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51,影手

新的拳法看起来招式飘忽不定,中线若隐若现,但本质上仍然是咏春,从师傅的意念中看,它的名字叫“影手”。

如果说小念头是练意,寻桥是练控制,标指是练进攻,都是没有任何花式的实在招数。那么,影手就是就是将小念头、寻桥、标指结合在一起,攻守兼备,速度提升了一倍不止,手掌攻防之时,直如影子一般快速飘忽。

每一实招都在八九招虚招的掩饰下使出,让进攻非常具有隐蔽性。

虚招根据情况也可以随时变成实招。

“这套拳法叫影手,是咏春的不传之密,真正的杀着。”

何英产逼退安笠,示意停手,走到墙边,左手上下一晃,右手却斜斜的标在减力牛皮上,柔韧的牛皮上出现了三个浅浅的指印。

“影手!”安笠跟着师父的动作模仿了一下。

“扯拳速度不到每秒七拳、重拳力量不超过150公斤、控制精度不到位,是无法修习影手的。你看起来每一招掌法如蝴蝶扇动翅膀一样轻飘飘的,实际上举重若轻,对手要害部位中招,非死即伤。

我们咏春堂的弟子中,你是第一个修习影手,一定要珍惜。

影手不要在外面师兄弟中显露。

他们力量、速度、控制都不够,一旦用起来容易误伤。比如一指标出,插入咽喉半分,他们可能插入一分二分,那就要了人家的命了。”

“感谢师傅传艺!弟子一定牢记教诲!”

“你就在这好好练习!”何英产叮嘱了一句就出去了。

安笠根据记忆,对着镜子一招一招的揣摩着练了起来。

。。。。。。

同人堂内室中,苦渡大师手上抓着一个鸭脖子,在有滋有味的啃着,对面的屏幕上正在播放着成人动作片。

曹仁怀推门进来,坐到苦渡大师旁边。

“师兄,和小安子接触了两天,找到了突破途径没?”

“嗯,有些想法。”苦渡睁大眼睛看着屏幕上的动作,似乎不想漏掉一丝一毫,心神都跟着在飘忽。

曹仁怀也看着屏幕,只当是一帧帧画面而已,心中毫无波澜。

“仁怀,你说我一生吃喝玩乐,纵情声色,对在哪?错在哪?”

“师兄,依我看,你就全错了。但师傅的教诲,我又觉得全对了。”

“你看这上面演示的男女之事,是对了还是错了?”

曹仁怀想了想,竟无言以对。

“仁怀,你那天说,此好有此恶,此好是彼恶,其实,无好无恶。大古之时,地不分南北,时不分往来,人不分好坏,食不辩精细,而大神辈出。

现在流行文化这个词,很多人重视一个文字,但其实精髓在化字。人慢慢被“化”了,自己也就渐渐丢了。

而安小子即使在追索铜臭的时候,也是行神合一。”

丹江措的话,让曹仁怀想起两个案例:两个同学几乎同时患了肺癌,均确诊为晚期,命不久矣。

通过关系介绍,先后找到自己,查看过后,均是气阴大亏,脾伤胃弱,自己也束手无策,只是虚应几句,心情开朗,享受人生,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后来一个人去了美国治疗,六个月以骨灰的形式回来了。另一个背着一个背包,拿起相机,也去了美国,然后加拿大、墨西哥、巴西、阿根廷,,,现在两年过去了,看他朋友圈,似乎准备去冰岛、格陵兰冰原。

前一个囿于成见,按步就班,最终也按照科学预测,准时去世。另一个彻底解放自己,打破所有桎梏束缚,回归自然,回归生命本身,反而赢得了生命。

曹仁怀想到了自己的“体仁”功,第一层,体验身体“好恶”,第二层,体验精神“好恶”,第三层,体验心灵“好恶”。

这些好恶都是基于自己眼耳鼻识身的体验,这些体验有科学的痕迹,也有文化的痕迹,环境的痕迹,更重要的是有六识的限制。

这些限制之下的好恶观必然大谬!

“师兄,我们都被‘化’了,现在是回归的时候了!”一个更加广阔自然的世界呈现在曹仁怀眼前。

曹仁怀站起来,“那几个绝症患者我有新的治疗方案了。”

丹江措望着师弟的背影,医术也精进了吗?

“啪”的一声关掉屏幕,“这男女之事只有真的!”

“小安子也该来了,再学那咏春就是浪费时间了。”

。。。。。。

魔都,程府别院。

“收到,三哥,他们都在我的餐室里,都有公司的授权书,对,律师已经确认。好,周四再与他们签订协议,我再拖他们两天,等你确定最终价格。”

程俊放下电话,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

单会长一手炮制的声明,震动各方。中枢已经有人关注,三哥决定提前两周收网,这样一来,收获可能差一点,但自己就可以早点脱离这个局,回到澳州自由自在了。

“程老板,你可回来了!”坚尼端着一杯轩尼斯拱桥,白脸儿已经有点红晕,显然喝了不少。

代表力拓的弗兰克为程俊递上一杯拱桥,低声说:

“程老板,本财政年度的长协价格也该定了,听说美国佬嗅到了一点风声,在期货市场大举做多。”

“有多少单子?”

“目前查到的超过50万手!不过价钱都在970左右。”

程俊悠然坐回主位,喝了一口酒:“拱桥比路易十三醇厚多了。”

“美国佬要将这笔钱赚到手,还要经过血与火的洗礼。”

“程老板是暗示今年的最终价格会让美国佬大赚一笔吗?”坚尼似乎听出点什么!

“坚尼,弗兰克,我什么都没说!毕竟最后的价格还没有定!来,我们干杯!为了最好的价格!”

“干杯”“干杯”

坚尼喝完酒,用刀子将一只俩头澳州鲍一切两半,再切下一长片,蘸满汁塞进嘴里,囫囵吞下,“华夏这饮食文化真是盖了!程老板,每次到你府上,我才知道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哈哈,坚尼,我们和程老板合作,用华夏人的话说,是绝对的多赢。赚大钱,吃美食,泡靓妞,,,还有,,,”弗兰克尽力卷着舌头说出标准的普通话。

“还有优美的风景,优雅的文化,真诚的朋友。”坚尼的汉学水平明显比较高。

“哈哈”程俊得意的大笑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