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61,以寡击众

从半岛广场出来,安笠照例租了一辆共享单车,往咏春堂方向骑行。

经过天心公园的时候,想起那个被“迷语世界”弄得昏昏沉沉的的唐志文,有时间一定去迷语世界看看,哪里到底有什么鬼?

顺着天心公园围墙这一段是骑行最舒服的一段。右手边是公园高高的围墙,不象有街铺的地方,总有客人进进出出,骑行总是要与客人争道。

围墙外的路边,粗壮的梧桐树展开浓密的枝丫,将阳光带来的炎热与路面隔开,运气好的话,会有阵阵清风吹过,让骑行有一种飞翔的快感。

“抓小偷!”“快拦住他!”“追!”

一阵抓贼的喊叫声从前边传来。

安笠放慢速度往前看去,只见十几个年轻男子手拿钢管、铁棍、木方正在向自己这么边奔跑,喊叫声越来越近。

“有小偷?”安笠停住车往后看去,只有寥寥的几个行人在不紧不慢的走着,此时听到喊声正在向自己这边张望。

再往前看,为头的一个青年,手背上纹着一个狰狞的狼头,心声清晰的传了过来:小子还在发呆呢!

什么?我是他们要抓的小偷?

这时狼头纹身青年离安笠不到三米,已经对着安笠高高的举起了纲管。

容不得安笠多想,左脚往后一跨,右脚一发力,“刷”的一声抛下自行车就往后跑。

刚跑了十几米,前边两辆停在路边的面包车门猛地打开,又窜出十几个手拿各种钝器的青年,大喊着“抓小偷啊”向安笠袭来。

MD,老子不发威,当我是病猫啊!

安笠眼一瞪,心一横,双腿发力,双手放松,向十几个青年冲了过去。

远处旁观的路人看见安笠一个人赤手空拳冲向一群手拿凶器的恶汉,都觉得安笠疯了,要出人命了。

冲锋的过程中,安笠看见对方的的速度越来越慢,抬臂挥棍的动作很迟缓。第一个迎头冲上来的是个高大的壮汉,脖子上纹有一只花蝴蝶。安笠右手的凤眼拳借着冲力,轻轻的击在他的喉节上,一声轻轻的脆响,连叫声都无法发出,壮汉抡到肩膀的钢管失去了力度,向前飞去,壮汉倒地。

左边一根铁条斜劈向安笠的左臂,安笠“突”的猛进一步,铁条的中后部打在安笠的上臂,疼痛传来的同时,七八拳如雨点般打在那人的胸口腹部,那人仅仅叫出一声“啊”,鲜血就从口中溢出。

此时,三四根长长的钝器抡向安笠,安笠使出不太纯熟的“影手”,速度再次提升,或是抓住木棍顺拉,另一只手标向对方面门;或是背部挨上一棍,在对方的膝关节狠狠踹上一脚;或是突进对方门内(上臂伸直的一方之地武林称之为门内),点、戳、标、掌,朝对方眼睛、鼻子、耳朵、颈部攻击。

后面胳膊上纹有狼头的青年冉兵,奔跑中只见前方战团中,一团白色的影子在左冲右突,手下的兄弟纷纷倒地,及到自己加入战团,也就十几秒的时间,已有一半的兄弟倒地不起。

冉兵知道自己亏大了,点子太硬了。对方给的情报完全就是个坑!

冉兵狠狠的一棍打向那团影子,那团影子突然一缩,飘向冉兵。冉兵只觉档部传来一阵胀痛,两肋又被对方双肘击中,“喀嚓”“喀嚓”数声闷响传来,昏过去之前,他知道自己的肋骨应该是又断了。

安笠干倒一个,肩膀脑袋上又各挨了一棍,顾不得疼痛,顺手操起冉兵的木棍,左盘龙,右盘龙,中军突击连刺。

愤怒之下,安笠只觉那两股热流又从心窝流向双肩,全力施为之下,对方一帮街斗青年,真是碰到的伤,挨着的倒。“冰冰梆梆”钢管铁棒木棍掉了一地。

突然,安笠察觉自己的木棍被一股轻柔的力量拨开,对方顺势沿着木棍刺了进来,对方的心意表明,他要点刺安笠的胸口小腹位置。

安笠顺着对方的力道后退,并迅速旋转木棍,削弱对方的力量,同时右手抬高木棍尾部,双脚左转马,让对手的武器刺向肩膀或肩膀以上,或者从胸部侧滑而过,左手已经作势逆袭。

方中彪见对方以一敌众,知道对方了得,一招使出已经留了后手,见自己的钢鞭被对方格往门外,自己中门大开,赶紧左手护住胸腹。

安笠这时已是打出了血性!MlGB俩群人还不够,还来了两个高手!

顺势抛掉木棍,右手紧跟左手进攻。方中彪这时想收鞭防守或放弃钢鞭都已经来不及,左手只防住了安笠的左手,安笠的右手却却重重击在方中彪的左脸,然后是左胸,然后是安笠左手解放,左右手同时击打在方中彪的鼻子、眼部、脸上,方中彪如口袋似的倒了下去,脸部一片稀烂。

江晋勇看见方中彪仅仅一招就被安笠干趴下,生死未知,心中大骇!

逃,不敢,以后江湖上将再无江晋勇。攻,也不敢,方中彪已是前车之鉴。

无奈之下,大喝一声,“少侠绕命!”朝安笠冲了过来。他的心迹表明,希望安笠把他打伤,不要太重,留条性命就好。

安笠一个正踢踢在江晋勇的右腿膑骨上,令人牙酸的响声传来,显见的弯曲度表明,腿已经废了。安笠顺势再一脚,赐在江晋勇左肩,江晋勇顺势倒了下去,临头,还忍着剧痛向安笠眨了眨眼,好像在说,感谢少侠手下留情。

放眼望去,地上倒了一片,呼痛的,扭动的、寂然不动的,也不知有没有被打死的。

安笠抹了一下头发,发现湿漉漉的,张手一看,全是鲜血,小腿、大腿、两肋、后背、脑袋,,,各处都是火辣辣的疼痛。

一阵疲惫袭来,赶紧找到自己的背包,掏出一粒君子丸吃了下去。片刻之后,一阵暖流袭来,疲劳去了太半。

“你没事吧?”一个年龄跟安笠差不多的男孩走到安笠跟前问,并递给来一大包纸巾,“我是黄少华,你的粉丝!以后是铁粉!”

安笠接过纸巾擦了起来,刺耳的警笛声、救护车的鸣叫声,串联着响起靠了过来。

“我这里有祥细的视频,你完全是正当防卫。

先加个微信,我全部传给你,有需要我可以帮你作证。”黄少华说。

“谢谢你!黄少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