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202,牛鬼蛇神

安笠知道,一个人如果肌肉流畅,皮下脂肪含量极低,全部都是刻苦自律训练出来的。

“你喜欢财务工作吗?”安笠集中精力问道。

郁晴觉得有一股沉重的气势笼罩着自己,有点心闷气短头晕。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稍微舒服一些,略抬了一下头,婉转说道:

“我从小就喜欢数字,长大了就报考了财院读会计专业,一直喜欢做财务工作。而且财务工作直接与钱打交道,很刺激不是吗?我,,,”

郁晴不紧不慢的说着,可安笠和室内另外两个新员工,却发现郁晴的鼻子里正一点点地流出鲜血,有两滴已经快要滴下来了。

安笠还发现,郁晴的眼睛也在逐渐变红,眼球明显的正在充血。

旁边一个男生从裤兜里拿出一包纸巾,递给还在娓娓讲述的郁晴。郁晴一愣神,似乎清醒过来,觉察到鼻端的异样,赶紧掏出一张纸巾擦拭起来。

安笠看出来了,郁晴似乎被人控制了。

在自己读心术的压力下,郁晴的心防有被攻破的迹象,对方的控制力度也很强,于是,郁晴的身体有点hold 不住了。

“你去休息一下吧!”安笠看着郁晴,对方正盯着纸上的鼻血发愣。拍了拍郁晴的肩膀,一颗精神导弹已经射进了郁晴的脑袋。

“对不起,安总,我有点太紧张了!”郁晴向安笠弯腰致歉,转身走了出去,步子轻松富有韵味。

果然是练家子呢!

安笠走回自己的椅子上坐好,刚才递纸巾给郁晴的壮实男士,接触到安笠的眼神,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笑着说道:

“报告安总,我叫孙仲景,是安笠会成员,今年25岁,同济大学医学博士,应聘公司医药部。我最大的愿望是让医生失业、医院关门。”

这个孙仲景,倒是主动自信,只是他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呢。

安笠从孙仲景的心中读到,他最大的愿望竟然是让华夏****!

看来又是一个汉奸了!

“讲讲你的经历吧?”安笠很想知道这个孙仲景是哪一方面的人?

“好的,安总。”孙仲景略略回忆了一下,然后答道:“我十五岁就去澳洲留学,在圣荷塞读完高中,就入读墨尔笨大学医学院,,,”

孙仲景内心展示在安笠面前的是却是另外一离经历:十五岁赴澳洲留学不假,但十六岁与一帮华裔少年结成帮派,经常在街头打架斗殴,聚众吸食大麻、冰毒,敲诈勒索游客,被警方抓获起诉。

其间,被澳洲情报部门达成合作,警方撤销案情,孙仲景成为情报局特工,并利用假期,接受了六个月的特工训练,然后进入墨尔笨大学学习,打入华夏留学生组织,成为职业情报员。

大学毕业后,回国到同济大学硕博连续,继续充当情报员。

现在己经是上尉了,年薪达到二十五万澳元。

“你除了医学还有什么特长吗?”安笠想好好盘盘孙仲景的底。

“很抱歉,安总,我只热爱医学,我会为医学贡献我的全部生命!”孙仲景慷慨激昂的表白着,右手边那个男生一脸景仰的看着他。

而安笠忍着要呕的冲动,发现孙仲景除了医学方面是专家,电脑水平也很高,另外,枪法、机械、博击都有很高水准。

“你一个医学博士,来我们公司干吗呢?”安笠想知道,澳洲情报部门将这么优秀的特工派到红笠投资,到底有什么目的?

“报告安总,我是你最早的粉丝,一直关注着你的一举一动。红笠投资一招人,我孙立刻报名了。一方面希望可以近距离接触偶象,另一方面,相信安总在医药方面的投资,一定也会大放异彩,一定有我发挥才能的地方。”

旁边的男士的心中充满了羡慕嫉妒恨!孙仲景太优秀了,太会说话了!以后一定要好好巴结他!前面四个人中,只有他与安总的对话最多最直接。

而安笠内心充满了苦涩,想不到这个孙仲景到红笠投资来,竟然和昨天妙高峰上那两个中情局的特工一样,都是来对付自己的!

想必还有別的国家的一些特工也潜伏在自己周围,同样预备着对自己不利。

我只是炒点股票、投机点期货赚钱,用得着这么兴师动众的吗?

哪里有什么智能交易系统嘛?只是一个金手指"金钱嗅觉"而己!

哦,不!“金钱嗅觉”应该比智能交易系统更高档一点!

如何处理这货呢?

安笠沉思了一会儿,把傅小燕叫进来,指着孙仲景说道:

“傅小姐,孙博士非常优秀,我看值得重用,工资待遇也应该更优厚一些。”

孙仲景听了安笠的话,脸上装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内心却在暗自得景:好歹我也是训练有素的优秀特工,心理学、话术都是必修课,对付你这样一个乳嗅未干的毛头小子,还不是手到擒来?

也真是搞笑!还要重用我,给我涨工资,不知道我是来杀你的吗?难道这就是传说中被人卖了还要帮着数钱的货吗?

安笠内心冷笑,嘿嘿,我是用几个臭钱来买你、你的拍挡、你的上下线的命,知道吗?也许那几个臭钱都不用花呢?当然了,你还要充当我初级精神控制术的试验者,也就是小白鼠。

傳小燕哪里知道他们两个的心事,见安笠严肃郑重的神色,孙仲景一脸的兴奋,打趣的说道:“当然了,不是特别优秀的人才,那能入得了胡董和本小姐的法眼。”

安笠内心哭笑不得,你们俩人品实在是太出众,怎么一下子看中了这么多特殊的人才呢?

表面上却是笑道:“你和胡董都是伯乐!看中的都是千里马。”

边说边将编好的一长串精神力导弹,打入孙仲景的脑海。

眼看着孙仲景装着感激莫名的样子,又对自己行礼如仪,和傅小燕一起走了出去。

一路走好!不送!

安笠虎着脸坐回座位,最后一个男士调整心情,脸上露出最自然的笑容,准备向安笠行礼。

安笠用手势制止了他行礼。

“这个又是哪路神仙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