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41,勾心斗角

“张哥,张嫂,感谢你们对小笠的关心!这孩子太皮了,让你们操心了!”任荷花一面给大伙儿递茶拿饮料,一面回应着。

“任老师,小笠这孩子打小就很乖,前天晩上笑笑哭闹不停,,,”张嫂将那天晩上缝衣针的事讲了一遍。

“若不是小笠,笑笑不知道还要遭多少罪。”

安天虎、任荷花听说儿子的光辉事迹,心中自是高兴。

“妈,很晚了,不要打扰任老师一家休息!那个,,,”张奕平提示自己的母亲。

“嗯,知道了。”张嫂将左手拿着的一个四方盒子递给任荷花,“听说小笠受了伤,早些年收了一支首乌,今日正好给小笠补补身子。”

“张嫂,这么贵重的东西,怎么好意思!心意领了!”任荷花坚辞不受。

老张劝安天虎接受,安天虎也说不好意思。

“爸爸,妈妈,张姨一家子的礼物我们收了。两家人住在一起,日子还长着呢!以后常来往就是了。”安笠见张叔一家真心实意,就从张姨手里接过盒子。

“小笠说得好。我们两家以后要多来往。”老张见安笠接了礼物,很是开心。

送走张家一帮人,安笠回到房间看手机,上面有大学同学、胡志红、高中同学老师等人的留言信息,赶紧一一回复报平安,感谢大家关心支持等。

随后电话响个不停,

班级、系群信息爆个不停,

各种网络媒体广泛传播“大胃王”、“良心侠”已经平安回归。

更有电台、电视台记者来电来信要求釆访。

......

安笠只好关了手机,在电脑上和胡志红、傅小燕、宿舍内几个同学聊了一会。又找父母要了户口本,准备明天去补办证件、挂失补办银行卡。

直到十一点半,才安然入睡。

睡梦中,悬浮在安笠身上的彩色气体不断渗入体内,灰色、黑色气体也在努力往体内渗透。

。。。。。。

此时此刻,远在北方唐州的刘振兴仍然在电脑上忙碌着。

这几天,他以澳洲铁矿石用户调查员的身份,已经走访了河间省五个大中型钢铁厂。

流利的汉语,华人女朋友,汉文名字,澳洲铁矿石,豪放的酒风,让刘振兴受到了广泛的欢迎。

许多负责人毫不犹豫地谈论着钢产量、价格、订单、能耗,甚至酒酣之际,会讲述澳洲铁矿石与印度铁矿石、国产铁矿石的优劣,每年的需求量。

刘振兴从各个工厂里收集了大量的内部杂志报刊网文,都是钢厂宣传部门主动热情的送过来。反正堆在办公室也没人看,有人需要,赶快送!

有一个年轻的老板肖安,将自己一个手下郭若凡推荐给刘振兴认识。

当郭若凡看到刘振兴与葛伟东的大量合影,立刻拿起酒杯,与刘振兴走了三个。双方谈论起铁矿石现货的供求关系、期货持仓量的持续放大、国内外期货投资名家等,共鸣一个接一个,都有他乡遇故知的感觉。

当刘振兴看到郭若凡酒兴正嗨的时候,提出需要一些关于铁矿石的期货投资研究报告的时候,郭若凡立马拿出手机,口里嚷着“小事!”“小菜!”,指令部下立刻送过来国内著名投行研究报告17份。

内心兴奋不已的刘振兴立刻投桃报李,附在郭若凡耳边说了句“葛伟东,正在做空铁矿石和石油!”

郭若凡内心也是暗喜,老子现在有两条线,互相印证了大佬葛伟东正在大规模做空铁矿,这一票大的,老子赢定了。

最后大醉的郭若凡,被人架走之前,仍然大呼“振兴,我们是铁的!”

刘振兴忙到快一点,才推算出这些钢铁厂的铁矿石需求量,至少要增加百分之二十,才能完成今年的订单。

按照现在的铁矿石价格,这些钢铁厂的利润起码有百分之五十的增加。

可是,为什么大家都预测铁矿石价格还会下降百分之二十呢?象葛伟东这种决定性的市场力量,为什么会逆着市场做空铁矿石呢?

将整理出来的资料,经过程序加密后,辗转十几个“肉鸡”,送到了澳洲。

然后清除掉所有的痕迹,去洗了个热水澡。

临睡前,刘振兴看到了安笠回归的消息,并且看到该消息持续居于热搜榜前列。

“一场小小的斗殴而己,华夏人真八卦。”沉沉睡去。

。。。。。。

魔都,市中心程俊庄园。

“淡水河谷还是厉害!不愧为世界第一!”程俊撇撇嘴,将淡水河谷CEO司沃特与华夏钢协的会谈记录扔到办公桌上。

在世界经济受金融危机影响,西方主要经济体经济持续低迷的情况下,铁矿石的供应明显供过于求。RB方面已经提出今年铁矿石长协价格应该削减百分之二十。

这种环境下,司沃特在谈判中不仅不降价,而且提出加价的要求。

从会谈纪要看,巴西人明显掌握了华夏今年钢铁生产计划,知道华夏对铁矿石的需求会大幅增加,所以在低迷的世界需求中,要紧紧抓住华夏这个热点,猛捞一把。

问题是这个消息来得太不是时候,如果晚一个多月,就非常完美了。现在,自己刚刚开始布局,期货中的多单尚在积累中,合作方现货的进口虽然创了历史最高,但第一批矿船尚未到港。

这个会谈纪要的内容一定会影响明天的期货市场,高开是一定的!

如果都去开多单,还让我怎么赚钱?

程俊在办公室来回踱步,反复权衡,对于女秘书几次借故进入办公室视而不见。

权衡再三,程俊利用外国代理人向葛伟东发出了操作指令。又拿起电话,向钢协副会长单金章拨了个电话:

“单会长,晚上好啊!”

“程会长,你好!”

“单会长,深夜打扰,程某甚为不安!”

“程会长客气了!不知有什么指教?”

“网传司沃特惘顾国际铁矿石供大于求的局面,狮子大开口,卡华夏钢铁行业的脖子,做为一个华夏人极为愤怒,希望钢协能主持正义,积极发声,驳斥司沃特的狂妄要求。”

电话对面一阵沉默,然后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明天上午十一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