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5,连环袭击

与两位师兄告别,安笠伴着街灯,随着来来往的人群,步履轻松的向家里走去。一边走,一边想着今天训练时的得失。小念头的练习为什么总是控制不住念头呢?难道是因为武馆有人干扰?

拐过一个街角,突然一种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彷佛被什么生物盯住了一样,心中刺刺的,就象中午时一样。

安笠心中十分紧张,也有点害怕,长这么大也没与人结过仇啊,怎么会有人这样持之以恒的盯着我呢?

但是少年人内心的骄傲,一个自认有了金手指拥有开挂了的人生,要求他必须勇敢面对。

表面上依然不紧不慢的走着,安笠内心却全神贯注于四周的动静。街上行人来来往往,店铺中人们进进出出,不时有叫卖声和着汽车喇叭声从远处飘过,一切都看不出有什么异样,但安笠知道,一定有什么东西在盯着自己,因为心中那种刺刺的感觉越来越明显。

安笠依然镇静的走着,再拐过一条街,就到了自己居住的龙洞堡小区了,那里的大部分人都似曾相识,应该比较容易找出行为异常的人来。

正要拐过最后的街口,那种刺刺的感觉突然消失了。安笠装着买什么东西的样子,赶紧回头快步追去,看看能否找到那种被人盯视的感觉,从而发现那个盯着自己的人,可惜,没有任何发现。

怏怏的买了瓶矿泉水,边喝边思索,自己到底得罪了什么人让人成天盯着自己呢?难道是那个人贩子的同伙?

走过一条小桥,已经进入龙洞堡里,街灯昏暗,街道曲折,安笠不时的与街道两边的熟人打着招呼。

突然一阵马达声在后方猛然响起,声音似乎就在身后,安笠赶紧侧了下身子,感觉摩托车前轮爬上了左小腿,又本能的将小腿屈了一下,同时一扭,摩托车从小腿外侧冲过,一秒钟也没停,加大油门逃离开去。

安笠被摩托车带着旋转了好几圈,左膝重重的撞在街面上,左后膝弯和左膝盖传来一阵剧痛。

刚想站起来,看看自己有没有受伤,只听到两个人一左一右从身后跑了过来,边跑边喊:“小伙子,有没有受伤?”看起来想要帮助安笠起身。

与此同时,被摩托车急剧加速的马达声惊动的街坊,也有几个人抬头看了过来。只见两个穿白色T恤的年轻人,伸手去扶安笠。

安笠身型这时却猛然暴起,左右杀颈手分别击打在两个人的脖颈上。

左边的那个平头青年被击中喉部,当即捏住咽喉,倒在地上蜷缩着痛苦的嘶吼起来。

右边的长发青年比较壮实,被击中颈部左侧,只是稍微晃了晃,头晕了一下,早己递出的左拳仍然重重的向着安笠的右腰击去,微微的破风声让安笠能明确的感觉到那强劲的力道,若是被击中,肯定要被伤的不轻。

安笠赶紧将右腿向后一撤,带着身体向后,险之又险的测过身,躲过了这一拳。

然后立即一个大脚蹬在长发青年的脸上,将其踹翻在地,向后打了一个滚。

长发青年被这一脚踹的发蒙,半响才回过神,顿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

摸了摸脸上的鞋印,长发青年脸上闪过恼怒的神色,大步向安笠追了过来。

“怎么打起来了?”一个面店伙计小齐看到一个车祸受害人和救助者打了起来十分不解。

“人家好心来扶你,怎么还施重手打人呢?”对面街上开着超市的老唐认识安笠,一直不喜欢安笠一帮同学讲打讲杀。

看到安笠被摩托车撞倒,本来准备过来帮安笠。

但看见他不仅没事,反而生龙活虎的动了起来,重手攻击两个去帮扶他的年轻人,不由得恼怒的埋怨安笠。于是又退回到店门口,对过来打听原由的左邻右舍说着安笠的不是。

“就是啊,现在街头的这些小伙子真是横啊!让他得个教训!”理发店里的老板娘阿萍愤愤不平的附和着老唐的观点,"别人扶他他还打人家,什么人啊?"

“据说这孩子平时就野着呢。不爱读书,就爱练武打打闹闹。”

“可不,三个四个的在街上荡来荡去,也不学好。”

.......

只有安笠知道,他在两个人靠近自己时,清楚地听到了他们的心声。

左边的平头心中在念叨:“摩托车都撞不死吗?”右边的长发心中在喊:“坏了我们的好事,去死吧!”

所以在两人临身之时,自己只好先下手为强,标出双杀颈手。

但是,听到别人心声的这个说法,是一个无论如何也无法令人信服的说法。就是说出去也没人相信,别人反而只会当自己找了一个无耻的借口。

面对邻居们的误解和责难,安笠没法为自己辩解。

眼见不一定为真的道理,不是每个人都能懂的。

由不得自己想太多,长发青年的右脚己经踢向了脑袋,如果踢实,只怕会重伤。

安笠左手一撑,右脚踢向对方右腿脚踝关节,迫使对手收脚。

但长发青年的左拳却重重的砸在安笠的胸口,安笠急忙将手收了回来,抓着对方的拳头,带着对方仰倒在地。

旁边那平头青年此时也缓了过来,他眼见着安笠两人在地上滚做一团,耳旁传来邻居们帮护自己的言语,顿时眼睛一转,大喝一声:“让你不知好歹!”

然后立即快步上前,又是一脚朝安笠胸口狠狠的踢了过去,分明是要残了安笠。

就在这时候,突然有一只大脚,从旁边狠狠的向平头青年的脸上踢了过去。

平头青年下意识的一挡,但依旧被这一脚踹的稳不住身形,不由自主的向后倒去。

安笠趁此机会赶紧也是一脚踹开长发青年,站了起来。

回头一开,发现原来是自己高中的同班同学、铁哥们陈敏的声音,他打架的功夫比安笠可要强得多。

与此同时,两双有力的胳膊搭在了安笠身上,是另外两个同学华强和向军,也是自己的死党,都是功夫爱好者。

平头青年这时缓过劲来了,看到安笠身边站着的三个少年,自己的伙伴捂着胸口,也没什么战斗力了,知道机会已经丧失。

于是他指着自己的咽喉红肿处,向围过来的人诉说着:“我们本来是要扶他,他却先动手打人,他的同伙也不分青红皂白的对我们动手!各位街坊都来评评理!”

“这事是小笠不对,怎么能不识好人心呢?人家来扶你还有错了?”一向二五六分不清的老唐仍在指责安笠。

“这样的人该揍!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人群里有路人甲喊着。

“现在的好人好事真做不得!”

“刚来的几个好象是安笠的同学,都是不学好的。”

在围观声音响起的同时,安笠脑海中的系统音也一同响起:

“滴!已触发任务,【助你心明眼亮】。”

“任务说明:作为一个有品德有修养的绅士,不可以失了自己的身份,也不能任人污蔑!想办法为自己正名,让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真正的眼见为实!”

“任务要求:将真实情况公布于众,为自己正名!”

“任务完成后获得体质+1,敏捷+1。”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