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217,九哥入境

人类有些技巧还是挺有创意的,比如这个以内力传递声音的方法,隐蔽、迅速、简单。

精奇族本身没有修炼内力的功法,但是,接受秘法传统,可以人形化的精奇族,倒是学习人类的功法,很容易修炼出內力,甚至比人类还要迅速。

当然,琅天最佩服的还是师傅传承下来的原因门功法。

通过密诀,可以上溯历史几十上百年,下推未来三五年。凡人琐事,可以预卜先知。据说有位原因门的祖先,可以预卜先知几千年,甚是了得。

精奇族就没有这样的功法,甚至难以理解这样的功法。

琅天整理好自己的外形,向师傅房间走去。

阎仲川看着眼前的几根因果线,瞎眼不停地眨动。

与任荷花的那根绿色因果线,越来越浓郁悠长,下延的几条因果线不是红色,就是绿色,黄色,代表任荷花的直接关系人,生命力非常旺盛且发展特别好。

但让阎仲川焦急的是,任荷花下属的一个最粗的红色因果线,隐隐的射出一丝漆黑的线,缠向琅天的本命线。

这意味着,这个时代最神秘的力量代表,与琅天的敌意越来越浓。

而琅天这边,因果线发展也很粗壮,只是与千彤、安笠之间的因果线,始终黑色纠缠不休。

“不能再任其发展下去了!”

阎仲川尽管用尽平生所学,想推究安笠的未来,却总是一无所获。

但因果线上的色相,已经是严重警告了。

“师傅,你找我!”琅天敲门进来,对阎仲川行礼如仪。

“天儿,订两张明天的机票,我们去帝都。”阎仲川平静的对琅天说。

“师傅,师妹不去吗?”琅天不甘心的问。

“千彤正在因果网中寻找进阶的路径,迟点与我们汇合。”

“师傅,那徒儿现在去订票订酒店了!”琅天转眼一想,师妹也在向北运动,说不定也是去帝都。

“天儿,住在北顶娘娘亩附近!”阎仲川叮嘱了一句。

感觉到琅天进了电梯,阎仲川自言自语的说:“远离是非之地,让时间和空间冲淡一切。”

琅天则在电梯中想,帝都附近也有通道回地穴,赶紧回族想办法提升到灵级。

。。。。。。

星沙囯际机场。

九哥一身旅游者打扮,顺利入境。

分析了那么多安笠的活动资料,九哥觉得这个委托也不是特别困难。

虽然有一大堆保镖围在安笠周围,九哥觉得要弄死安笠没有什么难度。

他已经想好了三个办法可以置安笠于死地,这次来就是把方案进行细化。

安笠并不是什么大人物,就是一个有点钱的年轻人,死了也就死了,当局不会大规模追查。

如果在华夏刺杀军国重臣,或者巨富大家,九哥还真不敢。不是杀不掉,而是逃不脱。

“先生,您好!”

一个声音突然传入九哥的耳中,循声望去,一个身影从出境大厅柱子后站了起来,走向九哥。

来人身穿白色下T恤,外面套一件廉价黑色外套,脚蹬一双运动鞋,穿着牛仔裤,浑身精瘦,脸色黝黑,眼睛却炯炯有神,微笑着走向九哥。

便衣!带枪便衣!不是派出所或刑警队便衣。

我露出什么破绽了吗?

“您好!您是在叫我吗?”九哥微笑着看向对方。

陈明长有一双鹰眼,对三教九流各地风土人情特别熟悉。即使已经是副处长,也长期在囯际机场、火车站、汽车站做便衣。总是在不经意的地方,蹲着观察走过的人。

许许多多经过多重检查的人,最终都被陈明盘问出问题。

有一个逃犯经过安检之后,长舒一口气,并低声说了两个字“好彩”,被陈明截住盘问,对方说自己是土生土长的星沙人,陈明立即知道对方在撒谎。“好彩”是粤语的口头禅,只有土生土长的老广,才会脱口而出说“好彩”。

“是的,是我找您!”陈明边回答边从外套里掏出证件亮给九哥看。

“哦,警官,请问有什么事?”九哥看了一眼证件:陈明,38岁,特级侦查员,公安厅。

“例行检查而已,请出示证件。”陈明收回证件,故意上下左右的审视着九哥。

一般人突然被警察叫停盘问,都会紧张,都会完全配合,脸上挂着讨好的笑容,腰会微微弯曲。

而面前这个人,脸上挂着笑容,但是不是讨好的笑容,他的腰笔直,头也挺得笔直。

一身的名牌,但皮肤偏黑,富有弹性,不象养尊处优的富人,刚才走路的时候,富有韵味,脚后跟绝对不完全压地,双手也是小幅摆动,绝不把动作做死,随时准备暴起反击一般。双手又粗又厚,是个武功高手。

“哦,泰国华侨陈鸿铭。来华夏旅游?”陈明看完九哥的护照问道。

“哦,,,不完全是旅游。现在华夏各行各业发展迅速,我也想回祖国看看,有没有机会。”九哥收回护照,感觉周边十米之内,起码有两双眼睛在盯着自己。那种盯视给人的感觉,九哥很熟悉,哈哈,左后方、右后方各有一个。

“经商?”陈明追问。

“不,自由博击、泰拳。”九哥伸出双手到陈明面前,“你看,三指齐平,满手老茧,想在祖国开一家博击俱乐部,呵呵。”

陈明看看对方的双手,听着对方自然的笑声,对方不露声色之间,完美的解释了自己刚才的疑问。

有钱穿名牌,是博击赚来的。手脚粗重皮肤粗黑,是练武造成的。走路的防御性,也是博击高手的习惯使然。

“祝陈先生顺利!”陈明突然用泰语说道。

“祝陈警官顺利!”九哥双手合十也用泰语对陈明说。

“再见!”

“再见!”

陈明看着转身离去的九哥,脑海中的疑虑虽去,但心中的直觉仍然在报警。

可惜,没有什么证据。

“三号,通知接应小组跟踪刚才那位男子!”陈明思虑片刻,做出了决定。

九哥拿到行李,来到出口,上了一辆绿色出租车。

“这些差佬的警惕性还真高。”九哥看向后面跟上来的一辆白色轿车,心中计算着。

“下一个路口,这辆车该拐弯离开了,接应的车上来。”九哥心念道。

果然,红绿灯路口,跟着的白色轿车向右拐了。

而九哥的的士继续向前,后面一辆灰色轿车又跟在后面。

“都是一个学校教出来的学生。”九哥轻蔑的笑了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