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212,发现犯罪团伙头目

安笠看小七不停的啃食,小小的身躯上一道道流光来回飘拂,有规律的波动清晰的传到安笠的脑海。

眼见蓝色晶体越来越少,小七身上一瓣黑色的斑点变得通红透亮,波动力度明显提亮。

“安少,我得消化调养一下了。你也赶紧吃吧!”小七把安笠手上的晶体残渣吸食干净,飞回安笠头上休息。

那就吃了吧!

安笠将蓝色晶体丢进口中,吞入肚中。片刻之后,一阵阵清凉的感觉如浪潮般冲向冲向大脑识海,隐约间似乎有一种欢快的气息:

哦,这就是精神力吗?

安笠闭眼努力内视,发现那清凉的感觉到达识海之后,迅速融入识海,如流水汇入江河一般。

同时,从识海中溢出一股淡淡的力量,迅速弥漫五脏六脏、五官四肢,迅速与它们融合。

瞬间,安笠感觉大半天的疲惫完全消除,浑身充满活力,如雨后春山。

随着精神力量的突然増长,安笠感觉大脑与身体联系更加密切,指挥反馈更加快速自然。

“老板,仁庐到了。”陈武的话打断了安笠的思考。

“让大家在门外警戒就可以了,你们俩搬东西跟我进去。”安笠吩咐陈武李淼等人。

安笠走到车尾厢,也许是精神力快速增长有点小兴奋,笑着让陈武李淼将十箱茅台酒放在左右双掌之上,矮身穿过院门托着往里走。

“其他的食物什么的你俩拿进来。”安笠边走边平静的吩咐着。

一箱茅台酒也就7.33公斤,总重量也才73.3公斤,每只手这点负重对现在的安笠是小儿科,控制好平衡才是关键。

一箱茅台高25厘米多,五箱高度接近1.3米。手掌张开的长度,也就15厘米,宽十三厘米,要控制好平衡,不摇晃跌落还是不容易的。

走到院子里,曹仁怀丹江措两位老人正坐在大樟树下的石桌旁。见安笠双手托着一人多高的十箱酒,曹仁怀笑着说:“这孩子玩兴重啊。”

丹江措却狂笑道:“安笠,把酒全部扔过来!”

“好咧!”安笠笑着一运劲,力贯双臂,只见左右各五箱酒如虹桥般向二十米开外的石桌射去。

手里拎着各种大小食盒包裹的李淼,一声惊呼,只见一个六十多左右的肥胖和尚,违反自然规律般的从椅子上跃起庞大的身躯,左右手在每一个箱子上都快速灵巧的拍了一下,两边酒箱如两线飘萍般旋转着轻轻叠放到石桌前。

而胖大和尚如乳燕投林般,快速飞回了座椅。

“这两娃娃,发什么呆!快把和尚的肉食送过来!”

李淼陈武就听见一个柔和的声音直往耳朵里钻,赶紧把东西放到石桌旁。

“让你们受累了,和尚也不欠你人情,师弟,我一掌你一指还了他们的人情。”丹江措说罢在李淼后腰们轻拍了一掌,而曹仁怀则点了陈武左肩一指。

“你们先出去吧。”安笠站在两位老人身后,对陈李二人说道。

待到两人身影消失,丹江措开了一瓶酒,闻了闻,“二十年,还不错。”咕噜咕噜喝了几口,对安笠说道:

“你今天神完气足,精气外溢,有什么奇遇啊?”

“丹爷爷,是这么回事。”安笠将路上发现的事讲了一遍。

“看来有些怪物的野心不小啊!”丹江措对曹仁怀说。

“这么些年,大家的沟通少了,有误判很正常。何况年轻人都上来了,只怕又要乱一阵子了。”曹仁怀仍然笑咪咪的说道。

“安笠,来,你昨天那个点穴是不是用了别的什么手段啊。”丹江措想起昨天安笠拍了拍徐小冬的肩膀,徐小冬立即如哈巴狗似的跟在安笠后面,并不是单纯的点穴,当时和曹仁怀还议论是精神控制还是迷魂术亦或催眠术?

现在趁机弄清楚!

安笠心想,丹爷爷曹爷爷也不是外人了,可以告诉他一点秘密。

“丹爷爷,曹爷爷,我还用精神力控制了一下他的心神。”安笠微笑着说道。

“你是说控心术?”

“不是催眠术!”

“你是怎么做到的?”

两位老人先后惊问。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催眠术。当我用内力点他穴位时,将自己的精神力附在内力上,打入他的穴道,精神力会随之进入他的大脑,,,。”安笠解释说。

“你怎样将念头与精神力融合呢?”

“我先将念头如电脑程序般编好,然后用不同厚度的精神力包裹着,再,,,,最后内力如运输工具一般,将念力包裹送到对方识海。”

“这么简单?”

听完安笠的解释,两位老人一头雾水。如何将念头编好却不崩溃?精神力如何做到滴水不漏般的包裹念头?包裹到达对方识海如何不被吞噬排斥变异?

一连串的疑问出现在两位老人的心头。

但安笠运用的确是真的控心术!失传已久的控心术!

两位老人对视一眼,丹江措压低嗓音对安笠说道:

“此等秘术以后不可对第三人说,也不可在大庭广众之下轻易使用。”

安笠看到两位老人的郑重之色,严肃的点了点头。

控心术这么重要的吗?

那就来谈谈药品投资的事儿吧。

江城温泉市马桥镇。

千彤驾车来到镇边上的一座老旧小区里,靠在车门外观察着四周。

安沁的因果线淡淡的连接了这里,千彤循迹而来。

这里十有八九有当年贩卖过安沁的关联人。

这时一个少妇背着一个孩子从农舍里出来,后面一个中年男人拿着一个竹筐,象是去菜园子。

少妇眉头紧锁,似有重重心事,但眼神坚毅,似有无限的渴求,背上的男孩已然熟睡。中年男人骨架宽大,应该孔武有力,只是眼带桃花,脚步虚浮,显然身体已经耗损严重。

当男人从千彤身边经过时,因果线浓郁了少许。

千彤口念密诀,灰色因果线迅速连上中年男人,许许多多的信息涌入千彤脑海。

我呸!呸丨

千彤看完信息连啐了两口,内心恶心得不行。

那少妇叫刘蕙,中年男人叫邱有声。邱有声却原来是少妇的义父,那小男孩是两人的儿子劲劲。

邱有声的老婆黎丽萍和刘惠母子同在一个屋檐下生活,劲劲称邱有声夫妻为爷爷奶奶。

乱伦恶心!

更让千彤怒火中烧的是,邱有声夫妇,竟然都是长年累月贩卖婴幼儿的犯罪团伙头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