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185,梦见

如果真的是这样,自己追上甚至超过那个五千赫精神力的对头,也并非不可能。

明天就去半岛大厦上班,当然是带着自己的交易箱去。

第一件事就是把剩下的六亿多为善款项花出去。对了,妙高峰附近的居民不是遭灾了吗?让安笠会联系向阳湖那个贝理明区长,我们可以承担一定的救济责任。

还有各贫困地区的教育、交通、住房、卫生等,都可以捐款支助!

还有红十字会,希望工程,安笠会都可以出面捐助嘛。

这个时候,安笠只觉得那六个多亿资金拿在手里,就象抱着烫手的山芋一样。巨量的金钱第一次成为了沉重的负担!

“夏处长,对这次灾难有什么看法?”安笠见夏处长从活跃到沉默,心中满满的失望,而且安笠也确实想知道这些知道内情的专业人士,会如何看待这次的异象?

夏处长很郁闷,安笠这样的年龄,这么高的地位,不应该是少年得志,趾高气扬,谈兴很浓的吗?为什么一直沉默着一言不发,只顾着走路呢?

眼看临时直升机坪就要到了,巴结安笠的愿望就要落空了,突然听到安笠打破沉默提问,夏处长喜出望外的同时,立即开动脑筋,根据安笠的提问,揣摩起答案来:

“安厅长,我在刑侦工作了二十多年,一直有一个感觉,我们的世界是很复杂的,并不是依靠逻辑推理就可以解决一切问题。”

“哦,你们搞刑侦工作,不靠逻辑推理,不靠证据链,靠什么?”夏处长的回答成功的吊起了安笠的胃口。

“我简单的讲一个我调来湘州之前的真实案例吧!

本世纪初的夏天,东北某地警方接到报案,村民刘某在自家柴垛底下发件一件带血的男士迷彩上衣,而刘某也能认出衣服的主人是她的失踪了一周的邻居张某。

警方立即派人到刘某家附近调查,不久后发现在刘某家不远处的一个沙堆上发现了一群苍蝇围着什么,苍蝇是嗜血的,但挖开沙堆后只有一摊血,并没有找到尸体。多年办案经验的警方认为,张某极有可能是出现了意外。

但是除了那摊血迹,警方再没有任何发现。所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但是一连几天也找不到张某的尸体,也没有发现张某外出的迹象。

正在警方一筹莫展的时候,张某的姐姐张燕从几百公里外的城市来到老家,找到警方说出了一个至今都不能用科学解释的事情。”

安笠望着突然停下来看着自己的夏处长,无奈地配合着问道:

“张燕说什么了?”

夏处长得意地继续讲道:“张燕说几天前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的弟弟张某已经被人谋杀,并埋在老家一个地方。张燕希望警方能和她一起去那个地方看看。

警方很理解张燕的心情,但是死者托梦这个事情谁都不信,但是为了安抚家属,警方还是在张燕和向导的带领下来到一处荒无人烟的地方。

那里距离一处铁路大约20米,没有路通向那里,张燕也是边描述边在向导的指点下来到目的地。

警察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有一处土地似乎有被翻动的痕迹。半信半疑的警方随即开挖,在挖到两米深左右时,一具男子的尸体出现了,经张燕辨认,正是弟弟张某。”

“这个姐姐不会牵涉到案件中去吧?”安笠猜测道。

“当时我们警方和你想的一样!

什么做梦?姐姐一定是知情人,事情过后内疚找个做梦梦到的蹩脚借口。

我们开始调动警力,对姐姐展开了调查。但是一调查,发现案发前张燕一直在城里上班,根本不可能会知道弟弟的失踪,更不可能知道弟弟被谋杀后的埋葬地点!”

讲到这里,夏处长停止了讲述,好像又在期待安笠的回应。

安笠此时正在想,莫非张燕也是一个通灵者,也可以与魂体沟通?

张某被杀后,魂体找到姐姐张燕,告诉了自己被埋的地点。

只有这样,一切才顺理成章!

“夏处长,这的确是有点神奇。那这个案子破了以后,你们如实向上司报告了吗?”安笠问。

看来自已没有猜错,安厅长既然说是“异象”,那么,往奇异志怪上说,才是对路的。

“我们如实报告了,还有新闻媒体釆访报道呢。”夏处长有点兴奋地说。

“大众反应怎么样?”安笠追问道。如果大众对奇异现象接受度很高,安笠认为可以逐步向民众交代一些真相,瞒得了一时,瞒不过一世。

告诉民众真相,让民众有些心理准备会更好。

“大众除了啧啧称奇,也没什么特别反应。”

“夏处长,我叫安笠!方便时和焦厅长到家里喝茶!”走到直飞机门口,安笠向夏处长伸出手,夏处长一把握住,连声说:“我是夏青,一定登门拜访!一定!”

。。。。。。

EZ温泉市马桥镇的一个老旧小区。

刘蕙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儿子劲劲,坐在客厅的一角,不时的用手去触摸劲劲的额头。

邱有声端着一碗肉丝鸡蛋面走过来,弯腰对刘薏说道:

“吃点东西吧,一天没吃东西了!”

刘蕙看着自己对面的这个男人,心神深处的怒火一闪而起,但看看怀里的儿子,又强忍着压了下去。

“刘蕙,你现在真的是越来越蹬鼻子上脸了!你爸给你煮了面条,你不吃,也不接话,让他象个傻子似的站在哪里,你还有一点良心吗?”

黎丽萍从厨房出来,看到丈夫邱有声端着一大碗面条站在刘蕙面前,进不是退不是,立刻火大起来,指着刘蕙的鼻子骂!

“我爸?我亲爸早就在坟山上躺着了!他倒是人家的亲爸,可有人不敢认!!!”

刘蕙愤怒的盯着黎丽萍,说出来的话,象一枝枝利箭直刺黎丽萍的心脏。

黎丽萍脸涨成了猪肝色,望着怒气冲冲的刘蕙,心中后悔不已:我当初为什么要收养这样一个冤家对头呢!

而邱有声将面条放在茶几上,对刘蕙说:“你少说两句行不?毕竟养了你七八年。快趁热吃面吧,孩子给我抱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