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56,风云际会

88层到了,安笠走出电梯,只见傅小燕悠然的迈着一字步走了过来,明黄色连衣裙上缀着一朵朵小花,一条窄窄的黄色腰带恰到好处地系在小蛮腰上,勾勒出上半身惊人的曲线。

“真的租了这儿?这儿不便宜吧?”安笠从惊艳中清醒过来。

“星沙市最贵的。进来!”傅小燕朝安笠勾了勾手指。

“好美啊!”安笠望着窗外的景色,很没文化的喊出最庸俗的三个字。他很想效法古人来两句诗词,可惜,只有这三个字出现在脑海里。

几十米宽的落地窗前,妙高峰清晰地呈现在眼前。山脚是波光闪闪月牙型的向阳湖,湖边到稍远处,大大小小的山峰如巨龙盘踞,山上覆盖着郁郁葱葱的原始森林。

不时有几朵白云从山腰飘过,让妙高峰平添几分仙气。山顶上的石峰看过去一片瓦蓝,那是积雪占据的地方,只有盛夏才偶尔露出真容。

半个星沙市如一片巨大的花海绽放在眼前。高低不同的建筑披着不同的颜色,被纵横交错的道路收束。湘水如一条玉带在花间婉蜓而过。

一阵清风从窗外飞入,舒适的感觉让整个上午趴在电脑上的疲惫与杂乱,一扫而空,心中从容空灵起来。

“胡大哥选这么高档的地方来办公,有很大原因是为了我们。”傅小燕站在安笠身旁,静静的靠着安笠的肩膀,眼睛看着远方。

“嗯,他的确是一个称职的大哥。”安笠轻轻的说着,只觉得这一刻真的很美好,远山在望,佳人侧立,一个静谧的世界可以包容一切。

财富拥有量,是能力的表现,也是实力的表现,在这个现实的世界,必须有足够多的金钱,才有自由的话语权,才有强大的实力保护自己心爱的一切。

“咚咚”敲门声传来,安笠转身看去,只见一个男生拎着几个饭盒推开了门。

“安笠,我叫了外卖,就是楼下湘菜馆里做的,胡大哥还在外面忙,中午不回来吃饭。”傅小燕走过去接过饭盒,走到一处早己清理干净的窗台上,将饭盒铺开,招呼安笠站着吃了起来。

“安笠,这里租金一个月40万,没有压力呀?”

“这么贵啊!父母辛苦一辈子不知道存款够不够交一个月租金?”安笠皱眉长叹。见傅小燕脸色晴转阴,又补充说:“我,毫无压力!”

“胡大哥说毫无压力我信,你?小迷弟而已。”

“你?”看傅小燕一脸得意的样子,安笠突然不忍心去反驳她。

反正,过两天,她就什么都知道了。

。。。。。。

中午时分,安笠难得的在办公室里沙发上睡着了。

睡梦中,自己徜徉在一片碧玉般的田野里,田野好像活着一样,正在呼吸吐纳。而田野中仅有三颗刚刚出头的嫩芽,晶莹剔透,如有灵性一般四处摇晃张望。

田野远方,一尊无比高大的塑像隐身在黑暗中,只有身上几个微不足道的光点,才能发现它的存在。

安笠走到田野的边缘,边缘处有无穷无尽的丝线状气体在活动着。有的刚从远处奔驰而来,有的则已经快要投入田野,有的与远处联系在一起。

用手摸了摸,那丝状气体穿手而过,没有一丝迟滞,手掌也没有半分不适。

田野并不大,一会儿就逛遍了。

田野下方是什么呢?

安笠脖子伸得长长的往下看,下方只有最深的黑暗,田野好象浮在黑暗中一样,又像从黑暗中生长出来的果实一样。

难道困在这小小的一方田野中吗?安笠一脚跨了出去,“咣当”一声巨响,睁开眼一看,茶几被一脚推出十几公分,上面的茶杯倒了几个。

原来是南柯一梦!

一看时间,离开市还有两分钟,赶紧起床!

随着融资平台的不断爆雷,上市公司的违规担保、大股东占款、股东股份质押、短贷长投等问题纷纷暴露。

银行、信托公司、担保公司在股市低迷之际,为了保障自己的利益,有的提前收贷、有的要求债务人增加担保物,让二级市场资金压力更大。股民真的如惊弓之鸟,一有风吹草动,就是赛跑比赛。

300指数开盘又是暴跌,3100点岌岌可危!

管理层这时也有点慌了,一边是被网络融资平台吞噬的成千上万的投资者,一边是在股市暴跌中血流成河的股民,到底要救谁?

而管理层的犹豫,又让投资者理解为对股市下跌的默认,终于,3100点被击穿!

除了胡志红这种见风就是雨的职业敏感投资者,早早逃离股市躲过一劫之外,绝大部分投资者损失惨重。

只有安笠这种异能人士,在这场财富雪崩的灾难中,不仅没有损失,还赚得盆满砵满。

。。。。。。

华天酒店。

“师父,下午我跟你去算卦吧?”千彤见师父结束打坐,赶紧倒了杯茶塞到师傅手里。

闫仲山接过茶杯喝了一口,对千彤说:“那里又热又闷,许多人围着,个个汗流浃背,你一个女娃娃,挤在里面作甚?下午继续在城里寻访感应。”

“师父,我在这星沙城,从昨天走到今天,除了看到无数色狼,真的没有感应到什么神奇的人物?”千彤噘着嘴说道。

“努力不够,缘分不到。我观这星沙城,已有不少豪杰之士光临。彤儿,天儿,你们可要小心。”闫仲山眼睛虽然瞎了,但瞎了眼之后,其他五识反而更加精进。

“记住了,师父。”一直在一旁打坐的琅天应了一句。“师父,这个神秘人物真的能撬动天下因果?”

闫仲山沉默了。

在北方唐州,他仅仅感应到南方有一道強烈的因果在干涉他的预言。经过长途跋涉寻访,特别是到了这星沙城,住到这华天酒店,他的感应已经非常清楚。

他还发现有五六道因缘力量強大的人物,也来到了星沙市。

千肜、琅天,都是人中龙凤,家族成长过程中又树敌众多,难免有心人算计。

但看破不能说破,否则,反噬之下,只怕结果更糟。

如果不是信念,闫仲三都有点后悔带这两个徒弟来星沙了。

“风云际会。”闫仲山默默吐出四个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