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36,激战

“钢少,山子的眼光还是不错的,每次挑的妞,不是够劲,就是够糯。他说水灵一定水灵。”紫发青年成利平一向和米家山亲近,两人都是见色不要命的主。

两人的家族企业,米家是为李成钧家的涟钢集团提供煤炭能源,成家则是钢材销售的大户。

家族企业围绕涟钢集团做上下游生意,他们几个二代自然以涟钢集团的继承人李成钧为中心,各种玩在一起。

“人家骂不还口,血忍!你们还能强抢民女不成,瞧你们这帮无胆匪类!”头发染成一半绿一半红的贾芳莉是这些人中唯一的女孩,父亲是星沙警察局的实权人物,一直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强抢就强抢!”李成钧一直喜欢贾芳莉,但用尽了手段也没上手。又看了一眼走出十几米的安笠,对米家山、成利平几个说:“看步伐那男孩应该有点功夫,刚才就想对我们动手,被女的劝住了。将你们的保镖叫一两个过来,这样保险。”

“还是没用啊!你们五个对付人家一个,还要叫保镖?”贾芳莉对李成钧翻了翻白眼。

“钢少,我们也不是吃素的,跆拳道也练了七八年了!说不定那男票就是一个花拳绣腿。”米家山见傅小燕转了个弯不见了身影,有点急了。

李成钧见米家山、成利平那猴急的样子,又看看贾芳莉轻蔑的眼神,说道:“你们两个先去试试水,我们仨支援你们”

“好咧”

“这才有点爷们气概!”贾芳莉立刻兴奋起来,“你们干活,我负责技术指导。”

。。。。。。

“你们在找我吗?”

米家山和成利平看过去,只见安笠从三米远的一棵大柳树后闪出了身影。

“你女朋友呢?”米家山急急的问,成利平四处搜寻傅小燕的身影。

“在这!”看到此时此刻仍然精虫上脑的两个色鬼,安笠轻咤一声,一个垫步跃了过去。

“找,,,”米家山只说出一个字,手中的棍子只举起一半,咽喉已经挨了一指,痛不可当,“咕咚”一声倒了下去。

“找死!”成利平倒是说出了两个字,腾空一个高鞭腿赐向安笠脑袋,但紧接着右脚踝被安笠抓住,右脚被牵引向前方,身体也随之向右前方飞落。安笠闪身避开一个正踢,成利平飞出去三四米远撞到树丛里。

“真弱!”安笠的眼中,这两人的动作太慢了,好像电影里的慢动作一般。

“唔”的一声响,直觉一阵风声直击自己的后背,只来得及侧侧后背,一根长棍已经擦着后背滑了下去。

紧接着另一根横扫的木棍却结结实实打在安笠的左大腿上,一阵火烧一样的疼痛冲上大脑。

来不及想,安笠从第二根木棍力道受阻的反弹中,判断出袭击者在自己的左后方两米处。双脚一个转马,左杀颈手已经击在袭击者任耀宗的腰肋,右拳紧跟着打在左脸。

这一下安笠没有留力,旋转加全力以赴,几颗带血的牙齿空中射过,任耀宗哀嚎一声倒地,手中长棍也扔了。

安笠的左脚再一个侧踢,踢在任耀宗的腹部,用脚顺势挑起任耀宗抛下的长棍。而任耀宗蜷缩着左右翻滚痛嚎。

过程中,安笠已经看清了第一个持棍袭击者是红发青年。于是手持长棍,按“六点半棍法”的基本技巧,连续几个虚刺,让红发青年柳兴长连连后退躲闪。安笠突然一个前跃马步,长棍重重地刺在柳兴长胸口

随即一个左斜扫,打向从侧面攻过来的黑发青年李成钧。左手一虚,右手使劲将棍子向后推刺,正好刺在刚刚从树丛中爬出来的成利平面门上,鲜血立即喷了出来。

此时,安笠打得兴起,再不留情。一根二米不到的棍子或刺或点或扫或抽或戳,,,将五个人一顿猛削。

李成钧想不到安笠比自己判断的还要猛。

他带着任耀宗、柳兴长绕了一点路来包抄安笠,也就几分钟的事,米家山、成利平已经倒地。

自己偷袭了第一棍,被安笠险险避开!柳兴长的横扫得手,却没有将安笠击倒,却丢失了长棍,引发安笠的凶性,舞起长棍,无人抵档得住。

眼看安笠的长棍又要落在自己身上,大叫一声:“三哥还不动手?”

安笠只见一道人影闪出,抓住自己的棍子一拧一抽,棍子已经被夺走。

“往死里打,三哥!”李成钧见自己的保镖来了大叫!

安笠见那三哥扑向自己,却已知道他真正想要攻击的是自己的右肩,好在三哥的速度并不是太快,安笠放弃其他部位的防守,只是防着三哥要攻击的那一点,倒也堪堪防守得住。

过了三招,程三里却不淡定了,自己练了三十年功夫,在部队与各路好手切磋,而且上过场见过血,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个如此年轻有如此功夫的少年。

他似乎知道我的攻击方向,他是怎么做到的呢?程三里手上动作加快,虚招更多,迷惑性更强,不让安笠看出自已的攻击方向。

但安笠却更轻松了,他完全不理程三里的虚招,紧紧防守的时候还偶尔冲出一拳打在程三里身上。

虽然没有什么杀伤力,却也力度十足。

十几个回合打下去,李成钧、米家山等人暗恨自己不长眼,怎么惹了这么厉害的一个角色,竟然与程三里这个杀星打成了平手。不说手脚上的功夫,就是体能也比自己几个好了几倍不止。

而程三里却越打越恼火,与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打了这么久,旁边的同行笑话不说,自己的东主也会觉得自己没用。下手越来越重,再没有什么虚招,全是一招紧似一招的杀招。

安笠也打出了状况,呼吸越来越顺,全身协调性越来越好,力量运用越来越顺。只觉程三里是很好的锻练对手。应对之间,虽然越来越吃力,暂时却也没有什么危险!

“老三,你真的老了!”一声阴沉的声音响起,安笠感觉到有人要攻击自己的左胸,势大力猛,赶紧双手连续摊、护,程三里的双掌却趁机拍在安笠后背。

安笠只觉一股汹涌的力量在体内爆炸,嗓口一腥,一股鲜血喷了出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