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46,什么狗屁逻辑!

铁矿石期货的天地板走势,不仅成为中午财经媒体的热点报道,也成了时事新闻的热点报道之一。

许多知名国际知名媒体,如彭博新闻社、路透社、BBC等,结合当天上午股市的暴跌,认为华夏经济增长没有想象中的健康,会有硬着陆的可能。

程俊看完这些新闻简报,阴沉着脸自言自语:

“单会长,对不住了,没人能保得住你了。但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此时此刻,只有牺牲你了!你在澳洲的家人,程某自会看护周全,让他们衣食无忧。

司沃特,我们该见上一面了,不能让你在游戏外面乱放炮。

华夏的市场够大,我们完全可以充分合作,利益均沾。”

。。。。。。

维多利亚港右岸,国际金融大厦高高耸立。

48层,一间可以俯瞰整个维多利亚港景色的豪华办公室内,高盛集团期货交易部首席交易员吉米,静静的看着华夏铁矿石交易的分时交易曲线,半个小时一动不动!

自从ClA的汤彼得告诉他,华夏人在史无前例的进口铁矿石之后,吉米就向顶头上司提交了一份分析报告,认为华夏对铁矿石的渴求,一定会促使价格攀升,现在是做多铁矿石的良机。

凭借以往出色的业绩,上司很快批准了他的报告。由于美国没有铁矿石期货交易,吉米来到了香港坐镇,指挥交易员在香港期交所、新加坡期交所、华夏、英国伦敦四地,总共开了七十万手以上的多单。

但几天以来,铁矿石价格从970元/吨,逐渐滑到900元/吨,自己的多单已经损失近五亿软妹币,可谓出师不利。

今天上午,受淡水河谷CE0司沃特访华强硬言论的影响,华夏铁矿石期货八九两个主要交易月份的价格直接涨停,带动香港、新加坡、伦敦铁矿石期货价格如脱缰的野马,一路上涨。

可是,可恶的华夏钢协,偏偏在交易时段内,出了一个什么鬼声明,让价格从涨停到跌停,来了一个什么“天地板”,让自己的损失超过八亿软妹币。

收市不久,上司布兰特打来电话,询问是否继续看多,吉米回答,让他思考一个小时。

吉米拿起电话,拨通了汤彼得的家庭电话,良久,电话通了。

“嗨,吉米,你搞什么鬼!现在可是东部时间凌晨两点!你最好有个好理由,伙计!”听筒里汤彼得在嚎叫。

“嗨,抱歉,老伙计!那东西狂跌,我压力很大!请问,他们仍然在买吗?”

“当然,当然,一直没停过!”

听筒里悄然无声,电话已被挂断!

吉米慢慢放下电话,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又坐下来,向布兰特发了个紧急邮件:继续加多单至100万手。

然后按了一下内线电话:“安娜,将我的午餐拿进来,再来两罐冰镇可乐!”

“嘀!”电脑屏幕闪动,布兰特的回信来了:同意加多单至100万手!

。。。。。。

唐州,肖氏钢铁股份有限公司办公楼顶楼董事长办公室。

肖安看着郭若凡送来的简报,一周时间,期货浮盈九千七百多万,顶得上整个钢厂三万多人大半个月的效益。

肖安喜上眉梢,看这些元老重臣谁还瞧不起我这个二代!期货部六七个兵,这三年,每年为公司获利二亿多。

“郭总,胆大心细运气好,不错!待结算完毕,利润兑现,我要召开公司中层以上干部大会,隆重表彰并奖励以你为头的期货部的员工!”

“还是肖老板领导有方,直接给了我们重金支持,还完全授权我们操作,不愧为新一代知识型老板。”

郭若凡此时意气风发,完全将上午的愤懑和不快抛之脑后,对肖安讲述在涨停板之后,反复思考,认真分析,认为铁矿石上涨不符合国家利益,也不符合供求关系决定的价值规律,于是大胆在涨停板上十亿封单面前,加开了一千手空单!

郭若凡口才极好,关节处停顿、设问、语气把握精准,将一场简单的交易决策,讲得如同千军万军决战疆场,让肖安听得荡气回肠,击节称赞。

“郭总,还是那句话,放胆去做!成功了是你的功劳,失败了有我兜着!”

“肖老板,郭某不才,有幸遇上你这样英明的老板,自当全力以赴,不负重托!”

。。。。。。

安笠回到特大户室的时候,胡志红竟然不在。

安笠翻了下股票,“金钱嗅觉”没什么反应,说明股票没有什么好买的,大盘继续往下的概率很大。

翻到铁矿石期货、股指300期货,“金钱嗅觉”仍然没有什么反应。

安笠现在也总结出“金钱嗅觉”的一些规律了。

如果有赚钱的机会,一定会发出信号。

如果安笠已经把握了这个机会,则不会重复发出信号。

如果在期货交易中,前一个信号是做多,后一个信号必然是做空。做多或者做空之后,如果没有信号出现,就是可以持续做多或者做空。

可惜自己没有钱了!

嗯,不对,刚才自己翻看自己持仓情况的时候,发现还可以买卖!

点开自己帐户的后台,发现浮盈超过三十万了。研究一通,发现浮盈也可以加仓,于是在3480点再开了两手空单。

忙完这些,胡志红竟然仍然没有回来。这与胡志红的作风完全不同。

只要是交易时间,他是绝对不会离开电脑的!

他的电脑包还在,人应该没有走太远!

安笠仔细看了看手机,也没有胡志红的留言或信息。

再等一会儿不来就给他打电话!

百无聊赖中,安笠给傅小燕发了个信息:在干吗?

十秒,六十秒,三分钟,竟然也没有回信。

这时300指数已经跌到3443点,跌了150多点,跌势开始放缓。

门开了,胡志红铁青着脸进来了!

“胡师兄,你怎么了?”从胡志红的心声中,安笠己经读到了一些端倪,但为了更清楚些,安笠问了一句。

“这些王八蛋!竟然说我操纵市场。说什么我们追板成功率远超同业?说什么上午大举出货是内幕交易?我小小的一个亿可以操纵市场,他们拥有上万亿反而不能操纵市场?什么狗屁逻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