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52,读心术的缺陷

安笠回到家中,妈妈欢欢喜喜的迎了过来,“小笠,累不?”递过来一个阿迪达斯双肩包,“妈今天给你买的。”

安笠接过来兴奋地尖叫“好酷!”背在背上摆了两个造型,“谢谢妈!”

“这孩子!老妈买的谢什么!”

任荷花摸着儿子湿湿的衣服,心疼的说,“天热就打个的士回来。”

安笠一边脱下湿衣服,一边说:“妈,训练完毛孔是开的,一上的士那空调一吹,寒气入体,最是伤人。”

把湿衣扔进洗衣篮,接过妈妈递过来的浴巾披上,搂着妈妈说:“我慢跑回家,还可以放松肌肉。”

任荷花拍开儿子搭在肩膀上的手,“就你懂的多!快去洗澡,你爸也该回来了,我去铺桌子开饭!”

安笠从卫生间出来,就听父亲在那说:“可神奇了!小区都传开了!”

走近听了一下爸爸心声,原来是在议论一个瞎子,下午在小区前的河边摆摊,算卦准得不得了。

神棍骗人谁还没点绝招?但是碰上我良心侠的读心术,都得乖乖认怂。

“爸,什么事神奇啊?”

“一个算命的瞎子。小笠,过来陪爸爸喝两杯!你妈今天庆祝你顺利回家、上班,还有成为网红,弄了一桌子菜!”安天虎边说眼睛却看着老婆,见老婆没有反对,拿过杯子倒了一杯酒放在旁边坐位。

安笠走到爸爸身边坐下,一看,桌子上摆着爆炒鸡块,剁椒鱼头,红烧肉,虎皮尖椒,蒜子汗菜,丝瓜瘦肉汤,香气扑鼻,甚是诱人。

“妈,你知道儿子是大胃王才做这么多菜的吧?”安笠抓起一块肥肥的红烧肉塞进嘴里,“唔,真香啊!”

看到儿子迷醉的样子,任荷花也倒了一点点酒:“为小笠成长进步干一杯!”

安天虎安笠父子俩也举起杯子,一家三口的杯子碰到一起,“干杯!”

任荷花只觉得幸福象花儿一样在心头幸福!前两天在三亚旅游的时候,接到警方通知,儿子失踪,心顿时如堕冰窟,欢乐的世界瞬间解体。

有个什么明星说得好,且行且珍惜!

安笠倾听到妈妈的心声,想安慰妈妈,就说道:“爸,妈,我有一份礼物要给你们,还有一个坏消息,一个好消息,你们先要什么?”

安天虎喝了一杯酒,与老婆对视一眼,“先来一份礼物,再听坏消息,然后再听好消息。”

“把苦夹在甜中间好消化一点。”任荷花微微皱着眉头,这孩子毕竟不是一个让人省心的。

安笠从自己房间包里拿出2万元钱,藏在身后,走到饭桌前,双手递给妈妈:“儿子孝敬你们的!”

“这么多钱?哪儿来的?”任菏花做小学教师几十年,心理上有洁癖。2万元,是自己4个月的工资,是老公近两个月工资,绝对不是儿子打一礼拜工能赚到的?

“孩子,我们家虽不富裕,但生活无虞。你可千万不要去弄哪些不明不白的钱啊!”安天虎也忧心仲仲的对安笠说。

安笠一听,弄巧成拙了!

“爸,妈,你们也太小看我了!我对股票很有研究的,每次推荐对了股票,那个胡总就按利润给我分红,我的高收入都是我的智慧换来的!”

“荷花,小笠说的有道理。如果小笠没有真本事,胡总那么大的老板绝对不会聘他!而且还跟他坐在一个办公室。”安天虎略略思考了一下,对老婆说出一番道理。

“真是我儿子的血汗钱,我就拿了。儿子,妈跟你存着。”任荷花虽然将信将疑,但此时此景,只能先收下。

安笠见妈妈仍然有些不放心,暗自庆幸,下午原准备取五万的。如果是五万这餐饭铁定是吃不下去了。

“小笠,坏消息呢?”安天虎用力将一杯酒倒进嘴里,似乎准备迎接什么挑战一样。

安笠拿起酒瓶给爸爸满上一杯,“爸、妈,胡总那个工作我不干了!”

任荷花刚夹起的一块鸡胸肉“刷”的一下掉在桌子上,安天虎刚端起的酒杯又忽的放下,“小笠,你刚刚才说这工作很赚钱,五天赚了两万,怎么马上又不干了呢?”

“这孩子,是不是抽风了?”任菏花生气的把脸扭向一边。

安笠看到父母反应这么大,赶紧灭火:

“胡总看见我人才难得,决定和我合作。我们要成立一家投资公司,准备大干一场!”

任荷花扭过头来,有些欣喜的问:“此话当真?”

安天虎也疑惑地看着安笠。

“珍珠都没有这么真!我们公司的名字都取好了,叫‘红笠投资’,取胡志红胡总的‘红’字,我名字中的一个‘笠’字。傅小燕是公司的第一个员工。”

“那你占多少股份要出多少钱呢?”安天虎问到了关键点。

本来想回避一下这个问题的,说实话真怕父母接受不了。但既然问到,只能直说了,“胡志红出资一个亿占50%的股份。我那一个亿在一年内缴清。”

“哈哈”“哈哈”安天虎放声大笑起来,酒杯端了几次都因为笑不可抑又放了下来。

任荷花鄙视地看了丈夫一眼,坚定地对安笠说:“儿子,妈妈和胡总一样,相信你!王总不是说过吗?一个亿只是一个小目标而已。”

任荷花认为孩子的能力发挥,需要鼓励!尤其是父母的信任支持,十分重要!

而且,胡志红作为一个业内成功人士,他的眼光一定是精准的!

安天虎终于停止了笑声,抽了一张纸巾将笑出来的眼泪擦掉,然后对任荷花、安笠母子俩摆摆手,

“我不是不相信儿子!而是笑我自己!十年前鹏城一家机械设备有限公司月薪4万请我去,我是顾忌这又顾忌那,终究没有成行。

有时回顾自己这一辈子,就缺了一点虎气虎威!小笠,你爷爷眼光毒,给爸爸名字取得好,可惜,我辜负了这虎字!

小笠,十八岁,敢做二亿的大生意,这气魄,爸爸佩服!

就是破产了,失败了,也还年轻得很,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大不了从头再来!”

任荷花动情地看着自己的老公,这家伙当年那股子劲还在!

安笠看着自己的父亲,读心术也不是万能的,有读心术也未必能读懂父母有多爱自己的孩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