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34,与美女出游

下午收盘后,看到安笠还在交易系统中,笨拙地寻找下单的方式。一会儿看看“新手指南”,一会儿在屏幕上寻找,忍不住走了过去,用鼠标演示了一遍如何开仓?如何平仓?如何移仓?

见安笠一边记忆,一边飞快地在一张白纸上记录开仓、平仓、移仓的主要步骤,胡志红又耐心地演示了一遍。

“谢谢师兄!”

“我都不知道该不该帮你?你输了,你损失十万元,对你来说可不是个小数。你赢了,以后在期货上投入的精力会更多,只怕股票上你就关注得少了。”胡志红虽然是半开玩笑的口吻,但他的矛盾心态还是暴露无疑。

顺便,胡志红还演示了两遍资金如何转进如何转入。

“胡师兄,我们以后早早的将股票资金全买了涨停的股票,上一日不能继续封一字板的股票迅速出掉,这样就不耽误我们在股票上赚钱了。”安笠安慰胡志红说。

胡志红拍了一下安笠的脑袋,“你以为买涨停是荞麦田里抓乌龟,十拿九稳吗?”

师兄,是十拿十稳!只是你不知道而已,我也花不了多少时间,只要飞快地按顺序将股票代码翻一遍而已。

“对了,安笠,你选那七只股票今天都快速涨停了,你是怎么选出来的?”对于安笠的神奇,胡志红是又佩服又有太多的疑惑。

安笠早就想好了应对预案,将那七只股票的日K线图、分时K线图、周K线图调了出来,扭头对胡志红说道:

“我如果觉得日K线图显示会上攻,就再看看其他K线图验证一下,另外再査查有什么具体消息、公告。没有任何消息公告的,一定就是要涨的。”

胡志红沉思了一下,“你这样说也有一定道理,,,”心中却在嘀咕,有这么简单吗?如果这样简单,岂不是股神遍地走!但是两天的实践证明,安笠的准确性是百分之百,完全没有失误!

明天确实可以调更多的资金买安笠推荐的股票,但也要控制好度,这样抢主力的肉必然遭人妒忌。

自己可以用一些不成功的操作,来掩饰安笠的神奇。这件事必须替安笠保密,自己得主动担起来。一个股市韭菜竟然成了股神,太过惊世骇俗,而且遇到贪婪的人,安笠的安全都成问题。

这个师兄真心不错!一心一意为我在考虑,安笠读着胡志红的心声,暗暗表示,一定要尽力帮助胡志红。

“安笠,周末再研究吧,这是今天你的分红和奖金,一共57万元,己经打到你卡里了。话说你也将你的电话绑定银行卡,这样资金进出都会有信息通知。”

“胡师兄,这帐算错了。六只涨停的奖金是30万,900万赢利的百分之一是9万,你搞成百分之三27万了。”

“没有错,我将你的分红提高到了百分之三。怎么?嫌多?”

“哈哈,我就不跟你客气了!谁让你是超级大腕,又是我师兄呢!想不到跟了你几天,我现在变成搂钱的耙子了。”

“你有金手指嘛!”

安笠心中慌的一批,我有金手指你都知道?见胡志红轻摇右手食指,才轻吁了一口气,原来是这样的金手指。

安笠站起来,朝胡志红鞠躬表示感谢,胡志红却早已闪开了。

“有钱了可不要乱花!对了,你今天不去武馆了吗?”胡志红收拾着桌面上的笔记本电脑等杂物,随意问。

“晕倒!我三点钟还约了楼下的美女!”

安笠一声惊呼,抓起双肩背包就往门外跑。“师兄,帮我关一下电脑!周末愉快!”

安笠来到一楼,已经是三点二十分了。四处寻找,哪里还有傅小燕的身影?

正想打电话发信息,却见雪糕店里盈盈的走出一道靓丽的身影。

正是安笠四处寻找的傅小燕!双手各拿着一个冰淇淋,婉婉的走了过来。

“加班了?赶紧吃冰激淋顶顶饿!”傅小燕笑意盈盈的说道。

原以为佳人会大发娇威的安笠,顿时如沐春风,高兴的接过一杯,问:“怎么买得这么及时?我一下来你就买好了。”

“我二点五十九分就买好了,过了三点你还没回来,我就又回到冰淇淋店让服务员给冻上了。然后眼睛一直看到电梯口方向,,,”

“燕子,你真好!嘶,,,”安笠由衷的感到欣慰,但是从没谈过恋爱的他,完全不知道说什么。心急忙慌中,吃了一大口冰淇淋,冰到牙齿丝丝的痛。

“领导教我一点东西,我迟到了,让你久等了,对不起!”安笠终于吞下一大口冰淇淋,还是郑重的道了歉。

“没关系!如果约了人有事不能按时到,一定要提前通知人家,不然别人不知道你有什么状况?是爽约呢?还是有事耽误了?还是自己本身出了问题?”傅小燕娓娓道来。

“明白了!做事做人一定要清清楚楚!”

“醒目!我们去哪儿?”

“你有喜欢去玩的地方吗?”

“去妙高山森林公园怎么样?据说那里有一条步行山径风景不错。”

“燕子,你体能行不行啊?”

“去了不就知道了。”

妙高山森林公园包括妙高峰外围的一些低矮山峰。有上百公里长的专业驴友步山径,也有临河临溪的供普通游客游览的风景山径,还有一些单车骑行径。

半小时,两个人乘的士到达妙高山森林公园,一下车,安笠长吁了一口气,浑身轻松。

刚才在车上,傅小燕和他坐在一起,安笠不时闻到身旁传来一阵阵若有若无的异香,只觉脑门子有一股子热浪直往上冲。傅小燕和他聊天的时候,有时眼睛一盯着安笠看,安笠心里就发慌。

如果傅小燕的长睫毛再闪两闪,安笠觉得这世界都在晃动。

大多数时候都是傅小燕在讲,安笠在听。只不过安笠真的不太记得傅小燕说了些啥,象丢了魂似的被动应付着。

读心术?早就不灵了!自己都晕乎乎的,怎么能读得了别人。

看到安笠下车后的轻松样子,傅小燕很得意。对于安笠这种毛头小子,在自己的魅力攻势下,基本上都是呆呆傻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