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183,交易

飞碟?飞鸟类动物?昆虫类动物?

这些都是什么跟什么!

外星人指挥动物打动物?还是外星人观摩动物之间的战争?

飞鸟类动物和昆虫类动物的战争,能让万物之灵的人类数百上千的伤亡?

“小七,问问他们,他们是怎么死的?”

安笠说完自己都觉得问题真的好无厘头!自己一个智商超群的有为青年竟然问两个死者他们怎么死的!

这次是抖成一团的约翰先回答的。

“我们躲在山洞里一边吃吃喝喝,一边看外面的风景。

首先就觉得心慌意乱,总觉得有什么东西不断的从身体里飞出去。然后就看到漫山遍野的昆虫飞了过来,后面跟着一群群的怪异飞鸟。

每一团昆虫围着一只怪鸟,没有声音,没有嘶咬,如默片时代的电影。但是昆虫一片片的掉落,怪鸟不时的直坠地面。

而那只小型飞碟,在战场上反复穿梭,边缘处不时闪过一阵蓝光。”

米勒陈这时接过话头说起来:“最吓人的是看到无数的尸体如雨般落下,地面却没有见到尸体。反而地面上的植物以可见的速度由绿变黄,一些山间的动物从栖息处狂奔出来,却走不了几步就倒在地上!”

小七这时同时收到了米勒陈和约翰充满绝望的传音。

“我下意识的看向约翰,天呐,我看到了一张满是皱纹的脸!约翰似乎一下子老了三十岁,看起来象六十多了!”

“我发现陈举着望远镜的手,皮肤一点点松驰,青筋一段段暴凸出来,,,再扭头去看他的脸,眼皮耷拉下来了,脖子上的皮一层层叠起,,,背都驼了,迷彩服里空荡荡的,,,”

“我觉得好饿!”

“我头好痛!”

“我想撕开巧克力的包装却无能为力!”

“我想给上级发送求救信号却不明白发了些啥!”

“我看着他手抓着咽喉拼命呼吸。”

“我看看他一点点倒在我身边满脸的绝望!”

“我也倒在他身边。”

“躺在一起我稍销有些安慰!”

“我知道我要死了,我一点点从身体上浮起。”

“从身体上出来,我才知道,外面的鸟类和昆虫争斗有多么激烈!”

“两种异生物的争斗,让我们的魂体也不安稳,一丝丝灵气被吸走,我们只有躲在山洞最深处在稍稍安稳一些。”

“当我们魂体一点点被吸走,灵气逐步稀薄的时候,一切突然就停止了!”

........

小七接受到两人接二连三的信息,也来不及分清哪些是谁说的,就转给了安笠。

“小七,询问一下他们的机构所在地、联络密码等。”

夏处长看着一个高中生一样的年轻人,在焦厅长的陪同下,直勾勾地盯着洞内看,而焦厅长也极有耐心的陪着,心里大奇:这个年轻人是个什么人呢?

“安首席,被人盯上了吧?”一声突兀的声音打断了安笠和魂体的对话。

安笠转身一看,国安局刘俊民副局长穿着便衣站在身后,一脸的贼笑。另外几个便衣拎着箱子,站在十米开外。

“刘局,我们做个交易。”安笠明白刘局为什么笑!锋芒毕露又怎么了?就允许鹰酱(以后用鹰酱代理米帝)薅全世界的羊毛,就不允许我薅鹰酱的羊毛?

盯上了又怎样?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不是已经挂了两个吗?安笠内心在构思一个大的报复机会。

刘俊民和焦国民点点头,两个人内心都很沉重,今天下午的事件实在太过诡异,上峰已经要求他们调查事故真相,赶紧上报。

“什么交易?”刘俊民见安笠一脸严肃,收起笑容,严肃的问安笠。

“将你调查的这两个间谍的资料全部交给我,我用你最想要的东西跟你交换。”安笠朝刘俊民摊了摊手。

你一个操盘手要间谍的资料有叉用?又不能拿来卖?就算能拿来卖,也是我去卖!

你又知道我最想要什么?我要这两个间谍的通讯密码?我要下午整个事情的真相?

你有吗?

焦国民看着刘俊民一脸奇货可居、竖子无状的表情,知道老刘要拒绝安笠的要求,便悄声附耳提醒道:

“安笠可是首席交易师,肯定不会无的放矢,无谓的放出要约!刘局,安首席可是我们警察厅特聘的特邀预审员,破过几个大案要案!”

刘俊民听焦国民这个老刑名如此说,想起安笠已经拥有了16号特别通行证,也算国安的人了,给他一封资料也算说的过去。

“好,我答应你,安首席!你能给我什么呢?”

安笠用笔在左手心写了四个字,然后递给刘俊名看。

刘俊民一看,内心巨震,不可置信的看着安笠,好像看着一个不认识的人!

“焦厅长,刘局长,你们先按你们的方式堪验现场。堪念之后,让人抬两副大一点的棺木来,将这两人的尸身收殓了。然后连夜运到你们厅里或局里的太平间,我明天或者后天有空过去看看。”

看着焦刘二人不解的眼神,安笠也懒得解释,相信刘俊民会照做的。

安笠担心魂体经不起折腾,散了架,给小七传了个口信:“给两个魂体补补身子,让他们跟着自己的肉身,不要魂飞魄散了,我还有用。”

“简单!”小七一边答应,一边吐了四丝灵气出去,约翰和米勒陈只觉魂体一阵温暖,魂体竟然凝实了些许,双双又热切的传信给小七,希望再给一些。

“好好跟着自己的肉身,想想还有什么没说清楚的,过两天再来问你们。回答的好的,每人再给两丝。”

“焦厅长、刘局,你们先忙,我撤了,晚上累了到我哪儿宵夜!”安笠给窃窃私语的二人打了声招呼。

“好,我让人送你下山!”焦国民说道。

“厅长,我送安首席下山吧!”夏处长此时已经完全看明白了,这个安笠一定是个异人,是两位领导都不能得罪的人物,赶紧自告奋勇的要送安笠,想方设法抱一抱安笠的大腿。

“好吧,夏处长,一定要照顾好安厅长!”焦厅长哪里不知道夏处长的心思,又叮嘱一句,特地将安笠的级别叫出来。

“坚决执行厅长的指示,照顾好安厅长!”夏处长想不到这个看起来年龄不到自己一半的青年,竟然是厅长,一颗平静下来的心,又躁动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