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59,斗输了斗赢了都是自己伤了

把脉良久,曹仁怀不得不接受安笠有了一丝内力的事实,心中概叹:师傅所言不差,有神的人做什么事都事半功倍。

“嗯,吃了君子丸效果不错,要坚持。”

曹仁怀拍了拍安笠的手。

“曹爷爷,我拔了一些草药,找你有点事。”安笠从背包保鲜袋里拿出十几株草药,大部分已经蔫了,这是安笠根据生物信息库的指点,配的一副药,效果比君子丸差不多的药。

但是安笠不会炮制药材,虽然生物信息库里有教,但一时半刻哪里学得会,只能拿过来让曹爷爷帮忙。

曹仁怀戴上眼镜仔细看了看,虽然都是些平常草药,但自己还是可以配出一贴药出来。只是其中一株娃娃眼,甚是刺眼,与其它草药根本不相匹配。

这孩子还学过草药?倒是看不出。

曹仁怀将眼镜收起来,对安笠说:“拿起草药跟我到里间来。”

来到里间坐好,安笠问曹仁怀:“曹爷爷,这些草药你会炮制吗?”

安笠会辩识草药,还问我会不会炮制,莫非他找的这些草药可以形成一个药方?这可奇了。

现在的年轻人,除非专业学中医的,有几个认识草药的?有些文化程度高的知识分子,更是排斥中医中草药,认为中医的理论基础阴阳五行理论、天人合一理论,完全没有科学依据!

“其他草药我都会炮制,只是这一株药,,,”曹仁怀指着一团如莲子般的一串浆果说道:

“娃娃眼。难为你知道用塑料袋封起来,它又叫穿心子。一颗颗看着象眼珠子,其实含有剧毒,人吃了十个呼吸之间就会死亡。”

“这么厉害?曹爷爷,这串娃娃眼还有其他的什么作用吗?”这些内容生物信息库早就告诉过安笠了。

曹仁怀扶了扶眼镜,“故老相传,这娃娃眼是一种固本培元的妙药,对虚症、弱症皆有补益,十分有效验,但炮制方法却已经失传,也不知道用什么药物去克服中和它强烈的毒性,现在只能当毒药使用了。”

曹爷爷你不知道,我的生物信息库知道啊!但怎么告诉曹爷爷才合情合理呢?

安笠想了想,找出三味草药与娃娃眼放在一起,“曹爷爷,我找到这株娃娃眼的地方,有这三种草药生长在周围,还有一条毒蛇黑标的洞口就在娃娃眼的根部,会不会它们之间有什么关系?”

曹爷爷,你是中药大家,我只能暗示这么多。

“哦,如果这三样是调和娃娃眼毒性的,那么这样一来,哪就是另外一个方子了。”曹仁怀眼前一亮,对安笠说,“你先去忙,容我研究一番。”

。。。。。。

龙洞堡小区门口。

闫仲川又摆开了卦摊,琅天如护法似的站在旁边,一面金色绣字旗幡迎风招展,上书“瞎子不瞎说,八卦占八方。”

等了好大一会儿,周围围观的人不少,议论谈笑的不少,但上前算卦的人并不多。

良久,一个从这儿经过、穿着简朴的中年汉子,走到卦摊前,对闫瞎子躬身致意,放下背包,坐下说道:

“先生,我不算卦,请教几个问题可以吗?”

闫仲川以手指了指旗幡的方向,“瞎子不瞎说。”

“哈哈”“哈哈”周围的人哄的一声笑了起来。

待四周稍稍安静下来,中年汉子说道:“我是一个投资人,每年都为自己的一些亲戚朋友操盘理财,但是奇怪的是,有些人的帐户很赚钱,有些人的帐户要么是不赚钱,要么是赚得很少,这是为什么呢?凭心而论,我并没有偏向任何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距呢?”

“每个人的福报是不同的。你回想一下,那些赚钱多的人,是不是脾气温和,待人宽容,帐户里钱多钱少从不过问的人?而那些赚钱少的人,是不是脾气急躁,比较较真,凡事认死理,隔三差五的就打电话给你问帐户的情况啊?”

中年汉子沉吟半晌,苦笑着说:“还真是这样子的。”

“舍得舍得啊。一个到处与人较真的人,大家喜欢和他相处吗?”闫仲川说到后面,大幅提高了声音。

“不喜欢!”几乎众口一词。

“财神爷也不喜欢啊!”闫仲川难得幽默的笑了。

“哈哈”“哈哈”众人又是大笑。

中年汉子见闫仲三不是江湖术士之流,便有心考究一下闫仲三。便问:

“我和一个同班同学去算命,算命的说我们一个月之内都会发财。一个月后我做期货赚了一大笔钱,我那同学买双色球中了一千元小奖,我那同学中一千元也叫发财吗?”

“当然也叫发财。财运来了的时候,也要看你怎么去把握。运气就好像火种,可以点亮一根蜡烛,也可以点燃一个火把,点爆一个火药库。当运气到了的时候,正巧你在做期货,所以点亮你的期货生意,当你同学正在买双色球,就让他中了个小奖。

运气和努力是分不开的!”

闫仲三恢复肃容,侃侃而谈。

“谢谢先生教诲!”中年汉子站起来向闫仲三致意。

“不要和人斗,即使你运气如潮也不要和人斗!”闫仲三突然冷冷对中年汉子说。

那中年汉子明显愣了一下,然后又坐了下来,“先生,我运气好也不能跟人斗吗?”

“也许别人此时此事运气比你更好!”闫仲三答得很快。

“那我与那些运气弱的人斗一下没问题吧?”

“也不行!”

“为什么呢?”

闫仲川深吸一口气,“与任何人斗,其实都是与自己在斗,斗输了斗赢了都是自己伤了!”

中午汉子沉思良久,从背包里拿出一叠支票薄,抽出笔刷刷的签上名,递给闫仲川。

闫仲三接过,轻轻地将支票放在桌子上。

中年汉子站起来,又朝闫仲三躬身致意,转身大步走了。

“哇,写支票,数目一定不小。”

“我看见就签了一个名,没有写数字。”

“那不是说可以随意填一个金额,一百万,一千万,,,我的天!”

......

许多炽热的眼睛盯着桌上那张小小的纸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