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62,首富的女儿

安笠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地上躺着的二十几个混混,有些轻伤的逃了,有的在照顾重伤的混混。

两个警察走近安笠,登记了身份证资料,招呼两个穿白大褂的医务人员为安笠检查包扎。

这时,安笠发现了华刚,华刚也看到了安笠。

华刚明显是搞不清状况的神情。

如果说安笠和小混混是一伙的,那穿衣打扮气质画风明显不符,而且据他所知,弟弟这个发小虽然顽劣,却从来没有干过违法乱纪的事,绝对不会成为小混混。

如果说安笠是那个一个打两群加两个的大侠,更加画风不对。安笠虽然名义上练了十年以上的咏春,基本上属于花拳绣腿哪一派的,以往连自己都干不过。

难道是安笠恰好经过,祸及池鱼?一定是这样。

“刚哥!”

“安笠,你怎么也挨打了?”

“刚哥,他们几十个人手拿凶器打我一个,我挨几下也属正常吧?”安笠却理解歪了。

原来他真是正主!就是那个一人打两群加两个的大侠!

“感觉怎么样?”他绕着安笠看了一圈,又问为他包扎的医生,“大夫,伤口要紧不?”

“刚哥,没事,都是皮肉伤!”

“华局,除了脑袋上有一道二公分长的、零点二公分深的口子外,全身都是些擦伤、钝挫伤。”

听医生说安笠没事,华刚一颗悬着的心放下了,一拍安笠的肩膀,“好小子,功夫这么厉害了,看样子打不过你了!”

安笠则嘻笑着对华刚说:“刚哥,恭喜你升职啊!你这么大官,我哪敢冒犯你的虎威啊!以后有审不下来的案子你吱一声,小弟拍马赶到。”说完露出几颗雪白的牙,分外亮眼。

华刚指着躺了一地的伤员,“来多两次这样的,我还得回去干派出所。”

“领导,我证明,安笠是正当防卫!我亲眼目睹,而且有全过程的视频!”黄少华这时担心安笠受责,赶紧站了出来。

安笠见华刚看向黄少华,连忙解释,“我的粉丝,刚认识,叫黄少华。”

“报告华局,现场共计发现伤员23人,重伤八人,没有死亡人员。”一个警官跑过来向华刚报告。

华刚略一沉思,对那警官说:

“全部送去武警医院,先控制治疗。轻伤者先录口供。注意收集现场证据及现场旁观者的证言。”

“是,华局。”那个警官敬了个礼转身各种布置。

华刚将手伸向黄少华说:“将视频给我看看,可以吗?”

黄少华欣喜的将手机递给华刚,他坚信任何人看了视频,都会认为安笠是一个除暴安良的英雄。

看完视频,华刚大骂:“这帮王八蛋完全是蓄意谋杀啊!”

又拍拍安笠的肩膀,“打得好!打得痛快!这帮王八犊子就是该打。”

“那小李,你过来,跟这位,嗯,,,受害人安笠做个简单的笔录,将这位黄先生的情况登记一下,将他那个现场视频录像转录过来,然后开车送这位受害人回家休息。”

小李跑了过来,打开执法记录仪,询问安笠事发经过。

安笠原原本本讲了一遍,黄少华作为旁观者又讲了一遍。

最后,小李开车送安笠回家,黄少华也坚持要送偶像,被安笠拒绝。

车上,小李一个劲的夸安笠武功高強,似乎想向安笠学两招,安笠指指头上包裹的纱布,,

。。。。。。

星沙市长城宾馆,是驻军的招待所,一般地方警察、黑社会都不会到驻军的地头闹事。

米家山有一个表叔在军区做副司令,于是米家山长期在长城宾馆包了两间套房,当做自己的安乐窝。

“你说,我们与他李成钧也有十年交情,这星沙城里我们兄弟几个也算薄有名头,几个家族的合作就不说了。就一个女人,竟然扔下我们不管不顾,我们面子被削也不理不睬,重色轻友到这种份上,实在令人寒心。”

米家山叨叨完了,举起一瓶喜力“咕噜”“咕噜”喝完,“咚”地一声扔到垃圾桶。

“他李成钧也没捞着好!据说被曹国医家的力士从门楼踹到了大街上,啃了一嘴的泥,风度尽失,成了二代圈子里的笑话。”成利平也对李成钧的行为多有不满。

“那女道可真漂亮,肤色好,身材又惹火,,,可惜,太辣了!”米家山下意识的摸模下巴。

一直沉默不语只顾着喝酒的任耀宗用脚点了米家山一下,“今天你可能捡了一条命!”

“不至于吧?光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之中,她还敢行凶?”成利平不以为然的嚷起来。

“宗少有什么发现?”米家山被人下掉了下巴,至今心有余悸。

“我们都是处于金字塔中上层的人。我们有时欺负一下地位比我们低的人,他们是无可奈何的。同样,金字塔尖上的哪些人,也不是我们所能招惹的。”任耀宗点燃一支烟,狠狠吸了一口,然后吐出一个又一个的烟圏。

米家山、成利平沉默了。他们家族也就在湘州还有点名气,在整个华夏来讲,就不算什么了。

“你们注意到没有,那女的头上戴的那根簪子,以及那只黄布袋?”任耀宗吐完烟圈,悠悠的问。

“如果那只簪子是帝王种,大几百万是有的。”米家山好像有点明白了。一个随随便便带着几百万的饰物四处逛街的人,势力能差到哪里去!

“No,No,簪子只能说明她有钱,那只明黄色布袋上绣了一个字,说明她有势。”任耀宗摆摆手。

“仿佛是个‘千’字!”成利平一下子惊醒过来,然后一脸庆幸的看着米家山。

“华夏首富千机山的女儿?”米家山只觉一阵寒意从心底升起,下意识地摸了摸下巴,又摸了摸咽喉。

也许宗少说对了,自己捡回了一条命!

那千机山据说只有一个独女,自小到大,呵护有加,生怕女儿受了一点委屈。江湖传闻,千家山为了维护女儿,无所不用其极。

“我明白了!钧少也猜到了那美女的身份,于是,,,难怪!”成利平长吁一口气。

这样的美女,任谁都会抛弃一切去追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