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69,原因师一层

黎明时分,正是最黑暗的时候,安笠又来到河边竹林锻练。

刚刚摆开架势,封手还没有递出,心中猛生警兆,双脚用力,急向斜后方退去。

一个灰黑色的影子如影随形的跟了过来,双指如剑,不停地攻击安笠的周身大穴,似乎要致安笠于死地。

安笠从对方近身,从对方的心声中,就知道是误会。

对方是个叫千彤的女生,在竹林里方便,见安笠从小路上直奔小竹林,以为安笠是个登徒子,欲行不轨。

安笠很想解释,无奈对方武艺比自己强太多。攻击力量很大,出招速度快,招数又十分诡异,安笠完全只有招架之功,无法开口解释,只能利用竹子进行周旋。

千彤一看对方也是有武艺的人,更加怀疑他图谋不轨。开始的一点疑问,完全消失。再不留情,一招紧似一招,终于,在对方绕竹而行的瞬间,纤足一勾,踢在安笠膝窝。

安笠只觉腿部一麻,双脚再也无法迈出半步,紧接着上身几处穴道,被对方连连点中,“咚”的一声倒在地上,刚想喊“误会”,却发现无法发出任何声音,身体也动弹不得。

MD!阴沟里翻船,昨天被三十二人围攻,今天被一个女生打倒。

流年不利!

千彤正要上前教训这个登徒子,却慢慢停下了脚步。

久久没有突破的功法,出现了突破的迹象,一根淡淡的红色线条从心中升起,正一点点循着经脉向右手伸去。

红色因果线!难道自己和这个登徒子有很深的纠葛?

瞟了一眼动弹不得的安笠,黑暗中,看不清脸形。但千彤知道,被自己点中五处大穴的安笠,不仅无法动弹,而且开口说话也是不能。

千彤不再怠慢,赶紧盘膝坐下,诵起功法口诀,三个呼吸后,那道淡淡的红色到了右手劳宫穴部位,速度迟缓下来。

以往五次,机缘巧合之下,产生了因果线,都是到了劳宫穴,然后停滞,最后消亡。

这次,这条红线因果线,速度比以往的都要快,突破劳宫穴的机会很大。

千彤一心一意的修炼起来。

安笠倒地以后,原本以为会受到羞辱和攻击,千彤却意外的停了下来,并开始盘膝修炼。

“嘀!宿主遭遇困境!检测中!”大脑中那个电子合成音响起。

“语言系统被关闭!”

“外在动力系统被关闭!”

“生命力被限制三分之一!”

“内在动力系统正常!”

“内在动力系统被强力改造,正在重启外在动力系统!”

“嘀!启动体外能量吸收系统,增强内在动力!”

躺在地下的安笠,被击倒后不久,发现自己五个穴位被封闭了80%,一团团混浊的气体在点中的穴位内盘旋,让安笠自身的血气大部分无法正常通过。

立刻运转起“破舟”功法,一点点向被封闭的哑穴冲击,先解决说话问题,让对方明白完全是误会。胸口气海穴中,一股热流涌出,也向哑穴冲去。

五个呼吸后,安笠发现要靠自身的力量,冲开穴位中那一团团混沌气流,解开哑穴,最少要一个小时。

随着脑海中最后一句电子合成音的结束,安笠猛然发现全身的毛孔,突然之间全部张开,象是无数的窗户被推开一样,体外有无穷无尽的风一样的东西进入体内。

整个身体如自然的一分子,在天地之间自然生长。天地之间一切生命能量开始补充进安笠的身体里面。

片刻之后,竹林里竹叶、小草、杂木开始摇动,绿色一点点消失。许多虫蚁觉察到了危险,也开始逃离这片竹林,但速度一点点变慢。

在安笠全身张开毛孔的一瞬间,在千彤右手劳宫穴盘旋良久的那根淡红线因果线,猛然变得殷红如血,如一条蛟龙一般,冲出劳宫穴的桎梏,象闪电一般的冲进安笠的身体。

释放出第一根因果线!终于进入原因师一层!

千彤欣喜若狂!

十八岁未到,就踏入原因师的门坎,本门自刘伯温师祖之后,再也没人做到。

红色因果线与安笠连接以后,一些关于安笠的基本信息传了过来。原来对方叫安笠,今年也是十八岁,比自己大三个月,是中南财大法律系一年级学生。

晕,误会对方了!

原来这个小竹林是安笠的练武场,人家每天早晨都在这里练习。

好在千彤刚刚踏入原因师门坎,功力还浅,收集不到安笠更多的信息,安笠身体上的一些秘密,千彤仍然一无所知。

让千彤诧异的是,红色因果线还传来一种非常隐晦的信息,让千彤不由自主的心神摇动起来。

赶紧收摄心神,暗念口诀,熟悉因果线的运用法门。

随着黑暗褪去,竹林里的竹叶变黄飘落,小草灌木也枯黄了一大去,地上地下的虫蚁基本上死光。

千彤因为有因果线的连接,倒是没受到任何影响。否则,生机也会被吸走一部分,身体不免大损。可惜千彤自己不知道。

安笠只觉身体内“破舟”功法运行起来力度越来越大,尤其是气海穴出发的那股暖流,粗壮了十倍不止,一个冲击,哑穴的混沌气流被驱散了三分之一,三下四下,哑穴被冲开。

安笠这时见对方没有加害之意,引导暖流去冲击下一个被封闭的穴位:肩井,五下,穴位被冲开。然后,下一个,,,

五分钟不到,五个穴位全部被冲开,安笠恢复活动能力。

“嘀,宿主语言系统恢复!”

“外在动力系统恢复!”

“生命力恢复,增强5%!”

“体外能量吸收系统关闭!”

安笠感觉绝大部份毛孔关闭,身体又进入了一个封闭的环境,一时间,安笠觉得周身不舒服。好像一个自由散漫惯了的人,突然被关进了牢房!

原来丹江措大师“破舟”功法,要破的舟,就是身体这具皮囊!

安笠轻轻捏了捏拳头,感觉力量比以前又增加了一些,突然一跃而起,对着千彤方向大叫一声:“姑娘,后会有期!”极速奔跑起来。

安笠一走,那条因果红色越来越淡,最终断裂。到千彤收功时,安笠己经消失在树林中。

此时,天已大亮,行人纷纷出现,要追已经不可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