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2,人贩子

王勇皱了下眉头:“记得那女人的座位号吗?”

“记得。9排F,靠窗。”

“你先回去,需要你的时候我会叫你。”王勇点头说了一句。

“叔叔,你得快点,下一站快到了!”安笠听到车厢里的提醒广播催促道。

“误不了。”王勇一边回答一边拿起了对讲机,示意安笠快回去。

对于安笠的报警,王勇是不以为然的。

现在的人贩子都狡猾得很,怎么可能让一个还没出校门的稚嫩书生看出破绽?一定是这个大学生太多疑了。

但职业的要求,必须排除所有的可能性。万一那人贩子疏忽了,犯了错呢?王勇必须要去排查一下。

安笠走回自己的座位,没有管周围人一下子大声起来的议论,安安静静的坐了下来。

片刻之后,王勇和搭档出现在车厢,一排排查起车票和身份证来。

见到有乘警来了,周围的围观群众一下子又开始议论安笠了。

但是,一个敢去和乘警说的人都没有,慢慢的又安静了下来。

王勇奇怪的扫视了一眼,然后又继续查起了证件。

很快,他们来到那性感女人身边。

王勇将女人的身份证放入一个验证机中查验,同时不着痕迹的问那女人:

“黎女士,孩子有身份证呢?”

“什么?这么小的孩子也要查身份证,没有带。”黎女士明显吃了一惊。

“这小孩姓什么?叫什么名字?几岁了?是你的小孩吗?”王勇平静地追问。

从那女人眼中的一丝飘忽,王勇心中一动,觉得这女的可能真的有问题。

“当然是我的小孩,他姓金,三岁了。”

听到乘警问的问题,这时周围的乘客注意力一下就被吸引转移了,都看向了王勇和女人,有人不时小声的议论几句。

“这小孩怎么一直用毛巾盖着脸啊?”

"几个小时了,还真没听见小孩的声音!"

“是不是喂了安眠药了?这么吵也不见这孩子有一点动静。”

......

“大家安静!”王勇朝周边的乘客喊了一句。

“你的老公姓卢,你姓黎,怎么你的小孩姓金呢?”王勇通过警务通查询女人的资料,盯着女人问。

这时安笠的脑海中出现了一个女人声音:“哪里出了问题呢?这个警察怎么穷追不舍?查到包包里买孩子的定金收条就麻烦了!”

安笠看了看那女人,额头沁出了细细的汗珠,显然很紧张,右手抱着小孩,左手按着一个黄色小包。

“警察同志,一个女人的小孩不一定是她老公的,我和老公分居几年了。”黎女士的话让大家啐声一片,对她的无耻,纷纷道个服字。

王勇对黎女士的回答也是无可奈何!

安笠不着痕迹的挪到了王勇身边,假装在玩手机,然后将自己的手机屏幕让王勇看。

王勇疑惑地瞟了一眼,只见屏幕上有一行字:“女人手包里有一张买孩子的定金收条。”

如果说发现小孩的异常还有一点可能,她手提包里有收条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你都知道?”一个诧异的男声在安笠的脑海中响起。

“搜搜看不就知道了。”安笠用只有王勇才听得到的声音说了一句,然后默默拉开了距离,仿佛无意一般的站到了王勇的对面,恰巧和王勇各自堵住了女人能逃跑的路线。

众目睽睽之下,也容不得王勇有太多的思考,他对那个黎女士说:

“带上行李,抱着小孩跟我走!”

王勇想看看黎女士有没有行李?行李中有没有婴幼儿用品?这个小孩一直昏睡到底是怎么回事?顺便检查一下她的手提包。

“麻烦了!要露馅了!”那个女声又在安笠脑海中想起。

黎女士额头沁出细密的汗珠,抱着孩子慢悠悠的站起来,跟着王勇朝餐车走去,安笠见状也慢悠悠的跟在后面。

在安笠的身后,仿佛能掀开火车盖的声音一下子就响了起来:

“我的天!原来那女人是人贩子!”

“大反转啊!我还真以为那个男的是色狼来着!”

“那个女的贼喊捉贼啊!我们都错怪人家了啊”

“原来那个人不是变态啊!”

“。。。。”

王勇看着那小孩一直未醒,姓黎的女人连行李都没有,肯定一样婴幼儿用品也没带,人贩子的可能性九成九。

果然,在那女人的手提包里发现了一份手写的收条:黎梅花收到麻州邱胜平定金一万块,三岁以下健康男孩,见孩付齐余款。

见搜出了收条,黎梅花倒也光棍,竹筒倒豆子似的将拐买小孩的过程供认出来。

那小男孩也确实是喂了安眠药的。

临了,一个劲的追问,警察是怎么看出她是人贩子的?

安笠亲眼看见那可恶的人贩子被带上了手铐,心中愉悦不己。

等王勇忙完一切想找那个少年时,那个神秘的少年已经不见了,只依稀记得他姓安。查询列车购票乘客资料,才知道那少年叫安笠,今年十八岁,是星沙妙高峰龙洞堡人。

那个幼儿分明被喂食了安眠药,像是熟睡一样不哭也不闹,他是怎么发现异常的?

而且那个黎姓女人的手包内有收条,安笠又是如何得知的呢?莫非是人口贩子间内讧?

王勇将有关疑问琢磨了几遍,将相关情况报告了星沙高列站。

十点十分,高列到达星沙站时,安笠兴奋的走下了列车。

能帮那个小男孩脱离人贩子的魔掌,安笠很有成就感,内心极为喜悦,同时又有一份惆怅,自己的弟弟妹妹在哪呢?

哇!这系统还是好用啊!读心术一点也不弱啊!

从小男孩、人贩子、警察三人声音出现在脑海的情况分析,应该是内心的想法达到一定的强度,离安笠一定距离以内就可以被听到。

以后,对自己来说,这世界上应该没有太多的秘密了。

只要想知道,一定就能够知道,除非秘密所有者自己失去了思想和记忆。

安笠心中一闪而过很多的应用。银行卡秘码、试卷内容、投资内幕、各种秘室秘码、藏宝地点、技术秘密,,,

天呐,我要发财了!

天呐,我要有权了!

天呐,我有点,,,害怕!!

如果别人知道我能听到他们的心声,估计自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也许连今晚的月亮也见不到!

以后这种能力一定要慎用,即使用了,也一定要有说得通的理由。

今天有点冒险了。

警察一定会怀疑我是怎么知道包里有收条的?

这个,还真的无法解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