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20,二师兄的师弟

“嘀!恭喜宿主!【富有的绅士】任务已经完成!”

“任务说明:作为一个有品味有修养的绅士,必须拥有独立的经济能力,在各种消费场合中,满足自己的需求。”

“宿主已经提前三天赚取一万元。”

“任务奖励:体质+1,魅力+1。任务提前完成奖励:金钱嗅觉+1。”

金钱嗅觉是什么鬼?只要哪里有钱鼻子就可以闻出来?

胡志红看着安笠珍而重之的将一百元叠好仔细放进衣袋,心想,穷人家的孩子就是懂事。看着安笠,浑身干净清爽,让人一看就觉的亲近。如果自己的弟弟象他就好了!

“谢谢师兄,我去吃饭了!”

安笠的话让胡志红一下子清醒过来。自己这是怎么了?市场杀手怎么一下子心神失守了!

“早去早回!”胡志红将笑容从脸上抺去,淡淡的说道。

“好的,师兄!”

。。。。。。

半岛大厦三楼西餐厅,傅小燕穿着清雅的工装走了过来,看见安笠笑咪咪的从门口迎了过来,举手投足之间,自有一种别样的味道。

“小燕,你选的这个地方太好了!简直是为我而设。”安笠一边引着傳小燕往里走,一边笑哈哈的说。

“你喜欢吃西餐?就是有点贵!”傅小燕转过身,见安笠走在后面,拉了安笠一下。

安笠只觉一阵莫名的香气扑面而来,好闻的味道让安笠心神一荡。一阵滑滑的感觉从手上掠过,回过神时小手已经离去。

“不是喜欢吃西餐,而是喜欢吃自助餐。一会儿你就知道贵不贵了!”安笠好久才想起来要回答傅小燕的问题。

傅小燕白了安笠一眼,这小帅弟说的话怎么听不懂呢!188一个人,两个人就小四百元,十分之一的工资一餐饭就没了。却还说一会儿才知道贵不贵!

“坐这儿好吗?”傅小燕指着一个临窗卡座对安笠说。

“好,远处有雪山,近处有雪人。”安笠一边照顾傅小燕入座,一边胡诌了一句。

“这句象个文化人说的。”傅小燕被安笠照顾得很舒服,已经收到了周围女性一片嫉妒的目光。

“你先去拿吃的吧,你赶时间。或者你要吃什么,我帮你拿。”安笠坐到傅小燕对面问道。

“我去拿吧,怕你拿多了吃不完。”

“放心拿!有我在没有吃不完的东西!”

“是哦,你是二师兄的师弟呢。”傳小燕想起昨晚上安笠一个人吃了一百多串烤串,心中莞尔一笑,餐厅中众多男生刀叉坠落。

西餐厅一个包间内,葛伟东指着窗户外的傅小燕戏谑地对一个金发男子说道:“亲爱的冯,你的中国小情人给你找了个竞争者,当心被戴绿帽子哦!”

刘振兴将叉在叉子上的牛排塞进嘴里,嚼了几下吞了下去,又用餐布抹了抹手,然后说道:“这个湘州妹子好辣,接近容易,彻底征服很难。”

“不是吧?你一个德国贵族,人品、家世、学识、品位、财富,都是人中上上之选,还没有拿下一个下层贫民女子。”葛伟东有点惊讶。

这个中文名叫刘振兴的人,其实是个德裔澳洲人。二战时他爷爷是德军中高级文职军官。战争结束后,侥幸逃脱惩罚,移民澳洲。刘振兴的真名叫冯·索布恰克。取刘姓是因为他认为刘汉是中国最伟大的王朝,刘也是皇族的姓氏,就如冯是德国皇族姓氏一样。

刘振兴打心眼儿里瞧不起葛伟东,说话大大咧咧,总是喜欢以财富多少评论人,活脱脱一付暴发户嘴脸。但是,偏偏他的嘴里能漏出很多有用的情报。

“佛教说重要的不是结果,而是过程。”刘振兴边说还是往窗外看了一眼,发现餐厅中许多男士总是若有若无的盯着傅小燕看,有几对情侣明显气氛不对。

“葛老板,今天上午有什么好仓?”刘振兴昨天拿到有关情报后,稍加整理,连夜用特殊渠道发到了澳洲,希望从葛伟东的动态中,证实那份情报的真实性。

“啊,今天空了铁矿石,多了石油。冯,你有什么建议?”葛伟东总觉得刘振兴的公司不伦不类,一年的营业额不大,但花费不少。刘振兴也总是四处旅游应酬,心思似乎也不在生意上。

“铁矿石应该涨吧。华夏基建规模那么大,钢铁需求一定很旺盛,铁矿石不会跌的。”

“金融危机后,包括你们澳州在你的西方经济一塌糊涂,世界性的钢铁需求不足啊!国内的需求有增长,但只是杯水车薪而已。最近上门推销铁矿石的外商很多,你看,淡水河谷的总裁马上就要访华了!”

“那你觉得铁矿石会跌多少?”

“相对于去年,最少下跌30%。”

“这么惨!那𣎴是要跌到700元一线,今年的花红怕是要泡汤了!”刘振兴看了昨晚上的情报,认为铁矿石价格最少应该上涨20%,现在听葛伟东的话,判断葛伟东没有说真话。

却说安笠去拿食物,拿了满满两大盘子的牛扒、羊扒、鸡胸肉、三文鱼等。所过之处,餐厅工作人员、客人为之侧目。

只有傳小燕问:“这些够吃吗?”傍边桌上一个胖胖的女士当场翻起了白眼:难道真是猪吗,那些份量两个男人吃也不一定吃得完!

“先吃完再说!你快点吃吧,十二点半要上班呢!”

“我快吃饱了,再喝一杯果汁就好了。”

安笠正是饿了,立刻开动。正如风卷残云,力应八方。在傅小燕笑咪咪的目光中,两大盘肉类以可见的速度下了肚。

当安笠起身再去肉类明档拿食物时,大厨师傅略有不悦,但还是为安笠将剩下烤好的牛扒、羊扒等为安笠切好,浇上黑椒计。待得安笠离开,就去找了经理。

一个丰满的中年女人,穿着黑色的职业女装,打着红色小领带,站在不远处看着安笠狼吞虎咽,心想,这小伙子是搬砖的吗?这么能吃?

等安笠准备吃第二盘的时候,那女人走上前去,递给安笠一张名片,说道:“我是餐厅的经理,吴亦凤。幸会。”

“我是安笠。”安笠站起来,打量了一下㕦经理,己经明白了吴经理的来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