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58,有了内力?

千彤此时腻味坏了。

李成钧也不说话,掉在两步后不紧不慢地跟着,后面还有一帮闲人。

打车?他肯定也跟着打车。

用功夫跑,无数摄像头对着,太过惊世骇俗!

继续吊着一大群人走,自己接受不了。

“小友,前面五步,右边有一道木门开着,门上有‘仁庐’二字,你可以进来从后门出去。你是千机山的女儿吧?”

一道柔和亲切的声音在千彤耳边响起,似乎是佛家的“贯耳”密法。

千彤往前走了几步,看见一个古色古香的门楼。七八级台阶上有一扇沁红的木门,半边门开着。木门上方有一个砖雕的飞檐,门楼正中一块片石上,雕刻着两个楷体字“仁庐”。

千彤走上台阶,跨进大门,李成钧紧追两步,追了过来,两个保镖也紧跟着追了过来。

李成钧站在台阶下犹豫起来。他知道“仁庐”是大国医曹仁怀的宅院,父亲再三叮嘱过,星沙不可冒犯的人里面,就有曹仁怀!

但仙女进去了,自己站在门外,这如何是好?

李成钧满脑子都是千彤的笑容,都是千彤说“可以”时候的万方仪态,现在佳人已去,顿时如失魂落魄一般,只想千方百计的再见一面。

甩开保镖阻拦的双手,李成钧刚走到门口,一只脚还没迈入,一道大力涌来,李成钧屁股向后,落向门外人行道。

两个保镖连忙各伸一只手,想扶住李成钧,却不料这道力度奇大,三人一起狠狠的摔在地上。

。。。。。。

千彤绕过一道影壁,面前是一个不小的院落。从院落里的石材及建筑风格看,这个院落是明朝时期的建筑。

院落围墙下面,种植着不少的中草药,有些千彤认识,有些都没见过。这个院落的主人,一定是一个医道大家。

院子的后半部中间,有一块巨大的太湖石,雕刻着一个草书的“道”字。太湖石中一个孔洞里,流水潺潺而下,落入一个一百方左右的园形池塘。

千彤走到池塘边,见里面荷花盛开,阵阵暗香随清风飘来,刚才在外面被扰乱的心情一下子就平静下来。

院落的右边,有一道长廊通向后方。

千彤走进长廊,步行十几米,见左边有一个月亮门,门里依稀可见雕梁画栋。便整理好妆容,恭声说道:

“请问哪位前辈帮了千彤?千彤这厢有礼了!”

既然是父亲的朋友,又有那么高的功夫,一定是父亲结交的世外高人,又帮了自己脱困,礼数上自然不能有所欠缺。

“施展一下你们原因门的功夫,看看我是谁?”那个声音又在耳边响起。

既然知道原因门,一定也是修道之人了。千彤想起师父叮嘱过的话,这星沙城里来了五六个高人,自己要小心了。

“前辈,晚辈顽劣,没有学到师傅的功夫。”千彤抱拳推辞道。

“以为我稀罕你们原因门那点道行吗!既如此,那你顺着走廊速速离去!”那个声音带着一丝冷意喝道。

千彤又躬身行了个礼,“谢谢前辈搭救!”起身顺着走廊往前走了一百多米,看见一道木门,赶紧走了出去。

。。。。。。

安笠离开半岛大厦,走到半岛广场的"仁人堂”,见曹仁怀正在对着几个白大褂说着什么,就静静地在药店里逛了起来。

“乌鸡白凤丸”,安笠看着一枚药丸念了起来。

“乌鸡白凤丸主要有下列成份构成:

乌鸡(去毛爪肠)、鹿角胶、鳖甲(制)、牡蛎(煅)、桑螵蛸、人参、黄芪、当归、白芍、香附(醋制)、天冬、甘草、地黄、熟地黄、川芎、银柴胡、丹参、山药、芡实(炒)、鹿角霜。辅料为蜂蜜、黄酒。”

脑袋中一个电子合成音响了起来,将乌鸡白凤丸的成份报了出来。

嗯?那个“初级生物能量的获取与优化”系统,竟然有中药药方?

这时,一个白大褂正好走了过来,安笠决定验证一下,就指着乌鸡白凤丸说:

“将这个拿给我看一下。”

拿到药丸,安笠念了一句“乌鸡白凤丸”。果然,脑子里那个声音又在念起来,安笠跟药盒里的说明书对照起来,发现说明书中少了山药。

安笠又让白大褂将“安宫牛黄丸”拿出来,那个白大褂小心翼翼的将药盒摆在柜台上,将药盒打开,指着用金箔包裹的药丸,示意安笠只能观看,不能动手。

看了一下价格,原来一粒就要八百五十元,一盒六粒,要五千一百元,真的很昂贵!

安笠将说明书掏出来,念了一句“安宫牛黄丸”。

脑袋中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

“安宫牛黄丸主要由由下列成份构成:

牛黄、水牛角浓缩粉、麝香、珍珠、朱砂、黄芩、栀子、郁金、冰片、犀角、黄连、郁金、雄黄等”

对照完毕,发现仁人堂的药丸中少了犀角、郁金两味中药。

以安笠对全能绅士系统牛逼性的了解,恐怕它掌握的药方才是正确的。

这么说来,即使是最权威的“仁人堂”的药方,也是有缺陷的。

如果自己有更好的药方,研制出更有效的药丸,岂不是更受消费者欢迎!

这也是一个大金矿啊!而且是可以造福无数生民的大好事。

那白大褂看安笠念了一下药名,看了一遍说明书后没了动静,就手脚麻利的把两种药都收了起来。

“安笠,你怎么来了?买安宫牛黄丸自己吃?”

曹仁怀发现安笠来了便走了过来,看见那白大褂把一盒安宫牛黄丸放进柜台,以为安笠受伤后脑袋不舒服,要买安宫牛黄丸吃。

“曹爷爷,我只是看看。”安笠笑着说。那白大褂心中腹诽:果然只是看看,没想过要买,倒是消遣我来了。

“来,让曹爷爷把把脉,看看吃了君子丸之后有什么效果?”

吃君子丸?一瓶那可是需要十万元以上,比安宫牛黄丸贵了二十倍!看走眼了,原来又是一个富二代,真的是来消遣我了。

安笠老老实实地把手腕交到曹仁怀手里。

曹仁怀一把脉,发现安笠脉博中多出一丝强有力的脉动,仔细一辩别,似乎是内力!

这不可能吧?他才18岁,就有了内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