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213,逼供邱有声

邱有声经过千彤身边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瞟了几眼千彤。

长期江湖厮混的经验告诉他,这个表面漂亮迷人的女孩,身形干练,是个练家子。对他充满了敌意,若有若无的散发出一丝丝杀气。

“又犯老毛病了?见了漂亮妞就走不动道!贱!”刘蕙本来对千彤的美丽就有天生的敌意,见邱有声不时的瞟一眼千彤,不禁指桑骂槐的口出恶语。

千彤本来就对邱有声愤恨之极,此时听刘惠出口伤人,一声不吭,右手食中两指闪电般点向邱有声的前胸处。

邱有声一辈子混在江湖,见千彤杀气外露早就在暗暗戒备,千彤右手一点过来,便立马将竹筐抛向千彤,自己双手连连在胸前画圈,想封住千彤的右手,绝不料千彤的右手却是虚招,左手已经点中了邱有声的肩井穴。

邱有声如遭电击,浑身瘫软的躺倒在地。

刘蕙刚刚准备开口骂千彤,突然发现无法发声,哑穴被点。

千彤点中刘蕙,却没有停歇,反而飞也似的朝最近的一套住宅跃去。

原来黎丽萍本来就在偷偷地观察邱有声和刘惠。见千彤突然出手打倒邱有声,便猜测两人的行藏底细被人发现。

顾不得想是条子还是道友,匆匆的从后面窗户里跳了出去。

不及站稳,眼前人影一闪,浑身一麻,也瘫坐在地。

此时,千彤的保镖们纷纷赶了过来,把黎丽萍拎起放到邱有声身边。

小区里一些居民此时走过来围观,纷纷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有什么纠纷?怎么把邱有声夫妇打倒在地?

“这两个人是潜逃的罪犯,是贩卖人口的恶棍,他不是你们本地人吧!”千彤指着邱有声夫妇娇咤一声:“我们已经报警,警察马上就到!”

千彤此时口念秘诀,两条淡淡的灰色因果线连向邱有声夫妇,将安笠的因果线连过来,寻找安沁的线索。

首先发现黎丽萍有个妹妹叫黎梅花,不久前与安笠有不浅的交集。

然后发现,邱有声的手下拐骗了安沁安芯,安芯卖到了粤州,而安沁被带到江城交给了邱有声。

此时,安沁的经历又与旁边那个少妇刘蕙发生了交集。

刘惠,此时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她一直寄人篱下,就是要为惨死的妹妹报仇,为自己出气,今天,机会来了。不过,她也明白,和邱有声的孽缘走到了尽头,她自由了,可以回蜀州老家了。

刘蕙见千彤睁眼看向自己,不停的对着千彤点头,满脸的感激之色。

千彤拍了刘蕙一掌,刘蕙只觉嗓子眼一松,“。。。让我讲话,让我讲话”冲口而出。

“你八年前的夏天,有没有见过一个湘州女孩安沁?五岁出头。”千彤厉声开口先问,这个刘蕙也是邱有声的小帮凶。

安沁?湘州?五岁?女孩?夏天?刘蕙脑海里如电影般闪过一个个画面。那时自己十三岁,妹妹已经惨死两年,哦,自己正在江城火车站一带,带着一帮男娃女娃乞讨。

邱有声贩卖婴幼儿的网络遍布大半个华夏,几乎每天都有幼儿被带到江城又被带走。

安沁?安?

“小姐姐,这个安沁是不是有一个三岁的弟弟?”刘蕙的思路猛然定格在一个黄昏,一个廋弱的女孩,披头散发的站在自己面前,“胡须勇”交代这是新来的,要刘蕙赶紧带她出街乞讨。那个女孩口里却是不停地念叨:“都怪我没有拦住弟弟!”“都怪我没有拦住弟弟!”

“想起来了?”千彤语音急迫。

“有印象。这个女孩刚来时不停的念叨着都怪我没有拦住弟弟,而且姓安的人比较少,就记住了。”刘薏边回忆边答:“后来这个小女孩是我带,她告诉我家在星沙,家里有爷爷奶奶哥哥,妈妈是教书的。”

“是她吗?”千彤拿出从安笠处拿来的安沁照片,递给刘蕙看。

“有点眼熟,但不敢肯定。”刘蕙对千彤的手段心生畏意,只能实话实说。

“待会警察来了要一五一十的老实交代,否则,我饶不了你!”千彤瞪了刘蕙一眼,转身来到邱有声跟前。

邱有声见千彤一招便制住了自己,知道自己碰到了世外高人。

只是不明白,一个大户人家的小姐,带着一帮保镖,开着一水儿的豪车,怎么会跟自己这样的江湖人物结仇?自问过往,并没有打过任何大户人家孩子的主意,都是针对小门小户人家的孩子下手。

而且这两三年,自己基本上金盆洗手了。

此时再问怎么找到自己的?为什么要找自己,或者怎么隐瞒自己的过去?都没有什么意义了!

这种人出手,往往是一击必中!

“这个女孩卖去哪儿了?”千彤拿着安沁的照片问邱有声。

邱有声仔细看了半天,又认真回忆,摇了摇头:“对不起,时间太久,过手的小孩太多,不记得了!”

“记住了:八年前,湘州五岁女孩安沁和三岁弟弟安芯。安芯被卖到粤州!”千彤一字一顿地对着邱有声清声喝道。

邱有声迷茫地看着千彤,说得再清楚我也想不起来啊!

“啊!”邱有声猛的惨叫起来,一种抽筋敲骨似的疼痛,从身体深处涌出,很快遍布全身。邱有声双手不停地抖动,似乎要抱住什么,却绵软无力。身躯左右扭动,五官扭曲变形,呼痛声嘶嘶不绝。

旁观的人本来对邱黎夫妇是人贩子,便想挥拳相向,此时见邱有声被千彤点了一指,便惨呼不绝,不禁感叹“活该!”“恶有恶报”。

只有劲劲被惨叫声惊醒,叫了一声“爷爷”,刘蕙便将劲劲转了个方向,避开邱有声。

千彤此刻屏息默念密诀,将邱有声、安笠、安沁三人的因果线,全力向邱有声的记忆深处涌去。

人在极端痛苦的时候,意识上的防御最为薄弱,告诉他一些线索,意识深处潜藏的记忆便会显示出来。

灰色因果线慢慢伸展,邱有声浑身汗出如浆。

陕州西京贾平凡!

因果线指出地点人名后,便不再前行!

千彤在邱有声的左右肋各点了一指,邱有声痛感顿去,惨叫声停止,浑身脱力一般双眼无神。

“记得陕州西京贾平凡吗?”千彤又是厉喝!

“记得记得!贾平凡是我西北一线的合作伙伴!”邱有声赶紧打起精神回答。

这姑奶奶人比花娇美,手段却是老辣狠绝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