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4,极限训练

“嗯,力量比两周前增加了百分之十。”蔡威嘉许的目光看着安笠,“看来旅游也没把功夫落下啊!我们咏春虽然不追求力量,但没有力量是万万不能的。腿、膝、腰、肩、肘、腕、指,都要练到。”

安笠知道威师兄是指自己以前练功不认真,只是追求套路的准确,套路的多寡。对武术招式对力量、速度、角度、结构、组合的要求不甚重视。说白了,自己以前练的都是花架子,没有什么实战意义,没有练出功夫。

“威师兄,我会好好练的,请威师兄、华师兄监督指导!”安笠诚恳的对两位师兄抱了抱拳。

“好,开始练习吧!”

安笠换好咏春堂的练功服,开始练起了小念头,耗时二十五分钟,比威师兄练小念头的时间短了二十分钟。练习时心中总是被杂念充斥,动作大多是惯性推动,自主控制差了很多,时间消耗就少。即便如此,但仍然活动开了筋骨,可以开展力量训练。

安笠拿起一尺长的一束铁筷,扎好箝羊马,左右两手握住筷子头,反向使劲拧铁筷,每隔一个呼吸换个方向拧。十次为一组,三组之后休息一分钟,然后继续。拧了十分钟,手指、手腕、胳膊全部酸软无力。

拧铁筷子是安笠以前比较喜欢的动作,完全是自己和自己较劲,认真的练下来,每个手指,胳膊上每块肌肉都会练到。尤其是腹部肌肉,会不知不觉的收紧。

师傅曾经说过,如果能将十双铁筷子拧弯了,那么对敌的时候,手指抓敌人哪儿就象五根钉子钉在敌人身上。如果敌人被自己双手抓住,不是断胳膊断腿,就是皮开肉绽,非常厉害。

手累了,安笠开始练习腿脚,先在十米宽的两道墙壁之间反复最高速折返跑。起动、加速、降速、制动、转身,几个动作要一气呵成,又不能撞在墙上,非常考验对腿部肌肉的控制,也非常考验耐力。一个十分钟下来,安笠已经浑身湿透了。

看到认真练习的安笠,蔡威感受到了这个师弟的变化。以前从来没有这么认真刻苦的练过功,总是马马虎虎,差不多,不到几分钟,不是喊累就是要喝水,再不然就是上厕所。没有练武人的那份吃苦耐劳,甘于寂寞的精神。

华师兄走近安笠,示意安笠观看他的呼吸,然后迅速的来了两次折返跑。安笠细细体会了一下,也跟着跑了两次,果然,跟着呼吸跑顺了很多,朝远处看着自己的华师兄竖了竖大拇指。

走到设备柜,找出一对两公斤的铁沙袋,绑在手腕上。又拿起一对五公斤的铁沙袋,绑在脚踝处。然后从最基础的开马开始练习,每个动作十遍。

华师兄来到蔡威旁边,朝正在侧蹬腿的安笠努了努嘴,小声的说道:“这么用功,受刺激了吧?”

“肯定是的,从来没见他这么刻苦过。阿华,你有沒有发现,笠师弟的体能好了很多啊?”

“是啊,这基本步法、拳法、掌法、指法,已经负重练习了一个多小时了,所他呼吸,仍然不算粗重,体能比以前强多了。不是最近吃了什么补药吧?”

“应该不会吧。笠师弟如果能沉心这样练下去,三个月之内,会进到武馆前十。”

“这么快?他以前可是在百来个师兄弟里面,倒数第十吧?”

“拭目以待吧!”

练功的地方,两面墙上贴了一人高的玻璃镜子,方便练习者纠正自己的错误。安笠一招一式的练着,半小时不到,觉得手脚越来越沉重,功作也是勉强的推出去,浑身顿滞不爽,呼吸也长短不一。

看到镜子中歪歪斜斜的自己,一种失落感油然而生。太累了,到极限了,该休息下了,动作不知不觉垮了下来,越来越走形。

不能放弃!如果总是不能突破自己的话,如何能练出真功夫呢?如果总是呆在自己的舒适区,怎么能发现自己的潜能呢?看到镜子中的自己,安笠的眼神锐利起来。

安笠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意念集中在手脚上,尽量不去想那些沙袋、疲劳、汗水,尽量将每一招一式准确的打出来,认真体会自己练习时的错误并认真纠正。渐渐地,脑中杂念越来越少,疲劳的感觉似乎置之于脑外,招式越来越精准,力量使用也自然起来,感觉每一个动作做出去,都有酣畅淋漓的愉悦之感,一种自由挥洒的感觉充斥心田。

原来前辈先贤创造的每一招每一式,都与人的生命运动密切相关,与人的力量运用密切相关。它们是最美最流畅的存在。

看到沉浸在练习中的安笠,蔡威和廖晓华都停止了练习,知道安笠是进入状态了,这种状态下练习,所悟最多。这时不宜被打扰。

而且安笠由心的挥洒中,许多招式的发力方式,发力角度,也让蔡威、廖晓华二人深受启发,受益匪浅。

练了二个多小时,将六十六个基础动作全部练习了一遍,安笠才恋恋不舍的停止了练习。一停下来,才发现浑身酸痛,每一块肌肉都绵软无力,只有口舌,津液泉涌,香甜之极。

威师兄拉起坐在地垫上的安笠,“不能坐下休息,到按摩椅上按摩一下肌肉,再拉伸一下肌肉筋络,这样才能保持肌肉的弹性,加强肌肉的力量。”

“好!”

安笠喝了一瓶功能饮料,知道威师兄说得是对的。按摩了十分钟后,开始在器械上压腿、松肩、下腰、扩胸、劈腿,认真拉伸肌肉筋膜。

做了半个小时拉伸,整个人松快下来,好象蓄满了力量和自信,轻松的面对整个世界。

“笠师弟,今天练得很好啊!继续加油!”蔡威一脸欣赏的神色看着神彩奕奕的安笠。

“真心不错!今天跟笠师弟学了不少。好了,天都快黑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吧!”廖晓华对着站在镜子前臭美的安笠喊道。

安笠转过身,对有意陪着自己的两位师兄说:“谢谢了!”

“自己兄弟,客气个啥!”

“就是,明天见!”

“明天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