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70,小赚一个亿

葛伟东来到半岛63楼办公室的时候,发现桌子上放着一杯人参茶。

蔡英华两眼贼亮的走了过来,“快点喝吧,补补气!”

看到蔡英华殷红锃亮的脸,葛伟东摸摸自己冷冷的腰,心想,男女之事上,明明男人不是女人的对手,为什么男人还喜欢到处寻花问柳呢?

就好象许多暴发户一样,明明驾驭不了那么多财富,仍然拼命去追求占有。

也许男人天生有点贱!

喝完一杯人参茶,感觉老腰处好象有点暖意,正想让蔡英华离开,却见蔡英华凑过来神神秘秘的说:

“老板,王经理已经通知胡志红,禁止安笠来湘才证券上班。说是湘才证劵股东涟钢集团董事长的意见。

而胡志红已经租下了这座大厦88楼,似乎要单干了。”

“胡志红要单干不稀奇,他的能力撑得起一家投资公司。我猜他的合作伙伴是安笠!”

“安笠?不会吧?他可是一无所有!”

“你忘了安笠的神迹了?安笠可以技术入股。胡志红聪明啊!抱住了一棵摇钱树!”

“老板,昨天收市后,安笠身上还发生了两场精彩大戏,一场武戏,一场文戏,你看。”

蔡英华将自己的手机递给葛伟东。

“哇”“哇塞”

“劲爆!”“干死他们!”

“好样的!”“了不起!”

葛伟东边看边随武斗形势的发展发出不同的尖叫!

及到记者采访时的视频,葛伟东扭头望着蔡英华,“国内新闻界敢怼记者的人好像没有!”

“单独怼一个两个的可能有,怼这么一大群的没有!”

“小蔡英,我们老了!看看安笠,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这个安笠我己经尽量高估他的能量了,但他每次出场,都给了我足够的惊喜!

小蔡英,帮我联系安笠,晚上一起聚聚。不,中午我去拜访他!”

“这么急?”蔡英华看看葛伟东不容置疑的脸色,“好,我立刻联系他!”

“联系不上安笠就联系胡志红。”葛伟东对着蔡英华的背影嘱咐了一句。

。。。。。。

期货开盘,竟然高开两个点,开在837元。“金钱嗅觉”发出强烈的信号,安笠立刻用昨天平仓的现金,全部开了空仓。

果然,随着成交量的逐步放大,价格再次来到昨天跌停价位附近,“金钱嗅觉”再次发出信号,安笠这次全部将空仓平掉,掉头开了九成资金的多仓。

今天一看就是多空博杀激烈,十五分钟的成交金额已经超过昨天一个小时的成交金额。

到九点十八分,价格又回到839元,似乎有继续上攻反弹的趋势。但安笠在“金钱嗅觉”的提示下,再次全部平仓,开出九成仓位的多单。

这一折冲,单合作帐户五千多万的本金盈利近三千万。

期指方面,低开二十多点,击穿3000点后,又掉了十几个点,安笠在“金钱嗅觉”的提示下,将空仓全部平掉,又开出九成多单,大盘果然掉头向上。

在两个期货品种、四个主要月份期货合约、两个帐号之间,安笠来回奔忙着。

下单、撤单、重新输单,忙得不亦乐乎。好在身体好、手速快,应付起来仍然游忍有余。

安笠家的电脑桌安放在客厅靠近阳台的地方。全神贯注操作中的安笠,没有注意父母买菜已经回来了。

任荷花看见儿子将键盘敲得劈里啪啦响,就对丈夫嘘了一声,轻手轻脚的拐进了厨房。

“荷花,我去瞧瞧小笠到底在做什么?摸个底!”安天虎摆摆手,“保证不打扰他!”

过了几分钟,安天虎回来了,“荷花,好吓人,他在炒期货,我看见帐户市值是9后面很多数字,不是九百多万就是九千多万,怕他发现,没敢多看!”

“没有老眼昏花吧,小笠怎么可能有那么多钱?我去看看!”任荷花蹑手蹑脚的走了出去。

过了几分钟,任荷花按着胸口回到了厨房。

“老头子,我看清了,一个帐户上写着安笠的名字,是960多万,另一个帐户写着胡志红的名字,是一亿四千多万!”

“荷花,你真看清了?”

“看清了!这下我就放心了!原来儿子的钱是从炒期货中赚来的!”

“嗯,这孩子不显山不露水,已经赚了小一千万了!我们还嗔怪他2万元可能来路不正!”

任荷花想想昨天那瞎子的话,果然不差。昨天那么多人想要儿子的好看,结果儿子有惊无险,大步迈过!

看来儿子果然是个有福的,自己以后可以放手了!

客厅里,安笠也在暗暗嘀咕:你们想看就给你们看个彻底,以后也不用浪费口舌去解释了!

原来安天虎一走近安笠五米之内,已经被发现了。安笠看父亲那小心翼翼的样子,干脆将计就计,装作不知道,让父亲慢慢看。

一会儿妈妈也来了,安笠憋住笑,继续装。妈妈明显是个老侦察员,把情况摸清楚了后才悄然离去。

厨房里,安天虎兴奋不己,儿子成了千万富翁,自己失业带来的压力,一扫而空。不时的走到客厅安笠后面,看一阵儿子的操作,又一脸兴奋的去告诉妻子荷花。

任荷花看着安笠这么有出息,不仅想起小时候丢失的女儿和幺儿,心里暗暗打着主意。

到了上午收市,股指击穿三千点,铁矿石跌了1元钱,收在819.8元。

安笠个人帐户市值1200多万元,合作帐户值近两亿元。

两亿元中,除掉胡志红的本金三千万元,赢利一亿七千万元。按六四分成,安笠可以分得一亿多元。

安笠原计划半年实现的目标,一个星期就实现了。

只是铁矿石交易金额已经超过全天的金额了!

“嘀铃铃!”电话响了,一个陌生的号码,尾号五个0。

“喂,您好!哪位?”安笠接通了电话问。

“您好,安笠!我是葛伟东!”

“葛老板,您好您好!有什么指示?”对这位救过自己一命的葛伟东,安笠还是非常感激的!

“安笠您客气了!我是来求你帮忙的。不知道您中午有没有空,一起吃个便饭?我现在就在你们小区门外。”葛伟东将自己的位置放得很低,对安笠很尊重。

“好,您等我十分钟,我换件衣服就下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