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50,咏春堂第一

绅士还分等级?难道还有七八九级?终极绅士会是什么样呢?

傅小燕见安笠沉默不语,以为他又呆了,拉了安笠一把,走出门去。

且不说傅小燕回家,却说安笠一进咏春堂,正在折返跑的大师姐易菲,发现安笠进来,一声大吼“安师弟回来了!”率先跑过来,硬生生的把安笠抱了起来。

安笠一时满怀温玉,尴尬不已,轻轻扭了扭身子,易菲立时觉得安笠的身体似游龙一般,从双手间滑了出去。

但蔡师兄、廖师兄带着十几个师兄弟扑了过来,安笠决定试试自己的功夫到底长了多少,于是脚步一滑,上身一歪一扭,双手在蔡威、廖晓华身上一按,便从他俩中间钻了过去。

后面许多师兄弟见状,也各自施展手段,都想抓住安笠。

安笠真的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见招拆招,只觉师兄弟们的招数,要么太慢,要么力度太弱,要么准确性太差,待到最后,所有的师兄弟都已经被闪在身后。

安笠立定身体,双手抱拳,向师兄弟们致意,“感谢各位同门深夜赴妙高峰寻找我的下落!你们是我坚强的后盾!”

又转过身,对刚从里间走出来的师傅何英产深深鞠了一躬:“感谢师傅!”

何英产仔细打量着安笠,见他随随便便一站,便是浑然天成,毫无半点不妥之处。又看安笠的眼神,闪烁间精光外露,知道安笠在妙高峰之夜一定有奇遇,心中惊喜不已。

“回来了就好!”何英产拍拍安笠的肩膀,“全部好利索了?”

蔡威走了过来,“师傅,这家伙不仅好利索了,而且动夫长进不少。刚才我们二十几个人都没有抓住他。身法滑溜的似泥鳅,而且力量惊人,轻轻一挥,就把我的擒拿破了。”

“真的,师傅,我已经抓住了安师弟的手腕,他随便一拧,我便抓不住。”柳小龙脸上的伤疤刚好,红红的几条印子,硬是多了几分煞气。

何英产虽然不知哪晚的真实打斗过程,但安笠以一敌五,与对方的保镖能对战一阵子,功夫应该不错。

“安笠,上计力靶看看力量!”何英产一挥手。

安笠估计自己的身体经过苦渡大师的洗练之后,身体的协调性大幅增加,力量应该在单拳150公斤以上,隐隐约约和师傅差不多。

只是一拳打够十成力度,与师傅力量一样,对师傅稍有不敬,而且,增长太快,也招人嫉恨,易生事端,使出八成力量超过蔡师兄他们就好。

安笠想定,走到计力靶前,轻吸一口气,“咚咚”两拳正中计力靶靶心。

“哇塞”、“163公斤、158公斤”“怎么可能”。

众徒弟发出阵阵惊呼!

“这比他上周的力量翻倍了吧!”易菲惊讶的嘴巴半天没有合拢。

“安师弟成了咏春堂力量第一了吧?蔡师兄。”柳小龙这家伙就是典型的那壶不开专提那壶,扭头问蔡威。

蔡威倒是非常大度,“安师弟已经超过我很多了,我只有136公斤、130公斤。”

何英产也是十分惊喜,看来安笠是实现那个计划的最佳人选了,这个力量离自己还有一段距离,但在同年人中,应该属于佼佼者。

不知道速度提高了多少?

安笠见自己使出八成力度,便超过160公斤,力量提升之大,已经超出了自己的预期。

庞娟小师妹举起手机,“你们发现没有,安师兄这两拳的动作,是不是特别漂亮美观?”

“是的,一气呵成,自然而然。”

“好像计力靶吸引拳头过去一样。”易菲盯着已经发在群里的视频,感慨地说。

“浑然天成!我好象悟到什么!没有一丝多余的动作,力量没有一丝的散乱,动作完全没有破坏身体的协调性。”庞娟看着视频喃喃自语。

何英产也举起手机,指着屏幕上定格的图像说:“庞娟说得对!安笠这两拳就是心、意、形完全统一的结果。我们大多数人,在扯拳的时候,不是在想动作,就是在想目标,或者力量。有的人更离谱,练习的时候在走神,完全在做没有灵魂的机械动作。

这样的练习长进不大不说,一不小心还会练伤了肌肉。

安笠的进步说明了什么?咏春拳是一门伟大的拳术。只要认真领悟,刻苦训练,一定会再现五眉大师、梁赞宗师、叶问宗师的辉煌。”

安笠从师傅后半截的讲话中,读到了一股火山般的愤怒。那个徐小冬看样子真的把师傅激怒了。

“安笠跟我来一下。”何英产结束了现场讲解,吩咐徒弟们开始训练,然后带安笠到了里间。

里间是一个二十来方的小训练室,是师傅自己的专用训练室,也是给一些弟子开小灶的训练室,三面墙上都钉上了减力牛皮,一面墙上装满了镜子。

“安笠,来,全力和师傅过几招?”何英产站在房中间,对安笠招招手。

“呼”的一声,安笠一个前跃,右掌已经朝师傅胸口劈去,同时,左手伏在腹下,防备师傅的攻击。

何英产面对安笠的进攻,不退反进,右脚一提,踢向安笠的右脚,左手封住安笠的右掌,右拳从安笠左右手之间的空隙直捣安笠的胸口。

与程三里的生死博杀,让安笠实战心理提高了许多。面对师傅已经突进门内的右拳,双手飞快的斜绞,双脚借力同时后撤,加大绞杀的力量,两人四臂在一个狭小的空间内不断碰撞、旋转、切割。

师徒俩就这样来来回回打了起来,约摸十来个回合,何英产手法一变,“安笠,看好了!”

只见何英产身形如蝴蝶穿花,双手一上一下,一左一右,如双蝶起舞。双脚进左退右,斜踢正勾,变幻莫测。

出招的速度比原来快了不少,招数也狠辣了许多,几乎招招真指人的要害。

安笠一面观察记忆,一边努力防守,但仓促之间,那里防得住。头上、肩上、腰上不断中招,虽然力度不大,也狼狈非常。

这是什么拳法?速度怎么这么快呢?中线似乎也不存在了?十招倒有九招是虚的。

大约进行到五十来个回合,安笠终于摸到了一点门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