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64,对新闻工作者有成见

“安笠,你在哪?你没事吧?”电话中传来傅小燕充满担忧的哭腔。

“燕子,我好好的,没事,正在回家的路上,别担心。”

“你挨了十七下,还没事?你可真神了!”傅小燕听安笠的声音清脆,又在回家的路上,应该没事,心情立刻明亮起来。

“这你都数清了?不知道那些视频拍得我帅不帅?”

“嘻嘻,我看了八遍才数清。”傅小燕见安笠会调侃,知道是真没事了。

“唉,又要出名了!”

“多少人想出名都出不了名,你还怕出名?不过你真的又上热搜了,成了反杀英雄!”

“反杀英雄?什么反杀英雄?喂,喂,燕子!”傅小燕已经挂断了电话。

这丫头,风风火火的。

安笠打开手机,见“安笠会”群里信息跳闪过不停,点开一看,信息如瀑布似的流淌。

“笠宝前前后后挨了十七棍,真心心痛!(眼泪、眼泪)”

“笠宝的绝世风姿再一次征服了我,龙江六万粉丝坚决支持笠宝!(拳头)”

“那些杀人犯全部该枪毙!凡动过手的都该枪毙!(怒火,怒火)”

“青州十万粉丝永远爱笠宝!”

“湘州分会慰问团已经成立。(爱心、爱心)

“雪区分会慰问团已经成立。(爱心)”

“IT行业慰问团已经成立。”

......

安笠看了一下,“安笠会”理事群人数已经从以前的10人增加到72人,似乎每个州每个行业都有一个理事了。

“安笠,到了。”小李的声音传来,“恐怕你不太好回去。”

安笠往车外一看,正门外左边走廊里,架满了长枪短炮,全是媒体记者,正门外右边全是捧着鲜花、礼物、标语的粉丝,他们排着不十分整齐的队伍,不时的呼喊着什么。

看到自己的粉丝,安笠只觉鼻子有点发酸,他决定,从正门进去。

一辆警车的出现,已经吸收了小区外所有人的注意。安笠一下车,走廊上的记者一窝蜂似的涌了过来,而安笠会的粉丝们,只是骚动了一下,仍然排队等候。

“安笠,我是湘州日报记者,请问你知道袭击你的是什么人吗?”

“安笠,我是武林杂志记者,你的功夫属于何门何派?是在哪里学的?师傅是谁?”

“安笠,我是生活杂志记者,你有女朋友了吗?”

“安笠,我是千度娱乐版记者,你有没有意向进军娱乐圈?”

......

各种问题同时提出,各种标志的麦克风互相碰撞,不时碰到安笠的身体,安笠完全寸步难行。

这时,好久没有响起的全能系统电子合成音又一次响起。

“滴!已触发任务,【文明的绅士】。”

“任务说明:作为一个有修养有品味文明的一级绅士,自然对生存环境中的文明素质有较高的要求,绝对不能为了功利而平庸世俗化!”

“任务要求:让社会明白失去部分自由的秩序,才是文明的象征。”

“任务完成后获得精神力+1,体质+1。”

安笠愣了一下,这个任务似乎抽象了一点,不象以往的任务,非常明确具体,如五天内赚一万元,做五道美食。

现在的任务是让社会明白秩序是文明的象征。范围从个人扩展到社会,内容从具体到抽象,奖励也第一次提到精神力的奖励。

安笠思考了一下,面对混乱不堪的场面和拥挤,对面前的各类媒体记者大喝一声:

“你们能不能文明一点?”

“你们的行为和下午的那些暴徒何异?”

“看看我的那些粉丝,他们讲文明有素质,再看看你们?”

“你们这样,我不会回答任何问题!”

......

有些媒体记者听了安笠的话退下了,但大部分媒体仍然拥挤着包围着安笠。当一支吊起来的话筒碰到安笠伤口的时候,安笠勃然爆发,手一伸,那枝话筒已经到了安笠手中,两手一使劲,话筒已经折了。

在一群记者的惊呼声中,安笠走出了包围,再也没有人敢围在安笠前面。

也许,安笠已经有了一股子逼人的气势。

那个被折了话筒的记者还想上前找安笠理论,被一个同行拉住。“是你的话筒先碰到安笠伤口的,你不对在先!”那记者怨毒地看着安笠的背影。

安笠走到自己的粉丝团面前,最初的十个理事走到安笠面前,轮流与安笠拥抱问好。

外围,记者们的闪光灯不断闪烁,许多主持人开始现场直播。

安笠走到自己的粉丝面前,与每一个粉丝握手,口中不断的称颂“你们是最文明的粉丝!”“你们是最有力量的粉丝!”“你们是真正的绅士!”“我以你为傲!”

并不断地与粉丝拍照录像,有些粉丝进行了现场直播,全国的粉丝看到偶像在激战之后,不仅安然无恙,还亲切地与粉丝互动,纷纷尖叫呐喊!

最后,安笠招呼最先听从自己安排退后的七八家媒体记者上前,让自己的粉丝们按前矮后高、女前男后的规则排列在自己身后,由安笠会的一位理事李辰光当主持人挑选记者。

一位穿着时尚的女记者首先被李辰光挑选出来,她拿起麦克风问:

“安笠先生,我当记者也有七年了,从来没有人会折断记者的麦克风,将从事新闻宣传工作的记者与暴徒相提并论,你是不是对新闻工作者有成见,或者是自我认知澎胀过快呢?”

安笠微微一笑,“是的,我对新闻工作者的一些作法是有成见。”

现场的记者闻言一惊,又是大喜。新闻炸弹来了!有些性急的记者已经发出“良心侠对新闻工作持反面看法,声称有成见。”

“有些新闻采访完全不尊重当事人,刚才把我挤得完全迈不动步,有些女明星听说在釆访过程中被挤掉了鞋子、裙子。你们新闻工作者为什么不能有秩序的、文明礼貌的来采访别人?为什么要做这些毫无素质的事情?你们是无冕之王,但不是真正的无冕!冕一直在你们头上!

你们不讲秩序,不守规则,不尊重他人,和哪些暴徒有什么俩样?暴徒们是赤裸裸的直接暴力,你们则是以精神侵害为主的间接暴力。”

“啪啪”“啪啪”“啪啪”雷鸣般的掌声从安笠身后的粉丝团中发出,而记者们脸色却是一个比一个难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