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44,父母真来了

爆仓?

已经944元了,已经出现了亏损。安笠赶紧手忙脚乱地转了五十万进来。

趁胡志红去了洗手间,安笠又点开股指期货交易,果然,“金钱嗅觉”发出了强烈的信号。

此时300指数在3600点左右徘徊。

安笠计算了一下,开5手空单要54万元,加各种手续费,要60万以上,只好开了四手空单。

此时是上午10点21分!

胡志红回来的时候,安笠正在翻股票,翻了一遍,只有两只股票“金钱嗅觉”发出了信号,推荐给了胡志红。

胡志红左看右看,觉得还行,各打了800万,想不到,象惹了马蜂窝一般,买盘蜂拥而至,将两只股票推上了涨停板!

“安笠,你可真神了!今天浮盈分红提高到5%。”

“师兄真豪气!”安笠又咧开嘴笑了!

此时铁矿石八月合约已经涨停,945元!此时是十点半。

大楼的另一边,葛伟东向6至14号操盘手发出开空单的指令。命令1至5号操盘手今天的多单全部平仓!

。。。。。。

帝都,钢协会议室,一大帮行业记者被临时通知来接受重要消息。

唐州,郭若凡一脑门子汗,大骂刘振兴是个骗子!葛伟东的老朋友!葛伟东在做空铁矿石!

全是狗屁!淡水河谷CEO都明确要求涨价百分之二十了!

八月九月合约上封涨停的资金差不多有十亿。明天继续上涨的概率很大!

怎么办?明天再涨,原来的盈利就要泡汤了!要不要趁现在还有点盈利平仓呢!

“嘀!”电话单调的响了一声。

“空!1。”一段一个字一个数的短信,将郭若凡从惊恐的苦海中救了出来,如打了鸡血般,命令手下两个操盘手各加开500手空单。

。。。。。。

此时,股市风向急转!

许多股票被突而其来的巨额卖盘砸得如自由落体般往下溜,带动300指数开始走低。

市场传言四起!

“有十几个融资平台跑路了,老百姓上街抗议了!”

“政府要清查融资平台了!”

“你看,XX持有的几个票直接被砸跌停了!”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先出来看看吧!”

......

“胡师兄,上午跑的股票有几个已经跌停了!”安笠转头对胡志红说。

“必须的!但是没想到股市反应这激烈!难道哪上千个融资平台都有投资股市吗?”胡志红头都没转,在几个屏幕上扫来扫去。

。。。。。。

中午十一点准,钢协发言人头发梳得整整齐齐出现在会议室,手上拿着一叠单张文件。

和记者们简单寒暄以后,开始派发单张。

单张上面主要意思就是,钢协绝不接受任何讹诈,绝不接受铁矿石供应商违反市场原则,任意提价的行为!

八九月铁矿石期货涨停瞬间被砸开,并快速向下。

而300股票指数已经跌破3500点,并继续向下。

安笠在一张A4白纸上不停地写写画画,胡志红走过来看了看,皱着眉疑惑的问:

“你买了股指期货?而且是空单?”

安笠缓缓站起来,抑制不住得意地说:“做了!4手空单!”

胡志红抬头看了一眼指数:3491。快速心算了一下,100点,一手赚了三万元,已经赚了12万!

再点开铁矿石期货,八月合约价已经被封死在跌停板上:855元/吨。一吨赚了88元,一手是100吨,一手赚了8800元,20手赚了176000元!

“你真是个妖孽!”胡志红一指敲在安笠的头上,“一上午赚了三十万!不,是四十万,打赌那个我也认输!”

“都是胡师兄这个好师傅领我入门,我才能快速融入这个市场。”

“以后要学会低调。股市我可以掩护你,期市我可不做,你要自己当心。”胡志红内心很矛盾。

难道真的有生而知之的天才吗?

如果没有,安笠的“神迹”如何解释呢?

如果有,这些天才就是“神”派到这个世界上显示“神迹”的吗?

胡志红每天研究股市七八个小时,比许多练武的人还要用功,一直相信天才出于勤奋,现在安笠的出现,这个信念有点动摇了。

安笠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幼稚。如果胡志红都对自己有了疑惑,外人知道了,自己的命运必然被别人掌控!

这,是绝对不可以发生的!

“师兄,是我太幼稚了。”安笠想得多了,冷汗直冒!

“咚咚!”敲门声打破了屋里的沉闷。

一个工作人员进了来,说是外面有一对安姓夫妇来找安笠。

“哎呀,我父母真找来了!”安笠一拍额头跟胡志红示意了一下,就跟工作人员走了出去。

果然,爸爸妈妈穿着整齐,正在接待区沙发上坐着呢。

“爸爸,妈妈,你们还真找来了?”

安天虎见儿子真的在这里上班,心里高兴。但来查儿子的底,脸上又有点不好意思。

任荷花可没想那么多,见儿子从里面走出来,满满的欣慰。从小到大,为这儿子操碎了心,现在儿子终于懂事了,开始自立了!

“过来看看你。你在这里炒股票?”任荷花问。

“妈,我在这里做一个师兄的助手,学习投资。”安笠的话回答得比较笼统。如果说在这里炒股票,妈妈以小学教师之尊,一定会问本钱哪来的?亏了怎么办?炒股有风险之类的。

“一个月有多少钱?我们可以去你办公室看看吗?”任荷花象天下所有的母亲一样,对儿子的一切都希望了解清楚。

“爸,妈,我正要带你们去办公室参观呢。然后,我到这里最好的餐厅请你们吃饭。”

安笠说完,把父母让到前面,指点父母来到特大户室门口。

胡志红正候在门口,安笠赶紧介绍,双方握手寒暄,然后进了办公室。

任荷花坐在安笠的坐位上,心花怒放,这里摸摸,那里看看。

安天虎则和胡志红聊了起来,胡志红就讲了一下安笠的工作就是帮他输单,有时帮他收集信息资料。

“妈,过来这里看看,大半个星沙市都看得见呢。”安笠将妈妈引到落地窗前,指指点点,这是燕山街,这儿是伙工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