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204,六大财团联手

十分钟刚过,六大财团的是委托代表参加的视频会议已经开始。

“是我们的邻居东方大囯投资者!他们左积极做多!”劝银财团控制的川崎制铁会长秋田桧有些激动的说。

如果铁矿石价格上涨到一定高度,会严重影响川崎制铁的利润和竞争力。

的确,华夏人很少在倭国进行证券期货投资,他们大多喜欢去北美、西欧市场。

东京市场大多是六大财团和鹰酱的高盛、摩根控制。

今天,华夏投资者大举进入东京工业品期货投资,实在是出人意料。

“太鲁莽了!这些华夏人还是那么没礼貌!不知道这儿是我们的主场吗?”三井财团的常务专事横山晋也有些激动。

“三大供应商没有什么情况发生吧?汇率呢?国内和华夏供求关系判断有变化吗?运输方面仍然稳定吗?国际局势也没有突发事件吧?”三菱财团的副会长小山昌二比较冷静的询问。

毕竟,事出反常。华夏人突然挟巨资投资单一品种,似乎有必胜的把握。

“小山君,上午华夏国内铁矿石期货交易价格波动剧烈,平开后几乎跌停现在又涨停。其他方面没有什么变化。”住友银行的细川是这六人中的小字辈,介绍了一下情况,回答了小山的问题。

“目前数据判断,入市资金在十亿美元左右,那么,后备资金在二十到三十亿美元之间。”富士银行负责投资的副会长石田茂补充道。

小山听完,“如果基本面没有什么变化,那我们维持原来的铁矿石长协价格判断,即一千三百日元。”

依次看了看其他五方的代表,见三和财团神户钢铁会长川崎渊似乎有不同意见,便问道:

“川崎君,请发表意见!”

川崎渊哈了一下腰,“现在华夏是全球炼钢霸主,他们的产能决定了铁矿石的价格。而华夏人的经济管理一向神秘,我们慎重为好。”

大家明白,川崎渊在暗示,华夏的需求出人意表,也许铁矿石价格会继续向上,不宜情绪化的做空。

“川崎君过虑了!前不久华夏钢协的单副会长公开宣示过,今年长协价格只会稳定增长,公开驳斥了外界涨价百分之三十的传言。”横山晋等川崎话音刚落立即发言反驳。

“是啊,那可是代表官方的意思。”

“不可能短时间内出耳反耳。”

“是有点多虑了?”

“华夏人贸然出击,我们无论如何都要反击!”

横山晋的发言,获得了多数人的附和。川崎动了动嘴唇,最后低下了头不吭声。

小山昌二见川崎渊屈服,便用坚定的语气宣布:

“在判断铁矿石价格一千三百日元的前提下,我们共同出资,坚决反击,吃掉华夏人的三十亿美元。

即使环境因素不利于做空,我们也要利用资金优势,强行做空给他们一个教训!”

见大家都点头同意,小山继续宣布:

“第一期大家出资六十亿美元,以一倍的资金足够吃掉对方。今天中午十二点前到位,交由野村证券负责抄盘,收益按出资比例分配!

另外在明天中午十二点之前,再准备六十亿美元,形成狮子博兔的绝胜态势!”

“同意!”

“同意!”

“会长英明!”

。。。。。。

安笠不知道,自己在平静的倭国投资市场,即将引起一场巨大的风暴,仍然按步就班的继续开仓做多。

眼见价格来到一千五百六十日元,涨幅达到百分之二十,金钱嗅觉发出明确的“下跌”信号,安笠赶紧平仓并开始做空。

由于没有什么对手盘,安笠的平仓与开仓并不顺利。

价格打到一千四百日元,也不过平掉了百分之四十的多仓,而且明显有机构也在开空仓。

却说东京的一座大厦里,野村证券期货部总经理小野直呼“奇怪!”“不可理解!”

当铁矿石价格涨升势头正盛之际,小野正准备通知下属开始空仓,价格却开始滑落。

等到小野正式开始做空,价格却急剧下跌。让小野有一拳击在空处的感觉。

“对方这就获利出局了?又开始做空?"小野看了看统计数据,多方的主力仓位还在,但做空的也不少。

考虑片刻,小野还是决定继续开空,打到一千一百日元以下,完成客户的任务,先把华夏人的多单打到亏损乃致爆仓。

于是,市场上出现了一边倒的局面,价格很快跌穿一千三百五十日元,并且继续下滑。

市场上的中小投资者也纷纷跟进。

此时,安笠的大部分多单固然开始亏损,但毕竟高位平掉了一小半多单,并在最高点开始做空,空单的获利远远超过多单的亏损。

加上多单部分的赢利,已经获利三亿美元。

而野村的空单平均价格约一千四百日元。

等到价格到达一千二百日元,小野终于发现不对劲。

“华夏多头怎么不止损啊!难道就这样硬抗?莫非空单也是同一拨华夏人的?那么既开多又做空他们投资我国期货市场有何意义?”

“不管他,先打到一千一百日元再说,必须完成客户的委托!”

小野下定决心,继续往下做空。

安笠则一直保持着空多单的相对平衡。

很快,一千一百日元的价格达到。

野村证券一方开始停止开仓,价格开始小幅波动。

“上涨!”金钱嗅觉发出信号!

安笠立即飞快的平掉空仓,并开始做多!

“小野君,华夏人又开始做多了?我们行动吗?”下属来电询问小野。

“暂时不动,诱敌深入,到一千三百日元再猛烈反击!”

安笠一路平空仓一路做多,刚才凶猛的做空似乎消失了,价格渐渐上涨到接近一千三百日元。

“到达一千三就准备做空,快速反击到一千一百日元!”小野再次下令。

一千二百九十五日元,一千二百九十四日元,一千二百九十二日元,,,

价格在即将到达一千三百日元之际,却掉头开始回落。

明显,安笠又在平多做空,又开始第四波收割。

小野看到价格在一千三之下掉头,大骂“八格”,“有内奸”。

对方的操作太精准了,似乎完全知道自己的操作计划,小野心里不断的盘算。

“安保部吗?请仔细检视今天上午铁矿石小组有没有人对外联络?拜托了!”

小野思虑再三,还是决定向安保部致电求助。虽然有点丢脸,但为了最后的利益,顾不得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