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196,五眼再聚首

安笠试着变幻成一棵松树,发现速度更快的就变成了。然后将松树缩小一号,在树下变化出一片小草。

这时候,安笠有一种特别奇妙的感觉,植物也象是一种生命,一种自我意识虽然非常淡薄,但绝非不存在的生命。

此时此刻,安笠想起了那位前辈写的志怪小说巜聊斋志异》,那些树木成精,狐狼成怪的事,恐怕也不是空穴来风。

最后,安笠尝试着将自己变成砂石泥土,竟然发现非常艰难。

外型虽然可以变化得很象,但总是免不了动弹。但是,只要心念一动,外型就会变化,有时甚至会崩裂,砂石也就不成为砂石了。

试想,一块不断变动的石头还是石头吗?一堆不断蠕动的砂砾泥土还是砂砾泥土吗?

如果是钢铁、玻璃、宝石等更加坚固的东西呢?

这时,安笠记起了"降龙伏虎功",运用了呼吸法中的意念控制,才堪堪将砂石泥土变化成功。

但也不能坚持太久,两三个呼吸后就控制不住一成不变的砂石泥土。

这时,什么东西在安笠脑海中闪过,但具体是什么,安笠也抓不住!

暂时安笠理解到的是,有生命的生物去模仿没有生命的物体,是一件何其艰难的事。

不知道睡醒后自己还会不会变化呢?

心中飘过一个念头,想起苦渡大师一胖一瘦的两种形态,不觉有点莞尔:如果自己也能变化的话,这世界就太有趣了!

安笠恢复正常样貌,走到三角形正中盘膝坐下,开始呼吸吐纳。

。。。。。。

午夜时分,东方之珠,郊野公园一处普通的农舍,里面灯火通明,四周的原野里、公路处,隐约可见不少人时起时伏的在活动着。

“马克,有什么大事发生吗?这样大张旗鼓的大规模活动,也不怕我们北方的邻居发现什么吗?”杜拜看着一脸严肃的马克、亨特,马克、亨特似乎在沟通着什么,对杜拜的问话没有置评。

杜拜又转头看看正在打开电脑的马尔尼。

“是的,亲爱的杜拜!确实发生大事了,你就老老实实的坐在桌子边,一会儿马克会有通告的。”马尔尼打开电脑,拉过杜拜坐在自己旁边,悄悄说道。

杜拜摊摊手,坐了下来。心想:为什么你们都知道了,我却不知道!

“吱”的一声,门开了,英伦的约翰逊推开门走了进来,随声吐嘈道:

“今天真是糟透了!到处是人和车!”

马克见到约翰逊到了,对澳洲的享特使了个眼色,后者点点头。

“诸位先生,今天下午发现的事确实不小。”享特坐到长木桌的一端,对左右的四国远东情报机构联络人分别致意。

按照惯例,五国情报人员的集体会议一般是轮流主持的。一些特殊任务承办时候的联络会议,才由主办方的负责人主持。

这次五国情报机构合作,针对华夏“智能交易系统”的情报收集工作,除了纽国在远东的力量弱小,没有派出行动人员,只参加情报分析、后勤保障外,其他四国,都是精英尽出。

四国情报人员在工作过程中的分工合作,冲突协调,都由远东五国情报组织联络人会议进行。

“下面由马克先生来介绍祥细情况。”亨特示意右手一侧的马克开始。

“今天下午远东时间16时50分,我们在约定的时间与潜伏的情报员联络,没有获得回应。”马克显然已经对事件过程深思熟虑,说起来缓慢平稳有力。

难道是被抓了?杜拜心想。

“我们当即通过通讯设备的秘密后门检查了,通讯设备一切正常。这说明他们这一组情报员遭遇了特别紧急的情况。”马克说着,心情有点沉重。

原来不是被抓了!杜拜心想。一般来说,如果情报员被识破,不管遇到哪一种紧急情况,第一反应都是关闭毁坏通讯器材。

否则,敌方通过通过通讯器材获知通讯方式、密码形式或者通讯历史,就可以大致上了解密码编成方式。如果情报人员被生擒,甚至可以假冒情报员与外界联系,对情报网造成更大的伤害。

现在的通讯设备都有简单易行的关机自毁设置。其中最简单的就是声纹控制。

这一次使用的通讯设备都可以声控,一个单词就可以彻底关闭设备,设备自动销毁存贮的一切数据。

这次派出的两个情报员约翰和米勒陈,都是资深的行动组情报探员,执行任务经验丰富。

两个人一起都来不及销毁关闭通讯设施,难道对方动用了高效神经毒气或者其它一击致命的强力手段?

“这可真是个糟糕的消息!”杜拜终于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

约翰逊拧开一支冰冷的苏打水,“骨碌碌”的吞了一大口,“下午在当地还发生了一件诡异的事情。”

众人都把目光投向约翰逊。

“当地政府以自然灾害为借口,突然对辖区内居民实行了紧急避险警告。即使如此,仍然造成了不小的伤亡。”

枫叶国的马尔尼盯着约翰逊问:“知道引起伤亡的原因吗?”

“我们有一个消息来源。”澳洲的亨特抬起头回答。“一个与当地医院有紧密合作关系的消息来源报告,伤亡人员身体没有任何外伤,也没有中毒或内伤的迹象。当地人传说受害人被恶鬼吸食了灵魂。”

“哈哈,这也太有想像力了!”杜拜听到恶鬼吸食灵魂一说,不由得捧腹大笑。

“杜拜,我们在进行正式的工作沟通。”亨特作为会议主持人,又是紧挨着纽西兰的大国,对杜拜天然的有一种搌压感。此时发言警告杜拜。

“亲爱的杜拜,这一点也不可笑。”可能失去了两名情报员的马克,拧着脸对杜拜说道,“我们有当地医院救治伤者的一些图片,伤者浑身完好无省,但一个个半日之内仿佛老了二十岁。”

马克打开电脑,按了几下键盘,杜拜及所有人面前的电脑上出现了两组照片。

上面一组是两张女人的照片,下面一组是一个青年男子和一个老年男人的照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