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48,闫瞎子算卦

这?

瞅瞅两个不同比例的雪糕筒,安笠有点哭笑不得,这拿得出手吗?

“拿来吧!良心侠可是人见人爱,大胃王当然要多吃一点。”一双玉手从安笠手前拂过,小号的雪糕筒到了傅小燕手中。

“是啊,大胃王是要多吃一点的。”安笠讪笑着。

两个人走到纸箱处,安笠用脚点点纸箱,“怎么突然就不干了呢?”

傅小燕杏眼一瞪,狠狠的咬了一口雪糕,愤怒的说起来:

“昨天我还收到部门经理的暗示,说我很有希望晋升主管。今天上午还好好的,吃过午饭不久,HR突然通知我去谈话,姐妹们都说我要升职了,要请客。

谁知道一进办公室,HR直接说我在工作中,得罪了大厦内的重要业主,要我马上办理离职手续。

我要求她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到底是什么事得罪了大厦的什么重要客户?

她含含糊糊地说,还是那篇文章惹的祸。说老板也是没办法,人家在湘州可是排前几位的势力!

她这样说我就明白了。还是李家那首的那几个混混的家族势力,他们在半岛租了15%的面积。”

安笠越听心头火越大!

针对我也就算了!

针对胡志红也算了,毕竟他和我合作!

为什么要针对一个女孩?

“都是我连累你了!”安笠一脸歉意的看着傅小燕,吃掉了最后一口雪糕。

“切!这迎来送往的工作我也早就腻了,现在正好从头来过!”傅小燕一脸的轻松,在安笠面前却掩盖不了一肚子的委屈,她的内心在呐喊:有钱真的了不起吗!

“走,我们去同人堂那边超市里,有个茶室,一边喝茶一边聊。”安笠弯腰抱起傅小燕的纸箱,领头往外走。

。。。。。。

龙洞堡小区正门外的河边,当年开发商沿河栽了一长溜柳树,十几年过去,柳树树干直径盈尺,浓密的枝叶,在盛夏撑起一片树荫。河水匆匆流过,不时带来阵阵清凉。

连接小区的人行廊道上,仍然有一些尽职的记者、自媒体在守候着“大胃王”、“良心侠”。

一个穿着灰色绸袍的瞎子,长发往后梳得整整齐齐,手撑着拐杖,在一个身形挺拔、十分英俊的青年引领下,不慌不忙地走近,来到廊桥与柳荫的交接处,坐到廊桥的栏杆上,顺手将绸袍下摆理顺。

那青年却往四周作了个团圆揖,从带来的大箱子里展开一张折叠桌,放在瞎子跟前。又升起一根长方形的金色绣字招牌,竖在瞎子身后,上书“瞎子不瞎说,八卦占八方”。在桌前放上两张折叠椅,然后退后一步,站在瞎子的身旁。

“嘿,来了个算卦的,不知道准不准呢?”

“他上面都写了,不瞎说,肯定准了。”

“八卦占八方,这口气有点大啊!”

“八卦本来就是用来占卜的,有什么大不大的?”

“这你就不懂了,占字也蕴含了占领、占据的意思。他一个算卦的,要占八方,这口气还不大?”

“你这理解太牵强!”

......

闫瞎子师徒的到来,让在炎炎夏日里守候了一天的记者们活泛起来。

一些在河边树荫处纳凉的居民,也一个两个的靠了过来。

一个面色暗黄的记者一瘸一拐的走到闫瞎子的摊前,“咚”的一身坐下。

见有人问卦,四周的人立刻围了过来。

“先生要问什么?”闫瞎子轻声的问。

“这几天我的右腿突然肿起来,而且一片片的紫色,中医西医都看过了,却不见一丁点效果,不知道先生可能占出病因?并告之治疗方法。”张蒙木然的说完,反正不抱什么希望。“对了,这卦金怎么付?”

“卦金随意就好了,你觉得不准,可以不付。你觉得准,也可以不付!”闫瞎子脸上一丝表情也没有,从袖子里抖出三枚锃亮的铜钱,分别是康熙通宝、雍正通宝、乾隆通宝。

“你随意摇动这三枚铜钱,扔到桌子上。”闫瞎子将铜钱递给张蒙。

张蒙接过铜钱,双手合十,一阵祷告,忽的将铜钱扔在桌上。

三个铜钱转了起来,“滋滋”有声,然后一个接一个的倒在桌子上。

“五天前,你去钓鱼了吧?”闫瞎子象是看见铜钱显示的卦象一样,摸都没摸一下那三枚铜钱,就直接开了口。

唉,果然是个江湖骗子,卦也不摸,怎么知道是什么卦?不知道什么卦你还怎么算?

一开始就是试探性的发问,想引人上钩。我那天是去钓鱼了,但我就不告诉你。我干脆不开口,让你唱独角戏,看你怎么演下去?

众人见张蒙不回答瞎子的问题,也是迷惑不解,这还能继续吗?

“你那天一条鱼也没有钓到!”闫瞎子又说了一句,众人都看到张蒙手一颤,应该被瞎子说中了。

“然后从你左手边游过来一只鸭。”

张蒙暗黄的脸色“刷”的变白了。那天附近虽说也有钓鱼的,但离得都有一二百米,一只鸭子从左手游过来,不是站在他附近的人绝对不会知道。那天他做的鱼窝子在一个小土坡下,自己周围五十米以内,绝对没人。

“你没钓到鱼,就迁怒于这只鸭子。你抓住鸭子把它放在鱼篓里,然后带回家杀了吃了!”

随着闫瞎子毫无波动的声音,张蒙浑身颤抖,大夏天的冷汗淋淋。

“大师,我的腿就是因为吃了这只鸭?”张蒙擦了一把脸上的冷汗问道,语气中已经完全软了。

“是,不完全是!你抓那鸭子时,还拧断了鸭子的右脚掌!让那鸭子不得好死,它是畜牲也要报复你!”闫瞎子仍然是古井无波般的语气说着。

“大师,学生知错!”张蒙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钱放在桌上,慢慢地站起来,朝闫瞎子鞠了个躬,一瘸一拐地转身走了。

众人恻然叹息,各自回忆自己一生中有没有做过一些过于残忍的事。

一个年轻的女孩忽然走到桌子前,抓起三杯铜钱,扔了出去。

“大师,我什么时候会有男朋友呢?”

“三天后有人追你,谈了7天你们会分手!”

“哈哈”、“哈哈”围观的人爆发一阵狂笑,刚才的阴霾之气,一扫而空。

那女孩红着脸跑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