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189,结交藏獒

张保等人听着安笠的话,只觉得一阵冰冷的感觉直透心底。那不仅仅是冷,而是一种透人心中的寒意,让人觉得生命之火好像在风中摇曳,就要熄灭。

叶正明稍微好些,毕竟在血与火中磨练出来的硬汉。对于安笠的建议,叶正明是极为赞同的。

现在安笠己经引起注意,情报人员渗透到安笠周围,用心是极其歹毒的。

“安首席,我们会向特保局高层提交一份报告,绝对不允许一些魍魉魑魅之徒在作恶。”

“老板,安保人员一定兢兢业业,看好这个家。”

叶正明、邓志刚纷纷表态。陈武、姜战则是捏紧了拳头。

安笠扫视众人,心里略略放心一点。这些人有原来开发商招来的,葛伟东送过来的,特保局派过来的,但起码人还都忠实可靠。

但要靠他们主动出击,还是没戏。

安笠自己心中做好打算,站起身来,对邓志刚、张保说道,“去看看那三只藏獒吧。那么大只猛兽,一不小心伤到自己人就麻烦了。”

“藏獒是忠诚度很高的犬类,只对幼犬时期的主人忠心耿耿。很少有人购买成年犬。”叶正明边陪着安笠往外走,边说。

其实张保买这三只成年藏獒回来,大家都不以为然。但碍于张保首席管家的地位,大家也不好说什么!

而叶正明就不在乎这些了。更关注的是自己保护对象的安全。

张保听了,也只是撇撇嘴,没有反驳。心中却想,不买成年藏獒,难道抱几只幼犬回来再慢慢等它们长大?那不黄花菜都凉了吗?

安笠却不理这些,快步走到北方靠山处的围墙边上的犬舍,一阵阵低沉凶猛的咆哮声传来,伴随着铁链抖动的“当当”声,煞是吓人。

安笠看那三只藏獒,俱有半人多高,毛发又长又黑,乌亮的眼睛从毛发缝里透出来,发出一种迫人心魄的凶光。

中间那一只明显是首领,四肢不停地蹬着水泥地面,嘴里不停地吠叫。另外两只忽左忽右的跟着首领示威。

“它在说,这是它的领地,请你远离,否则它马上就要攻击了。”小七的声音在安笠脑海中响起。

“你懂得藏獒的吠叫?”安笠惊奇的传音道。

“比较有灵性的兽类的语言,如狗、猪、羊、马、鸽子、乌龟及一些鸟类,我懂一些。”小七口中有一些得意。

“好学吗?”安笠问。

“这些动物的语言都很简单,安少,我叫你跟他对话。”小七说完,在安笠脑海中传出一段声音。

很奇异的是,安笠听声音完全听不明白,但脑海中却知道它的意思。

张保等人,怯怯地看着夜色中,吠叫得越来越凶猛的藏獒,个个心生退意。

“汪汪呜一一汪呜汪一一”

一阵清越的吠叫声响起,对面铁笼里的三只藏獒陡然停止吠叫,四肢立地抬起脖颈盯着前方。

“汪呜汪汪一一汪汪呜一一”

这次张保等人听清楚了,发出吠叫声的是安笠。

笼里的藏獒首领最先明白过来,两只前肢离地人立而起,向前一步,两只前肢搭在笼子铁栏杆上,“呜呜汪一,呜汪呜”。

安笠转过身,对邓志刚张保说道:“叫负责饲养藏獒的保安过来,带一袋子冰块或者大块冰砖过来,然后带一些凉水,电风扇。”

然后自顾自的慨叹道,“星沙夏天这么热,把这些毛茸茸的藏獒可热坏了。”

安笠还懂兽语?

叶正明所在的特保局有军犬训练基地,有一些资深饲养员是可以与军犬沟通的。但那也是用人语和犬沟通,或者说人懂得一点狗吠叫的意思。人用吠叫的方式与狗沟通可是没有听说过?

等张保等人在犬舍四周放上大冰袋,又架上电风扇,三只藏獒兴奋的转着圏,首领用兴奋的短促吠叫象是在对安笠表示感激之类,安笠也吠叫了几声,指了指几个笼角外的冰块,三只藏獒无声的一个角落一只,靠近冰袋趴下来。

众人对这一幕啧啧称奇,少主竟然通狗语!

安笠见藏獒安静下来,转身对负责饲养藏獒的保安李晓光说:“对待藏獒要像对待自己的战友一样。虽然说藏獒非常认主,成年后不易接受新的主人,但也不是绝对的。你对它们莫不关心,他们怎么会认你呢?”

李晓光心想,有些藏獒宁愿自断舌头自杀,也不愿背叛原主人,单对藏獒好它就轻易重新认主?

安笠见李晓光不以为然,就对李晓光说:“你涂抹一点藏獒的尿液和粪便在身上,走到犬舍去抚摸一下藏獒。”

李晓光听了,心中恐惧,进入一人高的犬舍,如果三只牛犊子大小的藏獒发威,还不是片刻间将自己撕成碎片。李晓光一脸怯意,双手连摇后退,“老板,我错了,你放过我吧!以后我一定好好喂养藏獒,绝对尽心尽力,犬舍我就不去了!”

“歪种!”邓志刚扭头冲着李晓光一声大喝,自己走到犬舍一旁,用手操起几块新鲜的犬粪抹在脸上、肩上、前后胸、腿上,叶正明则在藏獒小便处,用手抹了抹,然后涂在自己身上。

邓志刚走到瑟缩成一团的李晓光身上,拿下一把钥匙,几步走到犬舍门口,打开大门,和叶正明轻轻的走了进去。

三只藏獒“腾”的一声站起来,向邓叶二人围了过来。

首领走在最前面,边走边朝天嗅着,另外两只紧跟着。叶正明招呼邓志刚慢慢蹲下身子,目光与藏獒的目光相接。

安笠走到笼边,口里不停地吠叫着,要首领接受邓叶二人,介绍邓叶二人是自己人,是朋友。

三只藏獒团团围住邓志刚、叶正明二人,时而呲牙,时而贴着二人紧嗅。

望着首领脸盆大的狗头,露着寸许长的獠牙,在两个人的脖颈外嗅来嗅去,安笠的心也提着嗓子眼了。这一口下去,那脖子可就断了。

邓志刚叶正明各自伸手抓着藏獒的脖颈,为它们挠痒痒,减缓藏獒的紧张情绪。

突然,首领小跑几步,从犬舍门口奔出来,直接来到安笠面前,两只前腿竖起来,呜咽着向安笠说着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