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33,期货新丁

这个任务很简单!

有“金钱嗅觉”的帮助,就象在几千只股票里选出几只涨停票,不要太精准!

哈哈!搞不好一天就完成了!

“这样吧,师兄!我们以五个交易日为限,看我是否爆仓?如果爆了,我陪你十万元。如果没有爆,你的十万元归我了。”

看到安笠自得的笑容,胡志红有点后悔。倒不是后悔那十万元钱,以自己目前的身家及股票交易能力,十万元钱也就是一两个小时的问题。

特别是有安笠推荐的股票,交易成功率成倍提高。反而衬托出自己的选股能力不足。

胡志红后悔的是安笠那种轻视市场、小看期货交易难度的态度,一定会在他心中发芽生根,在以后的期货交易中蒙受巨大的损失。

还有一点,胡志红认为几天前安笠还是一个一无所有的屌丝,现在却轻易地拿十万块做赌注,赚快钱的人果然都不能理解金钱的意义,这样下去,很难守住自己的财富。

怎么办?只有市场!市场会教给你一切,我的师弟!

“如你所愿!”胡志红微笑着和安笠击掌。

胡志红的所有心理活功当然没有逃过安笠的“慧眼”。

师兄,我确实没有轻视市场的资格,但“金钱嗅觉”可以啊!它就是最灵敏的猎犬,天然的知道猎物在哪里!

金钱的意义,师弟我懂得可能不多。但没有钱的日子我经历了太多,即便昨天赚了十几万,也仅仅够买一瓶君子丸而已。

我要操作期货,是因为我想赚更多的钱,给父母亲更好的生活,有能力去寻找失踪了的弟弟妹妹。

没有金手指的日子,我只能委屈求全,苟且偷生。

现在,我要潇洒的活一回,做一个真正的全能绅士。

心中好像又有什么东西获得了滋养一般,又成长了些许。

望着忙着查看“期货入门”、“期货新手指面”的胡志红,苦笑一声,将注意力转移到股票上来。

。。。。。。

“小菜英,你的魅力都没有留住那初哥?”

63层另一边,葛伟东指挥各地操盘手将8、9月铁矿石期货价格打低到900元/吨一线,然后让自己的HR秘书蔡英华进了办公室,询问早上她去电梯口试探安笠的事情。

“东哥,你看女人的眼光和你看期货的眼光一样,但是看男人,你就不如我们女人。”蔡英华则办公室没有第三人,就走到办公桌后,抱着葛伟东的胳膊一阵摇晃。

葛伟东在期货市场上挥斥方遒,指挥若定,刚刚将一众国资、外资多头打得落花流水,心中那点得意正无处显示,见蔡英华这个老情人摇曳弄情,也就顺水推舟。

“哦,那个初哥有什么反应?”

“东哥,其实他的反应和你现在样,都是男人的正常反应。唔,啊,,,只不过他是欲迎还拒,一触即溃。唔,啊,,,不象东哥你,象做市一样,要么连续发力拉升,要么一字直接涨停。唔,啊,,,”

“有欲望就好!最怕对面胡司令那种人,对股票交易热情似火,对其他的一切不闻不问。”葛伟东心中想,市场虽然复杂,有时却是简单的。

但女人,真的是,,,现在怀中的这个女人,自己就搞不清她的反应是真的还是假的。

“那个初哥有什么好,,,东哥一定要挖过来吗?”蔡英华感觉葛伟东的热度在降低。

在投资市场,半岛市场63楼名气很大。

一个期货市场的葛伟东,只要他希望达成的目标,如推土机一般不管不顾直往前冲。其操作风格之凶猛,资金实力之雄厚,杀得许多对手盘纷纷爆仓或认输离场,期市“超级推土机”之名不径而走。

另一个就是股市杀手胡志红。胡志红资金实力不强,不到一个亿。但是出手非常精准!都是在对方要拉升的前一刻杀入,量也不大,五百万至一千万之间,让对方抬轿子。

为了这么点钱临时改变十亿计的资金操盘计划,明显得不偿失。但为人做嫁衣,又没有几个主力心甘情愿。

有时主力想出货,胡志红总能及时发觉,一千万上下的筹码倾刻间倒出来,主力为了维持K线图,不得不在出货前夕被动吃进筹码。

时间久了,胡志红就赢得了“股票杀手”的美称。咬掉一块肉就跑,一击不中也跑。后来一帮崇拜胡志红的中大户跟着操作,胡志红就成了胡司令。

一个是期市枭雄,一个是股市杀手,在惺惺相惜的同时,也互相争雄。

这两天胡志红的交易数据,葛伟东已经研究通透。胡志红投入的资金几乎翻了一倍,达到一亿一千万。而且狙击涨停板的成功率达到了百分之百,赢利数额虽然在千万以下,与自己赢利绝对数相比,只是一个零头,但其交易成功率,却令人望而生畏,说是股神也不为过。

这种情况的变化,胡志红的唯一变量就是安笠的出现,虽然各种情报分析,安笠是一个股票交易新丁,但是,胡志红赢利数额的巨大提升,只能是安笠这个唯一的变量带来的。

葛伟东虽然不知道具体的原因是什么,也不知道安笠的手速的变化跟胡志红交易成功率的提高有什么关系,但作为交易手的直感,知道胡志红的变化只能是安笠带来的。

单单安笠的输单速度已经吸引到自己了,如果还有其他的因素,只能说天命所归,让自己得天下英才而用之。

葛伟东的手从蔡英华身上抽离出来,挥挥手让蔡英华站起来。

蔡英伟一边整理衣裙,一边幽怨的说:

“东哥,只要你真的需要那个毛头小子,我帮你拿下。”

“你有把握?”

“虽然早晨他只是从我身边逃过,但他刹那间的目光,却直直的勾在我的胸囗。而且逃开的时候,手臂有意无意的从我手腕上滑过。

凭女人的直觉,他也是个小色鬼!”

“你才是小色鬼呢!”也不知道蔡英华那句话勾起了葛伟东的兴致,又一把将蔡英华拉了过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