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197,变小

“大家看出什么了吗?”马克抬头环视一下四人。

亨特摊了摊手,“这东方人长得都差不多。只是年轻和年老的区别了。”

“那男的样貌看起来像同一个人。”马尔尼出身于情报分析工作,指着显示屏上那一组男子照片说道,“年轻的这张大概在三十多岁照的,年老的这张已经接近六十岁了。只是这头发的发色看起来差不多,为什么相貌差二十年呢?”

“那两张女性照片上也是同一个人,但相貌显示的年龄差异太大。我不明白的是,她外露的这几个牙齿分明没有什么变化。如果是相隔二十年后的同一个人的照片,怎么会出现牙齿没有变化的情况?”杜拜也看出来了,这两组照片是两个人不同年龄段的照片,但是疑点也非常明显。

“先生们,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大家,这男女两组照片,分属两个人,只是每一组照片拍摄的时间差,不会超过三个月!”马克一脸严肃的说。

“哦,这不可能!”

“难以置信!”

“啊,上帝!”

“难道他们真的如华人传说中的一样被鬼捏了一把!”

面对其余四人的惊叹,马克一点也不惊奇。黄昏时他接到谍报之后也是如此,要求对方再次确认后才相信。

“先生们,照片中这位女士是一位小学教师,今年二十九岁。年轻的那张是上个月放暑假时拍的,年老的那张是今天在医院拍的。

这位男士是一个农业网红。年轻的那张是昨天的视频截图,年老的那张也是在今天医院拍的。”

一天之内急剧衰老?

杜拜等人似乎明白了什么,一起惊呼道,“我们失联的两位特工,不会也是瞬间老了二三十年吧?”

马克点点头,“极有可能是在极短的时间内生命力快速消失,以致于来不及发出警报或者进行必要的安全措施。

我们的人又冒险在医院拍下了一些死难者的照片,大家可以看看。”

每人面前的显示屏上,出现了八张逝者遗照。

从整体神态上看,每个人都神态安详,似乎在熟睡。

但是,脸上皱纹如沟,脸色暗淡如灰。

“他们对死亡的到来,明显没有任何反应。”马尔尼叹道。

“感觉生命力瞬间被人拿走!”杜拜说着,后脊背冒出一阵冷汗,不由自主地朝身前身后扫视了一遍。

“曾来没见过这样的尸体!”享特倒是镇静,“传说中欧洲种种黑暗势力,也没有这样的杀人方法。”

“我倒是听人讲过,在中东那块应许之地,有人可以收集人的生命力。”约翰逊毕竟来自于历史传统悠久的英伦,阅历比一般人要丰富一些。

“咚咚!”马克敲了敲桌子,“先生们,如果我们的情报员是这样失去了生命力,那么,我们可能会损失惨重。”

是啊,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死去,全套装备、所有携带的资料都会被对手得到。

“我们应该切割吗?”亨特想到对手拿到装备资料的后果,想到被抓的刘振新,不由的后怕。

对手也是游戏场上的好手,如果顺藤摸瓜,许多情报员会失联的。

“我们正是要商量出一个最好的应对策略。”马克说道,“而且我们必须弄明白,今天下午,星沙妙高峰那个鬼地方到底发生了什么!”

杜拜心底寒气直冒,智能交易系统、突然被收割的生命力,星沙一定藏着天大的秘密。

东方,神秘的东方!

屋子里灯光雪白,屋外黑暗如漆,无数的心机在空中飞舞。

。。。。。。

凌晨六点,天色大亮,安笠起床。

站在穿衣镜前,安笠左看右看,想发现融合了能量体种子后,自己有什么不同?

扭扭头,伸伸胳膊,踢赐腿,,,变!

结果一切如同往常,预期中的变化并没有出现。

不是可以各种变化的吗?

虽说灵体与肉体完全不同,也不致于肉体一点反应都看不出来啊?

安笠郁闷的穿好衣服,来到健身房开始锻练。

当安笠开始练习“启舟”掌法的时候,自然的运用了“降龙伏虎功”,偶尔间瞥过墙上的大镜子,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

镜子中,穿在身上的衣服、裤子明显肥大了一些,穿在脚上的鞋也觉得松。

安笠从锻练的高度关注中,一点点放松,数个呼吸后,恢复到正常状态。

这时,安笠发现了肉体的一些变化。骨骼在一点点膨胀长长长大,随之覆置其上的筋膜皮肉也在长长长大。

安笠站在镜子前,现在衣服裤子穿在身上正合适,运动鞋也很合脚。

称量了一下,体重身高与往日差不多。

但安笠知道,刚才不是这样的!

刚才自己个头变矮了一些,头脸变小了一些,脚也变小了一点。

变化还是发生了!

只是不如灵体那般如意。

身体的变化需要在念头集中,内力流转全身的情况下,才可以发生。

一旦散功或者念头分散,就会恢复原样。

而且身体是往瘦小的方向发展的。

为什么不是往粗壮高大的方向发展呢?如果一直发展下去,会不会变成侏儒乃至更小呢?变小之后,力量和超能力是变强还是变弱呢?变小有没有极致呢?如果有极致是到婴儿状态还是,,,?

安笠不敢往下想。

如果是往大了变化就是变化到极致还可以保持人型,往小了变化到极致可不一定能保持人型了!

唉,这才哪到哪儿呢!刚刚开始变化而已。

也许变化可以带给自己新的生活呢!

如果可以稳定的保持变化状态,自己完全可以用另一个面目身型出现,那么,自己可以随时隐在暗处,对那些针对自己的敌人,大开杀戒。

想到自己可以避开法律快意恩仇,一股热血直冲安笠的脑门顶,不由得伸出舌头左右卷了卷。

我也有这么嗜血的吗?

安笠甩了甩头,不想那么多了!

安笠走到门边将健身房门反锁,万一自己变化了有人突然闯了进来,那还不惊世骇俗吓死人。

走到地毯中央,专注地练习起来,细细领会身体中一点一滴的变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