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24,君子丸

傅小燕看着被五个同事围着拍照的安笠,双手高举着两杯冰淇淋,眼睛看着自己,一脸尴尬,艰难的向自己这边走。赶紧走过去叫了声:“主管来了!”

五个女孩闻言跑回了服务台,才知道中了傅小燕的调虎离山之计。见两人已经走远,笑骂了几句也就算了。

“你现在可出名了,尤其在这栋大楼!”傅小燕和安笠躲到一个角落,一边吃着,一边说:“半岛之声上,有不少你中午吃饭的视频,照片,,”

“都传到阿拉伯世界去了?”

“想什么呢?半岛之声是我们半岛大厦的一个业主交流论坛。你提到的那个是卡塔尔的半岛电视台、半岛电台。”

“哦,这样还好,范围小一点还好。”

“人家都巴不得出名,成为网红呢,你怎么那么害怕出名呢?”傅小燕吃完冰淇淋拿出纸巾擦嘴,又给了安笠一张。

“你喜欢我走到哪儿就被妹子们抱胳膊抱腿吗?”安笠调笑了一句。

“切,关我什么事!被妖精吃了才好呢!”傅小燕又红了脸,将纸巾扔进旁边的垃圾桶跑了。

“女儿心,海底针。可惜我有读心术,吃醋原来是这样的。”

安笠离开半岛大厦,来到旁边的半岛广场,找到一间专卖中草药的“仁人堂”,刚走近柜台,一个戴着眼镜的老先生稳步走了过来,“小伙子,需要点什么?”

“请问老师傳,我想买点人参、白术、茯苓、甘草,这儿都有吧?”

曹仁怀看了看安笠的脸色,非常健康有朝气,就问道:

“你想配四君子汤?给谁喝呢?”

“我自己喝呢。经常感觉饿,又很能吃,想吃点补气的汤药。”

“来,小伙子,伸出左手,我为你搭搭脉!”曹仁怀完全看不出这小伙子有营养不良的征兆,希望把脉确认一下。而且一个壮小伙来买那么贵的补药,又没有家长陪同,多了解一下也是医者的仁心。

曹仁怀,仁人堂首席药剂师,也是仁人堂八位中医大国手之一。尤其是跌打损伤正骨推拿自认第二,全华夏没人敢称第一。

远处两个药剂师见曹老要把脉,一时又没什么客人,疾步走近围观。

安笠心里已经读到了曹老的心声,顺从的坐到一把塑料椅子上,将左手伸了过去。曹老用一张绒布铺在桌上,将安笠的手放在绒布上,然后闭目养神,三五个呼吸后,曹老将右手食指中指和无名指放平,呈弓形放在安笠左手腕内侧。

四个人屏声静气,一时也凑巧没有客人进来,约六七分钟,曹仁怀又让安笠右手摆上来,用左手把起脉来。

又是六七分钟过去,曹仁怀抬起头,亲切的问:“好孩子,家里经济条件好吗?”

安笠心里明镜似的,微笑着回答:“以前不好,现在好一点。”

“哈哈,好实诚的孩子!”曹仁怀哈哈大笑起来,“小王,把我专焙的君子丸拿一瓶过来,收他一万元吧!””

“曹老,那可,,,”小王刚开口就被曹老制止。看了安笠一眼,走到里间一个保险柜里,拿出一个白色陶瓷瓶,送到曹老手里。

安笠感动了!那个瓷瓶里装的君子丸,是曹老用百年老山参焙练的君子丸。十粒一瓶,成本就在十万元以上,是曹老为自己及一帮老友准备的。

现在这个时代,不要说百年的老山参,五十年的都很难寻觅。

曹老拿过白瓷瓶,对安笠说道:“去交钱吧,一万元,收你个成本价!每天最多吃两粒啊,吃完了再来找我看看。”

"一万?本钱都要大几万吧?"小王王中衡惊呼。

曹老赶紧用眼神制止,"几棵草药而已!"

安笠站直了身子,毕恭毕敬的向曹老鞠了个躬,“谢谢老爷爷!”

“这孩子,闹这么多礼!去交钱吧!”

安笠来到收银处,拿出银行卡,对一脸不豫之色的小王说:“刷十万吧!”

“你?曹老师说只收一万。”小王对这个小伙子刮目相看了。

“老爷爷能拿这个君子丸给我,已经感激不尽了。再占他老人家的便宜,我心里这关过不去。更何况,十万也买不到这瓶君子丸吧?叔叔,你就当帮我个忙!”

王中衡犹豫了一下,收下了安笠的银行卡,划走了十万元,然后将吃君子丸、保存君子丸的注意事项细细的对安笠说了一遍。

安笠走到曹老跟前,笑嘻嘻地说:“老爷爷,我叫安笠,斗笠的笠,给您留个电话行不?”

“好,好。来,用我的电话拨一下你的电话,我的手机号也留给你了。我叫曹仁怀。”

“曹爷爷,认识您很高兴!有空再来看您!”

“小笠,忙去吧,忙去吧!”曹仁怀慈祥的笑着,对安笠不停地挥手。

待到安笠出门,曹仁怀脱下白大褂,来到里间,关上房门,拨了一个电话:“师兄,我找到了一个有神的人!”

“确定?”一个苍老的声音惊异道。

“确定!就是师傅当年反复讲的一模一样!”

对方沉默了很久,回复说:“等我过来!”

。。。。。。

且不说安笠直奔咏春堂与师兄弟们“博斗”,太平洋对面ClA亚洲情报分析室内,资深分析师汤彼得,看到墙上几张放大了二十倍的照片赞叹不已:“中国人这是要买空澳州吗?”

“二天之内,二十六艘十万吨以上的矿砂船从澳洲港口出发了,仍然有更多的矿砂船正在装载铁矿石或正在排队等候。如果保持这样的规模和速度,本月中国人的进口量会超过一亿吨。”

“半个西太平洋将挤满他们的矿砂船。”

“哦,我的天,他们发展得太快了!”

“这个消息没有什么敏感性,估计吉米用得上。”

汤彼得一阵自言此语,将照片取下来,分好类,扔进档案拒。

吉米是高盛集团期货部的高级经理,掌握十亿美元的投资盘子。汤彼得长期和他保持松散的合作关系。

汤彼得将一些低级别的经济情报告诉吉米,而吉米的同僚负责打理汤彼德的一些投资。汤彼得的情报吉米不用付费,而投资回报总是比别人的要高一些。

严格来讲这也不合规,但是汤彼得和吉米的上司们,长期以来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