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186,导演人生

刘蕙冷冷的盯着眼前这个已经开始衰老的男人,想起过往的一桩一幕幕,愤怒的烈火又在心中燃起。

十二年前那个秋风萧瑟的下午,蜀州巴中县一个山区小镇上,九岁的刘蕙放学了,牵着只有七岁的妹妹刘伶的手,沿着一条乡村公路向三里外的家中走去。

秋风中飘着一丝丝细雨,姐妺俩走了一半不到,头发丝已经被雨淋湿了。风吹过脖颈,姐妹俩感到阵阵凉意,回家的路变得格外漫长。

一阵白色面包车“嘎吱”一声停在刘氏姐妹身旁,不等刘氏姐妹做出任何反应,已经被车上下来的两个男人抱上了面包车,疾驰而去。

刘蕙姐妹就这样离开了家乡,被人贩子辗展贩卖了好几次,最后被一个乞丐团伙控制,在EZ江城行乞。

在这个过程中,刘蕙几次以死相逼,绝不离开自己的妹妹刘伶。以头撞墙,跳车,跳河,,,几次从鬼门关上救回来,人贩子也见到了刘蕙的决心。

刘蕙又以农村姑娘的朴实,积极照顾各种人贩子的生活,做饭、收拾、逢迎,,,更为可悲的是,刘蕙以自己幼弱的身体,供人贩子取乐,极力保护妹妹,争取姐妹在一起。

刚开始,刘蕙几次谋划逃跑,都遭到人贩子的毒打。看到妹妹刘伶被打得呼天抢地,有一天,刘蕙终于对人贩子说,我们认命了,不跑了!

也许是天可怜见,软和硬的两手,让人贩子们破天荒的让姐妹俩始终在一起。

而刘蕙姐妹一到江城,就按照乞丐团伙的要求,扮成受难的姐妹俩,去火车站行乞。

这时的刘蕙已经练就了一双慧眼,一眼就可以看出面前人的心性,然后,鬼话、谎话、好话组合出团,哄得一些富有同情心的客人,纷纷慷慨解囊。

姐妹俩每天乞讨的收入都在六百至一千之间,成为乞丐中的王者。

就这样二年过去了,一个特别寒冷的冬天来临了,位于长江之南的江城,气温降到了零下八度左右。

寒冷的冬天,大多数人都猫在火炉或电炉上取暖,但刘蕙姐妹不属于这大多数。

她们被迫穿着单薄的夹衣,篷头垢面的分别在火车站、汽车站外穿行。

天气实在太冷了,刘蕙姐妹经常被冻得手脚冰凉,脸色乌青,鼻涕自然而然的流在脸上。

但是,这样的天气,两个可怜的女孩,让刘蕙姐妹一天的乞讨收入接近二千元。

乞丐头目惊喜之余,特别让刘蕙姐妹加开了夜场,晚上在火车站外露宿乞讨。

刘蕙记得很清楚,那天吃过晩饭,当控制她们姐妹的打手“胡须猛”通知她们出夜场的时候,刘蕙哀求说天气预报讲了,今晚会持续降温到零下十四度,能不能白天开工?

“胡须猛”说老大说了,天气越冷,机会难得,越要出场开工。

刘蕙退而求其次,要求多穿点衣服。再次被拒绝。

“你们不挨冻人家怎么会给钱呢?”

刘蕙记得那天的风象刀子一般,一出门外不到几分钟,自己单薄的衣服就被寒风吹透了,整个身体好像赤祼裸的暴露在空气中一样,冷得不行。

机灵的刘蕙,拿了两块大姜,塞给妹妹刘伶一块,叮嘱妹妹冷了就咬一大口,实在受不了冻就进站内躲一躲,暖和一下。

当刘惠再见到妹妹刘伶的时候,刘伶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刘伶实在太冷了,太困了,在火车站外一个角落里睡着了。

等“胡须猛”发现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呼吸。

十一岁的刘蕙料理完妹妹的后事,并没有如“胡须勇”预料的那样,大哭大闹,寻死觅活,她出奇的安静,每天出去乞讨,准时回来,乖巧得不得了。

当所有人放松下来忘记刘伶的时候,已经是三年后的初夏时分,刘蕙已经不再乞讨了,她成了江城火车站片区乞丐头的情人。

而那时,刘蕙满打满算才不到十五岁。

但一个十五岁的女孩,一个在江湖码头车站混了五年多的女孩,已经不再有一丝丝的农村女孩的朴实。而且,青春期,让刘惠成了一个有吸引力的女人。

用了近一年的时间,刘蕙找到了自己想知道的一切,包括当初逼她们姐妹零下十几出夜场的整个江城的乞丐头的名字、相貌,也弄清楚了当初贩卖她们姐妹的人贩子头目的名字、相貌。

不久,火车站片区的乞丐,被另一个乞丐头全部驱逐,争斗中,“胡须猛”四肢被人打断,一只左眼被打瞎。团伙头目因为盗窃被官方起诉。

刘蕙则被江城的乞丐头邱有声收留,成了邱有声的干女儿。

而刘蕙的干妈,黎丽萍,则是一个人贩子团伙的头目。

邱有声对刘蕙极好,送刘蕙去读书,刘蕙要什么就买什么给她。

黎丽萍则对刘蕙充满了戒心,日日防贼似的防着刘蕙。

在欲望与安全之间,人们的警愓性往往是不可靠的。

而在仇恨与安全之间,往往仇恨更胜一筹。

刘蕙也许没有文化,但她内心充满了仇恨,浑身是生存教给她的各种经验,所以,她是有力量的。

而一个日渐衰老的乞丐头,他警惕了一辈子,现在内心有了一个新的希望,自然顾忌就多起来。

而以贩买人口为生的黎丽萍,内心早已冰冷,人性已经淡忘。加上年近半百,却无一男半女,生命中除了金钱,只有一个相伴一生的男人,是她晚年最后的倚靠。

当邱有声黎丽萍发现刘蕙小腹日见隆起的时候,生活完全变向了!

他们与过去再见,搬到了江城南面的一个山城温泉市,在最偏僻的马桥镇定居下来。

刘蕙本来就把自己的身体在当枪使,但当小腹的悸动日渐明显的时候,希望的火苗开始燃烧长大。

邱有声本来就是今朝有酒今朝醉,但望着刘惠青春的身体,隆起的小腹,干涸的内心也开始滋润起来。

黎丽萍买卖了无数的孩子,她的目的除了赚钱,更多的是报复,我为什么没有自己的孩子?望着别人哄孩子的样子,黎丽萍就想将别人的幸福变成灾难。她对刘蕙孩子的父亲有所猜测,也嫉恨痛苦,但是,她宁愿这件事含糊起来,将刘蕙的孩子,当成自己的孙子。

生活,就是这样子导演人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