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39,被发现

“小娃娃,你现在太出名了,本来想多留你几天也是不成了,半个城里人都在找你。”

“一会儿有人送你出去,你乖乖听他的话。该怎么回答官家已经告诉你了。这样我们都少了很多麻烦。”

“我们一定还会见面的。”

丹江措大师象看着自己精心制作的一件作品一样看着安笠,颇有点恋恋不舍的感觉。

大师,你还把我制住干嘛?虽然你不想暴露自己,但你的所思所想我可能比你还清楚。

你住的地方不就是燕山街一个古院落吗?曹仁怀大国医不就是你师弟吗?我可是认识曹爷爷的。

你已经暴露得很彻底了!大师!

一个人走了进来,给安笠带上一个睡罩,然后扶着安笠出门,上了一台汽车。

汽车行驶了约半个小时,停了下来。一个人将安笠扶下来,在一张椅子上坐下,轻声说了句:“再过16分钟你就可以自由活动。”

然后那人就大踏步的走了。

16分钟,好长啊!

安笠静静的坐着,这两天的际遇真是大开眼界,一个新的世界精彩的呈现在自己眼前。

从李成钧几个菜鸟身上,可以看到师傅恢复传统训练方法绝对是正确的,目前的训练还不够实战。

与程三里的交手紧张激烈刺激,特别是后来十几个回合,找到了一点施展武技的感觉,可惜交手时间太短。

只是救自己的人是谁呢?自己昏迷之前分明记得是一个女人救了自己,那种香味,那种柔软,自己在接触过的女性身上有深刻印象。

她为什么不露面呢?难道高人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吗?她那么轻飘飘的一掌,就将那个偷袭自己的人打得吐血。好潇洒!

还有苦渡大师丹江措,100岁的高龄,年轻的身体,神奇的“破舟”功法,华夏民间藏着多少这样的绝世高人呢?

“先生,你需要帮忙吗?”一个甜糯的女声响起。

安笠读到了她的心声:这个人带着睡罩,却是直直的坐着,难道发病了吗?

可惜安笠还不能说话,也不能行动。

“人家好象在睡觉呢!”

“我感觉这个人我好像在哪儿见过!”

安笠感觉有好几个人围着自己在议论纷纷。

“他是不是有点象大胃王?”

“真的呀,好像啊!”

“大胃王”、“良心侠”有人凑近自己呼唤。

“我看就是良心侠,这头型、发型、身板都象。”

“他为什么一动不动呢?”

“快点报警!”“赶快报警”

......

警察来了也好,看我这样子都不用太多的解释。

“散开!散开!”几个急促的脚步声来到安笠跟前。

“快去拉上警戒线!”一个象是头的人命令着。

“安笠,是你吗?”一双粗糙的手放在安笠的鼻下,检查呼吸。

“他还活着,叫救护车!”

“我来解开他的睡罩。”

“小心一点!”

陈伟明慢慢解开安笠的眼罩,看到了一双奇怪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眼瞳一动不动,但眼神却很明亮。

看到这张脸,陈伟明认出了正是安笠。赶紧掏出警务通上的照片核对了一下脸部细节,然后向上级报告,“找到安笠!”

又拿出手机,向同学华刚发了个信息:湘水大堤龙王庙附近发现安笠,活着!

此时正是傍晚时分,太阳正在落山。安笠发现自己正坐在湘水江岸边一个椅子上,身边没有任何东西,三个警察正围着自己。

一辆警用救护车呼啸着驶了过来。

安笠看着一个女大夫用听诊器在自己胸前胸后听了几下,又让一个护士量了血压,翻开安笠的眼皮看了看,眉毛越皱越紧,指挥工作人员将安笠抬上了救护车。

“领导,安笠的状态很奇怪,心跳正常,血压正常,体温正常,但眼瞳一动不动,好像也不能正常活动。”女大夫在救护车里向上级汇报安笠的状况。

这时,好像闪电闪过,充沛的力量瞬间充满全身。安笠眨了一下眼睛,转动了一下手指、脚指,然后咳嗽了一声,说道:

“让我坐起来吧?”

此时,那女医生正好看了过来,“领导,安笠活过来了!哦,不,他一直活着,现在眼睛可以动了,也能说话了,,,”

我当然活着了!而且比你们所有人都活得健康!

“让我坐起来!”

担架旁的护士看了看女医生,女医生又用听诊器检查了一下,点了点头。

。。。。。。

在医院里,安笠被反复检查了一个1个小时,被确认身体健康,没有任何伤痕或伤疤。

然后专案组民警来到安笠床前,要求安笠讲述一下事情的发生过程。

安笠便将事情如何发生?五个人如何联手围攻自己?两个保镖偷袭自己自己被打伤昏迷?

“然后呢?”一个小个子警察问。

“我醒来时在一间黑房子里,完全不能动弹,眼睛也看不见。就在前不久,他们给我带上眼罩,说是送我出去。我就这样为你们找到了。”

“他们有几个人?”

“警官,让我打两个电话,通知一下我父母和傅小燕,报个平安好吗?”

“放心吧,我们已经通知你父母了及傅小燕,他们已经在来医院的路上。”

“谢谢!给我治疗的是一个年轻人,送我到江边的是一个中年人。不过,这是我的感觉。我毕竟始终看不见。”

“你也知道你自己被打得昏迷过去了,那伤势一定很重。那个年轻人在一间黑漆漆的房间里如何给你治疗呢?”小个子警官话里话外透出浓浓的疑问。

“不要说你们不相信,我自己都不相信。”安笠眼睛直视那问话的小个子警官,“他就象金镛小说中描写的大侠一样,一指又一指的点在我的身上,点到哪里,哪里就是一片热流涌动。真的象传说中的真气治疗。”

小个子警官很想与安笠对视,但是安笠的眼睛非常明亮,好像能看穿自己一样。

“就算他用真气治疗,你后背总该有点伤痕吧?可事实是你后背一点受伤的痕迹也没有。”

“警官,这也是我想知道的!我想,你们应该找到那个年轻人,去问问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