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35,先赚一个亿

因为即将开始周末,森林公园里有不少背包客,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地背着长长的背包向山里走去。

安笠和傅小燕是随兴而来,也没有作什么攻略,站在森林公园门口巨幅游览地图前,挑了一头最短的徒步小径,向山里走去。

这条徒步小径其实是沿着一条绕山溪流向而设,大致是从南门方向流向东南门方向。

“小燕,你看这颗三色草,漂亮吗?”安笠一进入森林公园,就发现那全能信息系统中,子系统“初级生物信息库”不停地向自己发送信息。

只要自己对某一颗树、某一棵草或者某一个动物有兴趣,那个“生物信息库”就会将该种生物的名称、特性、功能、用法、关联使用等非常祥细的显示出来。

“红色、白色、绿色,三片叶子呈天女飞花的样子,真是漂亮。”傅小燕兴奋的凑近三色草,用小巧的鼻子闻了闻。

“是不是有一种苦味中带一点长长的香味?”

“嗯,还真是!安笠,你认识这种三色草?”傅小燕欣喜的问。

安笠走到溪边,小心翼翼地将“三色草”的三片叶子揪下来,然后用手掌合拢慢慢搓,将三片叶子揉得稀烂,然后递给傅小燕:

“涂在皮肤上,保证没有蚊子、蜱虫之类的山野虫子咬你!”

“真的,我刚刚左腿还让蚊子咬了包包呢,痒痒的很!快给我!”傅小燕接过一个小绿团团,在小腿,胳膊,手,脸上轻轻的摩擦起来。

安笠又找了两颗“三色草”叶片,揉烂之后给傅小燕使用,自己也用手将裸露在外的肌肤擦了一遍。

“好有效!左小腿的包包消了,也不痒了!”傅小燕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左小腿,高兴地说。然后拿到一团“三色草”团团给安笠捈抹起来。

安笠顿时立刻宕机,傅小燕贴近安笠身体捈抹,一呼一吸气息如兰,安笠目视前方虚空三尺处,什么也不敢想,什么也想不出来。

直到傅小燕将“三色草”团扔到一棵灰白色锯齿状野草上,将一团黑色的蚊子砸得飞起,安笠才收回目光,重新活了过来。

“小燕,知道你刚才砸中的那棵野草是什么草吗?”

“我只看见一大团蚊子从上面飞起,不知道是什么草!哦,难道是专门吸引蚊子的草?”

“聪明!这种草叫‘吸吸草’。它汁液丰富,专门招惹蚊子在草上产卵,然后吸食蚊卵为生。最奇怪的是它只能吸食那些比较羸弱的蚊卵,不会将所有的蚊卵全部吃掉!”

“我看最奇怪的不是什么‘吸吸草’,而是你!你怎么懂得这么多呢!”傅小燕为安笠的博学广闻所折服。

“没什么,脑子里储存的知识比较丰富。”安笠只能这样说,又不撒谎,还比较符合实际。

两人沿着紫红色的塑胶路面走着,聊着,什么花花草草的,两个人都可以扯上一会。

安笠还真釆了一些“植物信息库”中认为很有价值的草药,有解蛇毒的,也有致幻的毒药,也有一些配伍在一起,可以当饭吃补身体的。

两个人漫无目的的走,不着边际的聊,就是不聊感情。

一个小时后,两个人走了二公里多,互相交代了革命家史,不可避免地要聊聊以后的理想。

傅小燕说自己最想办一所歌舞培训中心,教小朋友学习民族舞、芭蕾舞,自己也可以继续学习训练。

安笠知道傅小燕是在上大学后开始学习舞蹈,虽然训练很刻苦,毕竟年龄已经大了,不可能跨入职业的行列了。

但这已经成为傅小燕的心病。

“安笠,你有什么理想呢?”

“我?还真没怎么想过。现实一点的话,先赚他一个亿!”

看着安笠随随便便淡淡的说出“一个亿”,傅小燕认真看了看安笠的脸、眼睛,没有发现任何开玩笑的成份,难道自己看错人了吗?安笠是一个夸夸其谈只会吹牛皮的人吗?

“一个亿可不容易!你们63楼虽然在金融行业享有盛名,但赚了一个亿以上的也只有两三个吧!”傅小燕委婉的劝导安笠,说话要实事求是。

安笠敲了敲额头:哎哟,说漏嘴了!一个亿按目前的静态收益,一年大概有二百五十个交易日,人均日交易日收益四十万就可以达到一个亿。

如果钱生钱,用赚到的钱去买股票或者进行期货投资的话,半年时间就可以达到一个亿了。

但是,我能向傅小燕解释吗?我能给她说我今天赚了五十七万吗?

MD,真心不能啊!真要说出去,自己就是活着的移动摇钱树,那还不成为世界上一切爱好金钱的人追求、攻击、谩骂、消灭、利用、占有的活靶子吗?

“你说的对,我人生的理想就是赚够一个亿!”安笠在傅小燕的淫威之下,只好将半年的奋斗目标改成一生的奋斗目标。

“哈哈,哈哈,这是我今年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哈哈,哈哈!”一个嚣张轻狂的声音在左侧响起。

那里是溪边的一块草地,安装着三顶帐篷,五六个头发染得或白、或绿、或红、或紫、或黄色的男女,正围着一个黑发青年哈哈大笑。

刚才讽刺安笠的就是黑发青年!

“安笠,不要理他!我们走我们的,说我们的!”傅小燕见安笠想上前理论,赶紧劝他。

忍吧!安笠从傅小燕的心中读到了满满的担心!

是啊,自己就一个人,还要保护小燕,自己有点什么倒没事,万一傅小燕落入他们手中,,,

“这些穷13就是这个德性!吹起牛皮可以直上九天!扣女也没点诚意,尽是嘴炮!”

黑发青年李成钧,见安笠和傅小燕肩并肩正在离开,又在后面补了一句。

李成钧的父亲,是湘州涟钢集团董事会主席,财富在湘州可以排到前五,一直自以为是“钢少”!

“钢少,这个女伢子倒是水灵得很啊,你看,天都快黑了。”一个黃头发的卷毛,凑到李成钧耳旁低声说。

自从傳小燕出现在视线后,这个叫米家山的黃发青年,淫邪的眼神就一直盯着傅小燕上上下下的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