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210,安笠的反思

安笠与蒋英良通完电话,发现蔡英华给自己发过短信,说葛伟东在东交所打了五万手铁矿石多仓。

看来自己的行动瞒不过这些业内的明眼了。

但是上午那个时候开多,只怕不妙,难免被爆。此时回电话也不知道葛伟东忙完了没有,还是等他来电吧。

只是他为什么总是用蔡英华的电话呢?

安笠随手翻到自己的国投帐户,资金余额:28054367823!

早上一个偶然的冲动,竟然赚了一百七五亿!美刀!!

哦不,还有红笠资本那儿赚了四亿六千万!美刀!!

翻译成软迷币就是1170亿!

相当于某个千万人口的大都市,一年的财政收入!

遗憾的是陈杰的帐户,本来可以多赚三十亿美元。

本来因为市场平静,自己偶然心血来潮,无事生非,无中生有,凭借战无不胜的金钱嗅觉杀入东交所,竟然大捷。

当然薅倭人羊毛就对了,谁让倭寇欺负我们的祖先呢?以后要常去,让他们为他们的祖先还债!

安笠拿过计算器,国投帐户上百分之四十是属于自己个人的:一百七十亿减去本金五十亿,刚好一百二十亿。四成就是四十八亿美元。

陈杰帐户上原有十七亿美元本命,现在是三十七亿,自己为他赚回了二十亿,百分之二十五是自己的分成:又有五亿美元。

国投这边总分成:五十三亿美元!

MG!344亿软迷币!

几百亿?这么多啊!

安笠有点不淡定了!

红笠资本境外帐户、国内账户,个人国内帐户,统统算一下!

居然有380亿软妹币!还都是特别容易变现的股票期货!

安笠点开福布斯排行榜,380亿排在78位!

才78位?有点低了啊!华夏有钱人这么多?

一看第一名小马哥:4000亿!

才人家的十分之一啊!

“轰隆隆”一声巨雷在安笠窗外炸响,仿佛在说:你小子够了哈!再这样雷公要轰你啊!你怎么不说你才十八岁!你怎么不说小马哥十八岁还在吃泡面!

安笠双手作揖,朝窗外拜了拜。

“轰隆隆”又是一声巨响,一道闪电从妙高峰处飞出,“哗啦啦!”大雨如注!

倭人为什么一根筋非要作空呢?为什么非要把价格打到远离价值的地步呢?

也许倭人的性格就喜欢走极端吧。什么神风敢死队,什么一亿玉碎,什么自杀森林。就是男女那点事,也整出一个产业,花样万出!还有饮食中加尿、加屎、加黄金!!!

想到这儿,安笠有点理解今天倭人的做法。

自己的本土,当然要维护一下本土市场的尊严。七十多年了,倭国的发展顺风顺水,不免心骄气傲。

对我们华夏人,可能骨子里还瞧不起。总认为华夏人穷,不团结,容易妥协。

哈哈,今天我安少就给你们上上课,华夏人也有一往无前的勇气,一直都是盘龙而已!

当然,现在回想交易过程,想想其中的风险,今天自己主动杀入东京所,也是冒险了。

一是完全不知道倭国铁矿石的供需状况,一拍脑袋,以华夏这边的价格衡量倭国那边的价格。

实际上倭国六大财团,分别持有三大供应商的股份,大致在百分之十五。也就是说,倭国在铁矿石供应、价格上,有相当大的发言权,并不象华夏,完全受制于人。

而且,倭国一年铁矿石需求量才一亿吨,可今天在主力合约九、十两月的交易中,涉及的铁矿石高达三亿多吨!

第三,以为自己资金实力雄厚,相对于一天六千多亿的总金额,自己资金占比才百分之二点五。

国际上比自己更有实力的投资者比比皆是,在国内自己打完这一仗才排七十八名,以前更是排不上号。

应该说双方都疯狂了!

价格脱离市场!供应脱离市场!

如果不是凭借金钱嗅觉对市场的精确感应,自己迅速打爆对方,否则对方通过股东关系,直接用实物交割,怕是自己一毛钱都赚不到,反而难以平仓脱身。

太险了!太侥幸了!

虽然如此,能打爆对方,也是实力的体现。

凭一己之力,统一国投的交易力量;没有金钱嗅觉的指引,坚信市场规律,大胆建仓;以主仓的力量,最后与对方决战,并战而胜之。

“叮铃叮铃!”电话铃声打断了安笠的思路,蔡英华来电。

接起电话,却传来葛伟东的声音:“安笠,是我,葛伟东。”

“东哥,忙吗?”

“哈哈,和你一样忙。怎样?今天把小鬼子打爆了吧?”

“是啊,泰山压顶,摧枯拉朽,哈哈哈哈!”安笠此时在自己人面前,畅快的笑了起来。

“看把你小子得意的!安笠啊,你这个泰山压顶,可是把我那五万手也压爆了,损失不小啊。”

“东哥,你就别在我这儿叫屈!你五万手虽然爆了,那可是小鬼子干的。我猜你后来变本加厉干了把更大的吧?”安笠信心十足的问。

“那是必须的!价格跌到六百多日元,也是亘古未见啊!送货上门,岂有不收之理。哈哈哈哈!”葛伟东也是肆意的大笑起来,后来十万手,除掉上午爆仓亏掉的,倒赚了八亿美元。

“东哥,什么时候有空,请你喝酒!”安笠隐约感觉葛伟东有什么事瞒着自己,决定投石问路。

“等你这一邀请好几天了。你小子新居入伙,新公司开张,可都是没请我啊!”葛伟东调侃道。

“东哥,我听燕子说到63楼发请帖,你们的工作人员可是收了啊,你不来我还没怪你呢!”

“这几天老哥确实俗务缠身。过几天回去找你!”

果然,葛伟东不在星沙。

莫非是操控市场、内幕交易的事件爆了?又说过几天回来?

狐疑之中,发觉肚子有点饿了。拿出几粒君子丸扔进嘴里,立即,饿意顿消。

有钱了,药的投资要加紧。

“曹爷爷,你们在哪儿?我想就清丽丸清脑丹的投资问题,向两位爷爷请教。”

“安笠啊,我们都在燕沙街这儿,过来吧!”曹仁怀慈和的声音传来。

“好,我一个小时后到。”安笠回道。

安笠通知李淼、陈武备车,准备出门。

一行人先去稻香村买了些卤牛肉、猪蹄、蹄膀、烧鸡、卤鸭、卤鸭肫,再去烟酒专卖店,拿了十箱二十年茅台,一下子上百万没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