是我的主人。我是您的首席管家张保,随时听候您的吩咐!”

“那好,我们现在去接管一号别墅吧!”安笠与张保握了一下手,然后往外走。

“安笠,谢谢你!”汪春霞追了过来。

“春霞,我看你在这儿也呆不长了,跟我混怎么样?那么大个别墅也需要自己人管理。”安笠停住脚步看着这个发小小声的问。刚才就是她冒着风险相信自己,先签了合同,否则,这别墅自己不一定买得下来。但是这样一来,本来就不受待见的她,在这个公司再也呆不下去了。

汪春霞眼睛一亮,安笠既是同学,又是偶像,还是超级富豪,跟他混是最理想的!

也悄声说道:“好,我跟你混,等我拿到提成就过来。”

张保引着安笠往外走,甄冰冰一行人还弄不清状况,甄冰冰在电话里说了一句:

“,,,他跟一个穿燕尾服的人走了,,,喂,喂,,”甄冰冰双眉一皱,“说得好好的,怎么电话就断了啊?”

在拨过去,电话占线!

邱一根一看是康老板的电话,该来的还是来了!

“老板,已经成交了!一次性付全款,没有讲价!

手续很齐全,合同也报给了产权交易中心,明天就可以出房产证了。

老板,这个客人先来了,看了房就要买,汪春霞就跟他签了合同。我本来想阻拦一下,以为他分期付款之类的可以拖一下卡一下,谁想到他一点都不哆嗦一下子付全款啊?拦都拦不住!

什么?给甄小姐推荐十六号别墅,,好,再给她优惠一点。老板,我尽力而为!”

邱一松放下电话走到大厅,听见甄冰冰正在接电话,“什么?让我买十六号别墅?康祈弘,你不能这样忽悠我,,,那个买一号别墅的是那个?,,,”

。。。。。。

正在主楼里到处观看的安天虎、任荷花发现房子似乎一下子有了人气,活了过来。

有两个服务员装扮的人,一个托着一个托盘,一个拿着一个一串钥匙和摇控器,走到夫妇俩跟前:

“主人,我们是主楼管家。我是方亮!”

指着拿着托盘的管家说:“他是方平!”

“主人好!”方平用夹子夹了一条温温的毛巾递给任荷花,夹了一条凉爽的毛巾递给安天虎。

安天虎错愕的看了一眼任荷花,“怎么?我们怎么成了主人了?”拿在手里的毛巾擦也不是,不擦也不是。

“主人,公子已经花了三个亿买下了这套别墅,我们十六人,以后都是你们的仆人!”方亮一脸笑容为安天虎解释着。

安天虎愣了一秒钟,然后大力用毛巾擦脸,放声大笑:

“哈哈,哈哈,我儿已经可以顶天立地了!”

“这孩子,有钱了也不能这样大手大脚啊!”任荷花也用毛巾擦了擦脸,“说好的买套房子,一下子买了好几栋。我们三个人,倒有16个人来侍候我们。怎么想怎么别扭!”

方亮、方平一边待候着,一边陪着夫妇俩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介绍。

等到安笠在张保的陪同下到了主楼一楼客厅,安天虎、任荷花正坐在沙发上喝茶。

安笠挥挥手让张保先退了出去。张保退到门外迎宾廊上,通知所有人到主楼前集合。

安笠坐到任荷花身边,“爸,妈,没有征求你们的意见就买下来了,你们不生气吧?”

“儿子,我是真高兴,你妈是觉得浪费!”任天虎喝了一口茶,说道。

任荷花摸了摸儿子的脸,“知道你心痛父母,但我们也怕给你压担子,毕竟你才十八岁。刚赚了点钱花光了?”

“妈妈,大头留着呢!”安笠实在不忍妈妈为钱的事操心。

“大头?儿子,你到底赚了多少钱?”任荷好、安天虎有点被吓着了。

每天,这个儿子都要搞点事,不是被人围攻,就是失踪。前几天拿回来两万,说赚了一百万,这几天不是投了一个亿办了个公司,就是花了三个亿买了一个院子,还说是小头。

“还有十几亿吧!”安笠挠了挠头,现在才发现钱来得太快也不好,实在找不到好的解释理由。

看到妻子一脸的茫然,安天虎安慰说:“荷花,抢银行都抢不了这么多,你放心!”

“十几亿!难道期货里的钱都被你一个人赚过来了吗?不是说投资有风险吗?”任荷花还是有些疑问。

“妈,我的钱都是从市场上合法赚来的,你放心!

现在的问题是今晚我们在这儿住还是回龙洞堡住?”

“当然要先回去收拾收拾,与左右邻居打个招呼!你那找弟弟妹妹的广告牌也要快点立起来。我们住得这么好,我这心更加内疚,也不知我的沁儿芯儿怎么样?在哪儿受苦?”

任荷花又落下泪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