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195,变幻万千

巨力只觉自己的那丝精神力好像掉入了一个长长的黑洞,不断的深入,可黑洞似乎也是活的,不断的延伸。当巨力想把长长的精神力收回来的时候,却发现精神力被黑洞缠住了,正在一点点的消融。

对,是消融,不是磨灭,不是被吞噬,而是一点点被融化。

巨力忍痛从那梦境中退了出来,查询安笠的精神力强度,只有区区五百多赫,虽然比普通人强上不少,但要消融精神力却是不可能的事。

而琅天的精神一探入安笠脑海,却活生生的被掐断吞噬,一声刺痛从脑海中传遍全身,明显精神受到了一定的伤害。

当飞碟中其他人诧异的看着两人的时候,两人感觉一阵恍惚,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刚才的记忆被抹杀,或者说刚才他们经历的时间段一起被剪辑掉了。

安笠头发中的小七,睡梦中只觉得一阵恍惚,似乎失去了什么,闪动着触角醒了过来,立刻就感受到两股精神力正如潮水般的退去,其中一股精神力正是澳门上午侵入安笠的那一个。

这个人竟然跟到安笠家中了?

小七完全清醒过来,集中精力小心地感应着。

卧室里什么生物也没有,室外有蚊子、蝙蝠、荧火虫、壁虎等生物,围墙以内都是精神力印记很熟悉的人类和狗、鸡、蛙、鱼、虫之类。

他在空中!

小七慢慢的向上空感应,一百米,二百米,,,小七从气窗中飞了出去,越飞越高,超过三千米以后,小七感觉对方仍然在更高处。

“如果在当年,小爷一定让你们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现在你们也只能藏头露尾。”

小七的精神力,努力向高空渗去,对方似乎仍在极高处。

妙高峰那个阴兵出没的洞口,极深处一只头透金色的七星虫从洞口飞出来,旋转了七八圈,又扎进虫海之中,“这世界似乎有什么不同。”

巨力看着一脸茫然的看着自己的部下,努力回想着自己的行为,似乎自己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行为,又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拿掉了。

为什么自己不能回答他们的疑惑呢?为什么自己若有所失呢?

琅天也是忘记了上一刻发生的事情,似乎上一刻精神力被吞噬根本就没有发现过。

尘世中总是这样,毎一方都认为自己看清了自己面对的世界,都认为自己有足够的能力应对自己面对的世界,哪里知道自己也同样是别人观察控制的对象。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安笠愉悦地进行着自己的融合行为,知道自己正在发生重要的变化。但是内心一片平静,似乎一切只是正常的发生罢了。

。。。。。。

苦渡大师看着师弟曹仁怀一点点接近突破四级,心中一片欣慰。

但是,从东边山区传出的一阵阵若有若无的信息,让苦渡大师又极为不安。

苦渡大师看看正在运功领悟的师弟,双手一抖,浑身一阵爆响,一分钟不到,就变成了一个白净的瘦小青年男子摸样,然后一闪身,向东边山区信息传来的方向奔去。

安笠在睡梦中,对外在的世界一知半解,但苦渡大师的到来,如一盏巨大的灯泡,让玉壤中的安笠感受到了外在的干扰。

但融合正在进行,安笠也不能中断融合去问问苦渡大师有何贵干?

融合一点点进行,安笠感受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如果说以前的世界如一条直线,非进则退,那现在的世界就是一个平面。不仅可以前后进退,还有无尽的左右腾挪的机会。

苦渡大师来到向阳湖畔,豁然发现自己正站在安笠的别墅跟前的树影下。

又跟这小子有关?

苦渡大师凝神屏气四处感应着,四周都是凡人,只有三千米的高空有一个精神源,似乎在向更高空探求着什么。

更高空有什么呢?苦渡大师全力集中精神力,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睁开眼睛,凝聚目力向高空望去,长久,发现有一只淡金色的圆盘状的物体,正悬浮在极高空。

如果不是刚刚晋升到四级,又化身为力量极为凝练的瘦身方式,恐怕发现不了极高空的金色物体。

对于飞碟的出现,苦渡大师并不陌生。自己不仅经常目击,而且从师父的口中听过更多与飞碟及其中生物接触的故事。

地球之内有星内文明,地球之外有星际文明,在地球的精英阶层已经不算是太大的秘密了。

苦渡大师只是奇怪,为什么同时有两种不同的生物出现在安笠家的上空?难道安笠的不寻常之处已经被某些生物发现了吗?

凝聚精神力看向安笠屋内,很快就找到了安笠的卧室。只见安笠正在呼呼的酣睡,一切似乎很平常。

不远处传来一阵阵轻微的脚步声,苦渡大师循声看去,只见一阵黑影在树丛中飘过,正是如云大师,便隐起身形,想看个究竟。

如云大师到达安笠别墅外,略有停顿,四处观望一番,朝北面夫子山方向隐去。

“安笠这小子搅动的风雨越来越急迫了!”苦渡大师内心喟叹。

一阵精神波动从高空传来,苦渡大师连忙收慑心神,用心感应,只见那道精神波动快速飞入安笠家中,消失不见。

正是小七追踪天外来客不遇,回到安笠头上隐匿。

时间一点点过去,凌晨即将到来。

玉壤中安笠的灵体与能量体种子的融合也接近尾声。

灵体上那层晶莹的物质已经消失,只有一层淡淡的莹光。

安笠觉得自己浑身轻灵柔软了不少,似乎可以任意变化。

一念之下,“变!丹江措大师!”

果然灵体开始膨胀变化,根据记忆中苦渡大师的模样,变成了肥头大耳的苦渡大师。

小手摸了模自己的三层次下巴,又揉了揉二师兄一般的肚皮,安笠只觉万分有趣。

“变,刘帅哥德华!”安笠又起一念。

灵体再次变化起来。

安笠只觉得自身身体如液体般涌动起来,并没有痛苦与不适,片刻功夫,一个英俊潇洒的帅哥刘天王便出现在玉壤中。

“变!小老虎!”

“变!鹰!”

“变!鱼!”

.......

安笠在玉壤中玩得不亦乐乎!

“有生命的都可以变,不知道树木花草,岩石泥砂可不可以变化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