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7,真相大白

屏幕上赫然正是安笠上午在高列上举报人贩子黎梅花时的照片。照片上安笠正在将手机屏递给乘警王勇看。

孙正平看见华強也凑到安笠身前看手机,给了尤克一个暗示,两人轻轻的往人群外溜。围观的人以为他俩是无辜的,也没人阻止。

“你能告诉我你手机里怎么会有我上午坐高铁的照片吗?”安笠巡了一圈回来问阿勇。

人群顿时安静下来。

阿勇心里真的是一片草原神兽在飞奔。

老子已经换了上衣才过来接应孙正平尤克二人的,开车时又戴了护目头盔,这姓安的小子怎么能在人群中一眼就认出来我来呢?

更为奇怪的是手机密码连同伙孙尤二人都不知道,这姓安的怎么一下子就点开手机了呢?

今天肯定无法脱身了!这姓安的小子处处透着邪门!

“哎哟!”阿勇只觉手腕好像被什么狠狠啄了一下,钻心的痛!

“装聋作哑呢?赶紧回答!照片怎么来的?”陈敏运功捏了一下一直低头沉思的阿勇。

不能说啊!组织有章程,泄露机密者死!出卖组织者家人连座处罚。虽然疼痛难忍,汗珠已经在脸上直淌,阿勇仍然咬牙不松口。

“不说我就找不到真相了?哼!幼稚!”安笠眼神轻蔑的看了阿勇一眼,打开阿勇的手机,飞快地点了几下。很快,安笠又拨出了一个电话,只见一阵电话铃声在人群中响起!

华强一看,孙正平、尤克两人趁着自己去看屏幕上安笠的照片,已经快要溜出人群了,大喝一声:

“往哪里跑?”撒腿就去追,向军也赶紧追了过去。人们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事,纷纷让路。

一会儿,华强和向军抓着孙正平回来了,那脸上挨了一脚的尤克却逃了。

“这两个助人为乐的小伙子跑什么呢?”

“这都看不出?”小齐这时抖了一下机灵。“刚才安笠用那撞人的家伙拨了个电话,那个电话响了的家伙分明和撞人的摩托车手是一伙的。他们是联手对付安笠的!"

“原来是这样?他们一伙人分工合作。有人撞人,另外两个借口救人还去打安笠。”老唐这时终于醒过神来,一脚踹在孙正平屁股上。

“你们冤枉好人!就算我们认识,你们怎么证明阿勇开了摩托车撞人?又怎么证明我们仨个要对付你?说话还是要讲究点证据为好!”孙正平挨了老唐一脚,刚才逃跑又被华强向军二人揍得不轻,这时仍然忍着浑身难受强辞夺理。

“是啊,手机上一张照片也不能说明人家撞你了!”

“嗯,我们看见的是这两个小伙子来扶你,并不是去打你!”

“确实,就一张照片,说服力不够!”

。。。。。。

围观的群众一时又议论开了。

“我会让你心服口服的!”安笠看着一脸不服气的孙正平,将他的手机也拿出来,将屏幕点开,又将阿勇的手机屏点开,对着孙正平和围着的观众说:

“这个家伙叫孙正平,微信号是‘暗夜猎手’。这个家伙叫袁勇洪,微信号是‘双轮舞者’。这两个人的手机上有一个三人的微信群,由‘暗夜猎手’、‘双轮舞者’、‘克你’三人组成。”

边说边将两个手机屏递到围观群众面前。

“大家看,他们将一些聊天内容删除了,我现在把内容复原!”

会将微信删除内容复原,是陈敏几个花钱从一位电脑大神处学来的不传之秘,此时正好用得上。

安笠又在两个手机上飞快的点了起来。一会儿,安笠将孙正平的手机递给老唐,自己拿着阿勇的手机,说道:

“我现在和唐叔一起念一下三个人群聊的内容。齐哥,你到唐叔哪里念那个‘克你’的内容。”

小齐兴奋地走到唐叔边上一起看着孙正平的手机。

安笠念起来:"阿平,老板已经将照片发过来了,家庭地址也跟到位了。”念到这儿,安笠不由得暗自心惊,上午车上还有黎梅花的同伙,看来是有组织的贩卖婴幼儿。那家伙也真沉得住气,看到同伙被抓,一直没有暴露心声不说,还跟到了家门口。

自己太大意了!

“勇哥,以你的技术一下子就把人撞飞了,我和平哥都不用动手!”小齐模仿着尤克的口吻念起来。

“阿克,不能大意,还是按照以往的惯例做,挡我们财路者死!"老唐模仿孙正平的口吻接着念。

“这个小孩被差佬截走,我们损失几十万。有一个富豪急需做器官移植,好不容易找到一个配对的,现在丢了我们很被动。熟记照片上的面貌,然后怎么办?”安笠扮演着阿勇的口气问。

“内容全部删除!”“内容全部删除!”

老唐和小齐齐声说道,他们俩好像有点入戏了。

“原来是一帮人贩子!打死他!”一个带眼镜的围观青年突然愤怒的喊了起来。

“还是贩卖器官的人贩子,打死他们!”

“打死这些没人性的!”

“打!”“狠狠地打!”

人群突然汹湧起来,如怒涛一般卷向孙正平、袁勇洪。

两人望着如林的拳头,筛糠般的抖了起来。想起组织做的那些缺德事,第一次觉得自己真的该死!

安笠和陈敏三人完全护不住孙、袁二人,眼看他们就要变成一瘫肉泥。

"住手!住手!"一连串厉喝声传来,紧跟着一串沉重的脚步声。

所有人都抬起头,只见一队防暴警察已经突入现场。

“大家请住手!”武利军一边喊一边指挥手下用防暴盾牌组成一个圆形将两个犯人和安笠四人围了起来,然后又指挥其余十几个警察将人群往街道边驱赶。

待到秩序平稳下来,不远处停放的一辆警车上,两个警察押着一个人走了过来。安笠一看,正是刚刚逃走的尤克。

“谁是华强?"武利军大声问。

“我就是。是安笠让我报的警。”华强指着安笠对武利军说。

“怎么回事?小伙子!”武利军转身问安笠。

“是这样的!警官,,,”安笠便将高列上发现有人拐卖婴儿,被人跟踪到家门口,阿勇用摩托车撞他,孙、尤二人直接出面袭击他的事,一五一十的讲了出来,并不时的点开孙正平、袁勇洪二人的手机向武利军说着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