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40,再见亲朋

几个警官轮流上阵与安笠对话,问得是同样的问题,答的也是同样的答案。

“警官,请问哪些围攻我的小流氓该如何处罚呢?特别是那个将我打成重伤的保镖,应该已经触犯刑法了吧?”当警察们最后收队准备离开的时候,安笠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你与五个青年的争斗,是普通的治安案件,我们会进一步收集相关证据决定处罚措施。至于你被打成重伤的事,虽然有打人者的口供,但现在医疗检查无法证明你受过重伤!这个刑事伤害案也不能成立。除非找到那个医治你的年轻人,证明你确实受到过重伤害。”

MD,这就是说没有人会被法律追究呗!

等警察一走,安笠刚从床上下来,病房外就进来一帮人。

“小笠,你没事吧?”母亲任荷花扑到安笠面前,双手捧着安笠的脸,上下打量,又绕到安笠身后,揭起衣服检查起来。

“哈哈,哈哈!”

“吃吃,吃吃!”

“阿姨,扒下裤子检查一下!”

华強、傅小燕、陈敏、向军、华刚都笑起来,安笠完好无损的回来,让大家悬着的心都彻底放了下来。

“荷花,这里还有女伢子呢!”父亲安天虎出声劝阻妻子,“医生都检查好几遍了,你还检查个啥呢?”

“是啊,医生都检查过了,都检查过了,,,”任荷花仍然握着安笠的手不放。

“妈,让我和华强他们打个招呼吧?”安笠握住妈妈的手,倾听着妈妈的担心和欢喜,柔声的说。

“好儿子,去吧!”

“我们就不用打招呼了,你一个打五个,还与一个特种兵打得不分上下,我哥都给我们说了。你去跟傅小姐好好打打招呼吧!”华强与安笠握了下手,指了指缩在人群后面的傅小燕。

“刚哥,给你添麻烦了!”安笠还是走到华刚面前,轻轻地与华刚抱了抱。

“你以后还是得小心点!”华刚低声嘱咐道。

“小燕,你没事吧?”安笠走到傅小燕跟前,轻声的问。

“我们去办下出院手续,一会儿医院正门口见啊!”华强一手拉着安天虎,一手拉着任荷花往病房门外走,其他人也知趣的往外走。

一会儿功夫,病房里安静下来。

傅小燕走近安笠,拉住他的手,“当我带着警察回到现场,发现你不在的时候,我觉得天都塌了。我后悔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去躲起来报警?我后悔如果我在的话,用牙齿咬、指甲抓也可以为你拖住一个坏蛋!所有的风险都是你担了,我却什么也没帮到你!”傅小燕说到这里嘤嘤的哭了起来。

安笠完全听到了她心中的痛苦、懊悔,也听到了她愿意为自己牺牲的决心,听到了她为了寻找自己写了一篇充满激情的文章,引起了广大网友的强烈关注。

“小燕,你已经帮了我好多了!你安然离去,我没有了后顾之忧,将那五个坏蛋狠狠教训了一顿。你带来了警察,让坏蛋望风而逃。最重要的是你写了一篇影响巨大的文章,让有些想包庇坏人的人不能肆意妄为!你做得很好!而且我现在不是安然无恙的回来了吗?”

安笠的每一句话,都如阳光照射在乌云上,傅小燕心中的阴霾一点点消散。她一直以为自己是个懦弱的逃兵,没有帮到安笠。

那篇文章是自己充满激情写的!当时就想尽快找到安笠,根本没考虑过自己有什么风险。现在想想,才四十分钟文章就被和了,肯定惹恼了不少人。

“你没有受伤吗?”傅小燕关心的问,这时才发现自己双手正紧紧的握着安笠的双手,急忙一抽,脸如火烧一般。

安笠正是情场的白丁,明明知道傅小燕喜欢自己,却不知道该如何说?更不知道该如何做?

“我的伤被一个高人治好了。”想去握住傅小燕的手,又怕她拒绝,更怕惹她生气。

只是她近在咫尺,好闻的气息一阵阵扑面而来,又舍不得离开。

“呆子!真正的呆子!”傅小燕见安笠没有了下文,也没有过来握住自己的手,心中恼恨不已。早知他是如此之呆,自己就不该将手抽出来。

正寻思间,自己的一双柔荑被一双粗壮的大手紧紧握住,温暖有力!

傅小燕再也站不住,低头靠在安笠的肩膀,只是不愿意动弹一丝,世界永远如此最好。

安笠只觉一个轻柔棉软的身子依偎在自己身上,只觉又热又闷,口干舌燥,手脚无措。

一时间,病房里静得落针可闻。

良久,还是傅小燕清醒过来,离开安笠的肩膀,柔声问安笠:

“你的背包、手机呢?”

“手机在身上,早就没电了。你们在现场没有发现我的背包吗?”

“没有。警察说现场被人收拾过了。”

只有李成钧那帮人有机会收拾现场,那背包就是被李成钧那帮人拿走了!那个救自己的女侠要救人还要拿包,太强人所难了!

背包丢了就丢了,只是那瓶君子丸,不知道要便宜谁了。

“燕子,我们走吧,别让他们久等。”安笠和傅小燕一起走出了医院。

。。。。。。

回到家中,父母又是一顿询问一顿埋怨。安笠只能唯唯诺诺,也不能反驳什么!

“咚咚!”“咚咚咚!”响起了敲门声。

“这么晚了肯定又是警察!”安天虎走到门边猫眼处看了一眼,连忙把门打开:

“老张,你这是?”

原来是隔壁老张带着一家老小站在门外。

“安工,小笠出了这事,我们也很担心。小笠前几天还帮了我们一个大忙。这不,都想过来看看!”

“哎呀,不敢当不敢当!快请进!”安天虎与老张虽然是邻居,来往并不密切。今天他们一家这么隆重的来看安笠,还说安笠帮过他们一个大忙,让安天虎又惊又喜。

“叔叔、阿姨,奕平哥、丽平姐,快进来坐,笑笑睡了吧?”安笠闻声走到门口迎接。任荷花忙着端茶倒水。

“小笠这不是好好的吗?我早就说了,好人有好报!”老张上下打量着安笠对老伴说。

“可不是!我这两天去庙里烧香,祈求菩萨保佑小笠平安。那香又高又直!”张老伴见安笠全须全尾的站在面前,也是真心高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