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194,与灵身融合

“明日早八点三十八分,公司正式开业!胡志红即日。"

“甩手掌柜,明天八点三十八分公司就要开了,你可别迟到了!燕子。”

临睡前,安笠收到胡志红和傅小燕的通知,心情大好。

红笠资本终于开业了!终于有了自己的一片天地。

在这个追求成功和讲究名利的社会里,那怕你拥有亿万身家,没有几个响当当的头衔,只怕是暴发户的帽子会戴得稳稳的。

“我就是暴发户啊!暴发户有什么不好吗?妥妥的实力派!”

安笠自言自语道。

红笠资本目前是两个亿,可实际上在几个市场上的钱已经接近十个亿了,明天和胡志红商量商量,是从两个亿开始,还是十个亿开始。

不知道我拿着华投的工资,到自己私人公司上班,候湘丽这个华投的HR会不会有意见呢?

“不会这么小气吧?”

想到华投就想起今晚山上看到的那两具尸体。

鹰酱、约翰牛、枫叶国、袋鼠国还有纽什么西兰,你们等着,竟然派出特务搞下三滥的手段,明天开始,让你们不得安宁!

安笠对明天的事情自忖了一番,开心的躺在床上安睡。

睡梦中,安笠咧着嘴走在玉壤上,心里延续着真正的开心。

是啊,有了金手指,可以知道任何人的心事,没有人可以欺骗到我。

有了控心术,可以主宰一切敌人对自己的伤害,而且不露痕迹。

有了点穴术,轻轻的一招致敌,无影无形。

有了金钱嗅觉,金钱就如牵线木偶,手到擒来。

有了影手、启舟掌法,寻常人十个八个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

现在,系统又抽中了新技能,"能量体种子",又会有怎样的惊喜呢?

安笠漫步在玉壤上,如漫步在自由王国。这时的玉壤,已经有十平方公里大小。小巧玲珑的安笠走在上面,真的一眼望不到头。

玉壤外高大的骑士像,眼睛好像睁开了一条缝,动作也松驰了一些,好像有了一些生气。

安笠很快就注意到了,在玉壤的正中间,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自己。

原以为是黑白两色的小豆芽,或者是尚未发芽的彩色小豆包,在吸引着自己。待到走近至三四十米处,才发现不对。

三个小豆芽所圈成的等边三角形中,一边已经有十米长,在三角形的正中间上方两米处,一个人形透明晶体悬浮在空中,四周散发着寸许长的彩色毫光。

“难道这就是能量体种子?”

每日都来玉壤的安笠,看到这个新来的家伙必然就是“能量体种子”了。

“能量体种子”是一种什么样的技能呢?

安笠慢慢走进三角形中,抬头仰望空中的“能量体种子”。

突然,“能量体种子”从空中坠落,分成一大片云雾状的东西将安笠紧紧包裹住。

安笠大惊,小手小脚一阵挣扎,却根本无济于事。一层薄薄的晶莹的彩色薄膜般的东西包裹住了安笠的头、脸、手、脚和身体,并一点点的往身体上渗透。

间或一阵阵温暖舒适的感觉传遍全身,就象躺在母亲的怀抱,又象苦渡大师洗练全身经脉时的通透感,让安笠对这种渗透包裹又有些期待。

但有时候这种渗透又象冰川流动一样,铲除前方一切阻碍,包裹前方一切杂物。当中自然有痛苦和分离。

在痛与乐的交替中,安笠发现那层晶莹的流体正在不断变薄。

安笠不知道的是,这正是能量体种子,在与自己的灵身契合,对灵身上的污圬执念进行清洗。清洗不了就进行包裹隔离。

毎个人每天都会有十亿百亿级的念头在脑海中活动,绝大部分被大脑遗忘系统清除,剩下的一小部分中,绝大部分又成为潜意识中的记忆,只有极小一部分成为显性记忆。

显性记忆大多成为执念,形成毎个人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

这些执念有时候会发挥出真的力量、善的力量、美的力量,有时候则恰恰相反。

这些执念是灵魂中最大的污垢,阻碍着灵魂拥抱真正的世界,让每个个体活在由执念组成的乌龟壳里。看不清外面的世界,自己也难以走入更广阔的天地。

能量体种子,作为最纯净最高级的活性能量,同时对灵身有重大的滋补修复作用,对灵身的成长也极为有益。

在能量体种子和灵身开始融合的时候,安笠所在别墅的万米高空处,六只金色飞碟突然从不同方向飞了过来,然后在夫子峰、妙高峰一带,忽上忽下忽快忽慢的搜寻着什么。

瞬间,六只飞碟融合在一起,形成一只更大的飞碟。

飞碟内部,琅天见到了隐居在鸡公山一带的家族成员。

“都感应到了吧?”坐在琅天对面的一个精奇族小矮人,明显是话事人,是精奇族派驻华夏的最高官员巨天万夫。

巨天万夫扫视着众人问道,“是不是有强大的精神力波动?”

“万夫,的确有。波动的发生也就一两个微秒的时间。我几乎冒着暴露的危险冲向我的飞碟,沿着波动发生的痕迹追踪过来,可现在什么也感应不到了。”琅天仍然一边感应着,一边分出一缕精神力查看各种探索扫描仪器。

“万夫,我在龙虎山也有清晰的感觉,和在祖庙的感应一样。是这个方向。”琅天左手一个戴着浅色头盔的小矮人说道。

“万夫,我在西方峨媖山也有感应,,,”

“万夫,我在北方巨鹿山,距离虽然远了些,但那种深入灵魂的召唤,还是十分明显的。”

“万夫,鸡公山基地的设备也有明确的波动纪录。”

巨天听着几个部下的报告,感应到琅天的精神力在探查下方的一座住宅,便也跟了过去。

一栋豪华别墅里,一个物质设备精良,精神设备完全空白的房间里,一个年轻人正在酣睡。

巨天扫描了年轻人几遍,发现这个年轻人似乎正在做梦,分出一丝精神力朝梦境探去,竟然进不去。

“万夫,下午我们的虬鸟和阴界七星虫的争斗也是这一带吧?”龙虎山的小矮人问。

“咦!”“哎哟!”

巨天和琅天先后叫了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