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68,协议推迟签订

丹江措接过来一看,好像是一张失去炮制能力的老方子。

主要是娃娃眼的炮制方法失传了。

但在这张老方子的下方,列出了娃娃眼的七种炮制方法。

最后形成了一种新的药方,似乎是替代君子丸效力的药方。

拿着曹仁怀推研出来的药方,丹江措盘膝尽心推算起来,一直过了三个多小时,丹江措睁开了眼睛:

“仁怀,今晩我们俩个先炮制一下娃娃眼,如果炮制成功,我想,你推研的方子是成立的,药效比君子丸提高10%以上,而原料成本只有君子丸的十分之一。”

“好咧,我就等师兄的确认呢!”

两个老家伙走到药室,叫来两个徒弟,开始认真炮制娃娃眼。

。。。。。。

与蔡英华纠缠完,葛伟东喝了碗虫草汤,又在桑拿室里蒸了一下,然后穿着纯棉睡衣,来到了凉津津的书房。

葛伟东看完各方面的资料,感觉明天铁矿石再推跌停难度看大,是不是要改变策略,低开再打到涨停完成多仓的建立呢?

中京公司开多仓,在市场核心层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如果周四签订铁矿石长期供货协议的话,周三有一定的涨幅是合理的!

只是老婆马丽建仓的成本又要高一些了。

“嘀!”电脑中秘密网站传来一段信息:相关情报工作人员已经安全,协议签订日期已经推后,明天高开让有关方面平仓出局,然后再打跌停。”

葛伟东反复看了几遍信息,恨恨的骂了一句:几百亿资金的运作,竟然由一个情报员的安危来决定,也是扯蛋!

高开,应该是让中京那三万手多单出局,一切都是利益交换。

协议推迟,明显有两个目的,一是让股票、期市两个市场更多更顺利的建仓。二是在铁矿石现货市场,尽可能买到更多的低价货。

葛伟东粗算了一下,大老板投入的资金应该有二千亿以上。

国内股市300亿,期市400亿,国外投入的股票期货资金应该更多。

现货市场进口在一亿吨以上,投入资金也应该在700亿软妹币、100亿美元以上。

“嘀!”电脑上出现一个问号。

“晕“原来只顾着自己思考,忘了回复信息了!

葛伟东看了看日期,拿出一张俄罗斯的电话卡,发出一个信息:收到!

一会儿,电脑上出现一个0k的符号,页面消失了。

又拿出一张英国手机卡,给老婆马丽发了一个信息:暂缓建仓,等候通知!

做完这一切,来到卧室,蔡英华不见了,卧室里只剩下几件小的可怜的内衣,门外游泳池里传来一阵阵打水声。

葛伟东走到室外,蔡英华从水中站起来,冲他勾了勾手指。

透过游泳池边上的灯光看过去,水中的蔡英华一丝不挂,身体曲线更加夸张。葛伟东将睡衣一扔,一个鱼跃扑了下去。

。。。。。。

闫仲川今天一喜一忧。

千彤讲完下午的遭遇,闫仲川就冷起了脸,罚千彤正楷抄静心咒三十遍!

理由很简单,做为原因师的门人,寻求周边一切事物的互相联系的原因是基本功。而“仁庐”是大国医曹仁怀的宅第,千彤竟然不知道。

而曹仁怀,在修行者辈份里,比闫仲川还要高。可以肯定,下午救助千彤的人,不是曹仁怀就是他师兄苦渡。

白天曹仁怀一般在他的仁人堂坐诊修炼他的“体仁功”,那么施展“贯耳”功的极可能是苦渡大师。

苦渡大师,江湖流传,在当今这个末法时代,基本上就是武功第一、医术第一、见识第一的存在,年龄己在百岁以上。

谁能够获得苦渡大师的青睐,就是一段巨大的造化。

可千彤因为不知道仁庐是曹国医的宅院,而错失一个绝佳的机遇。对方已经伸手两次,千彤竟然两次都拒绝了!

闫仲川并不是妄自菲薄,认为原因门的法门不及天缺道人的法门,希望千彤向苦渡大师学习什么。而是希望千彤时时事事要警醒,不放过任何提升功力的机会,象苦渡大师这种人杰,就是一个巨大的权威的信息源。

与神秘力量建立了间接因果关系,是闫仲川今天最高兴的一件事,如果能把祖传的宝物,移植到神秘人物身上,相信原因门的发展壮大的机会会大幅提升。

这是闫仲川长途跋涉三千里,不畏酷暑寻找神秘力量的根本原因。

从任荷花的身上,闫仲川推断神秘人获得神秘力量是最近的事。在十天以前的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任荷花传过来的信息都是平凡的普通人的信息,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

而最后一段时间,神秘人在任荷花生命中注入了一股新的活力,闫仲川清晰地感受到了那种活力。

当闫仲川想通过任荷花探究神秘人的未来的时候,闫仲川感觉无穷的因素涌了过来,让原因上溯下推变得极其困难,就象混沌初开要推算世界的未来一样,完全超出了闫仲川的功力范围。就像让小学生去学习高等数学一样。

沉思许久,闫仲川从身边布袋里摸出五十根蓍草,祷告天地之后,先取其一,放在一边不用。

然后将四十九根蓍草任意分成两份,左手持的这份象征天,右手持的这份象征地。先从右手的蓍草中抽出一根,夹在左手小指与无名指之间,象征人。

然后以四根为一组,先数左手的那一份,再数右手的那一份,以象征四季。

小指中的一根与左右手数余下的根数,合起来得到五,将五根蓍草放在一边,再将剩下的44根蓍草分成两部分,,,

如此六变,得到一震卦。

闫仲川仔细推算了一下,发现缘起的力量在千彤身上,再往下推算,又是一片混沌!

难道千彤和神秘人还有很深的原因纠葛?闫仲川静心反复推算,一无所获!

人力有穷时!

闫仲川无奈的站起来,拿起拐杖,摸索着走到外间,感到琅天正在静静地打座,而千彤正在一笔一划地抄着静心咒,毛笔在纸上发出轻微的摩擦声。

“彤儿,夜深了,去休息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