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55,神迹

“那快快请进,进办公室谈。”杜嘉义本来听说傅小燕辞职了大为失望,听说要在半岛大厦找办公场所,又觉得希望来了,赶紧邀请傅小燕进自己的办公室谈。

周总跟了进去,张小姐转身要走。

“张小姐,来,帮我倒两杯茶!”门口传来杜嘉义的声音,张小姐只好暗叹一声,紧咬了一下嘴唇毅然转身,一脸堆笑的回应:“老板,来了!来了!”

周总打开电脑投影,显示出半岛大厦各层各单位情况,准备介绍,却见傅小燕摆了摆手,“周总,不用那么麻烦了。我们要租88层剩下的那两个单位。”

“叮当”一声响,张小姐心一抖将茶叶盖子掉在地上,这狐狸精勾搭上那个富二代了?敢租那两个最贵的单位!

一天一平米租金20元,一天租金12000元,比自己一个月工资还要高得多。物业管理费一平米每月50元,物业管理费一个月要三万,一年光这两项就要474万。

天呐,我竟然彻底的得罪了她!

“真的?那可是星沙最贵的办公场地,当然也是最好的办公场地,你确定要租哪里?”周总疑惑的追问了傅小燕一句。

杜嘉义坐在大班椅上疑惑地看着傅小燕。如果他们公司真要租这两个单位,说明傅小燕背后的金主也是很有实力的,自己要追求傅小燕可能要付出一点真金白银了!

“我确定!现在就可以签合同!”傅小燕肯定地说。

“好,好。杜老板,你看,刚刚我还向你汇报这顶楼两个单位不好租,结果你一出手,立马就租出去了,傅小姐原来是你的员工,现在是你的客户,这缘分两个字可真是,,,哈哈,,,”

“是啊,傅小姐这么支持我,我也得有所表示啊!你看,周总,租金方面优惠一点吧,打个88折!”杜嘉义站起来踱到傅小燕身边手一挥,颇有豪爽之气。

“杜老板,你这金口一开,可是五十多多万啊!”话对杜嘉义说,眼睛却瞟向傅小燕。

傅小燕哪里还不明白两人那点小心思!但公司初创,能一下子省下50多万,总是好的。就站起来说:“那就谢谢杜老板和周总了!”

“傅小姐,请喝茶!”张小姐双手端着一杯茶,弯腰送到傅小燕手里。她知道自己再不改弦更张,一旦杜老板和傅小燕有点什么冬瓜豆腐,自己一定会吃不了兜着走!

“好,好,傅小姐坐下喝茶!”杜嘉义趁机坐到傅小燕旁边,“张小姐,去拿一套租房合同过来。”

。。。。。。

葛伟东看到价格终于被按在跌停价格上不动了,终于舒了一口气。

今天已经动用了七个操盘手做空了,当然秘密开多的盘手更多,市场总持仓量已经从昨天的63万手激增到今天的112万手。

资金方面才动用了一半不到,一到周四,空单平仓,价格往上攻,资金立刻就会宽松起来。

“嘀!”电话短信!

“老大:郭嘉队正在开多仓。秘9。”

国家队现在也在做多,难怪今天打压这么艰难?加上高盛集团,矿业股东,自己也要大规模建立多单,空头主力的角色不好当啊!

“咚咚!”门开了,蔡英华走了进来,递给葛伟东一叠交易记录纸。

“老板:期交所小聂偷偷发过来的,我们这个席位号两个交易帐户的交易记录,关健地方我已经做了记号。你看!”

葛伟东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但是忍不住拿着记录纸,打开电脑分时k线图对照。

“不可能吧?不可能!这也太精准了!分时高点开空,分时低点平仓开多,成功率百分之百?真的是百分之百!太不可思议了!太不可思议了!神迹啊!”

葛伟东拿着交易记录纸良久无语。

“是安笠做的单?”

“是的,老板,今天胡志红不在办公室!最厉害的是他开单时几乎全是满仓!完全违背期货交易常识!”

“当然了,如果准确率百分之百,自然是满仓操作了。只有傻瓜才四分一、三分之一仓位操作。”

蔡英华看着葛伟东似乎沉迷了,趴下来亲了一下葛伟东,让他清醒过来。

“我当初还是小看他了。既然救了他的命,就该给他一大笔钱,让他彻底改变自己的命运。现在,他不需要钱了。这么好的底,我葛伟东竟然没有买到!”

蔡英华从来没见葛伟东这么推崇一个人。葛伟东自视甚高,一向自诩为期货界的超级霸主,从来没有正眼瞧过人。许多有天赋的盘手也都把葛伟东当做偶像,承认葛伟东的江湖地位。

自己虽然和葛伟东过着没名没份偷偷摸摸的生活,但心底里对葛伟东的才华人品气魄还是非常佩服的。

“伟东,现在又有一个机会。”蔡英华摸摸葛伟东的脸,将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

“听说王经理要求胡志红赶走安笠!”

“有这种事?”葛伟东将刚伸进去的手又拿出来,扭头看着蔡英华。

“嗯,昨天王经理跟胡志红谈了,被胡志红拒绝了!据说,涟钢李家出手,要对付安笠!”

“李成钧这个逼崽子还不收手?李家非得败在他手里不可!让我想想,这确实是个机会!”

蔡英华俯下身,凑近葛伟东耳边说道:“嫂子走了,今晚我们一起吃饭直落?”

。。。。。。

香港,国际金融中心二楼。

吉米望着又跌停的华夏铁矿石期货交易,无奈的摇摇头。

“这真是一个怪物的集合体。有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也有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还有各种不同的内幕。八月持仓已经超过六千万吨铁矿石,哪里有那么多铁矿石可以交割?空头完全是疯了!”

“以后再也不要陷进这种与华夏人对赌的交易了!无论输赢,都是杀人的交易!”

在吉米楼上三层的一个房间,是中京公司驻港交易中心。

周红梅也算资深的交易员了,但对铁矿石期货近几个交易日的走势,却大呼看不懂。

高盛做多是明显的事,做为投行数一数二的霸主,绝对不会贸然行事。可国内就是有一股势力在疯狂做空,难道他们想绞杀高盛?别搞笑了!

“嘀铃铃”桌上电话响了!

“喂,梁总,我是周红梅!好,铁矿石九月合约,多仓1万手,好,明白,再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