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181,发现两具尸体

安笠脑海中传出一段声音:“为善消费八亿三千三百万元,尚需消费六亿六千七百万元。”

全能系统将“成功辅助基金”中的两个亿,确定为为善消费了。

安笠有个强烈的感觉,这个为善消费应该尽快完成,系统的奖励一定出人意料。最近好长时间没有新的超能力出现,应该是跟这个系统任务没有完成有关。

“笠弟,敬你一杯!第三代里你排你一!”一个堂大哥安树苹端着一杯酒走过来,心中满满的忐忑不安,怕安笠不给面子。

“什么话!我们兄弟什么时候都是打断骨头连着筋!”安笠知道这个堂大哥一直在农村种地,心眼实得很。

那个堂大哥听着安笠的话,心里乐开了花,举起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我就知道,有福气的人,一定是心地善良的人。”

此例一开,一帮兄弟姐妹接二连三的和安笠说话喝酒。

“笠哥哥,我叫任静。安笠会的成员,你最早的粉丝,大胃王级别的,哈哈,,,虽然早就知道你是我表哥,但我们还是第一次见面呢!”一个打扮入时的少女挤到安笠身边,边自我介绍边得意的大笑。

“那我们自拍两张,你到朋友圈好好炫耀一下。”安笠指指任静的手机。

“表哥,你还是有点幽默感的嘛,来,笑一个,剪刀手!”任静说着,搂着安笠不停地拍着。

一时间,安笠成了模特,笑得脸上肌肉都有点僵硬。

“嘀铃铃!”焦国民的电话将安笠救出重围。

“我在你别墅门外,,,有些事情必须让你知道!”焦国民的声音分外凝重。

安笠挂了电话,朝身旁的兄弟姐妹们说了句“有急事,招呼不周”,就走到主座,跟外公外婆父母等打了个招呼,就向宴会厅门口走去。

“老板,特保队员全员到达!”叶正明在门口向安笠敬礼。

“辛苦了,你们休息一下。我去门口见一下警察厅的焦厅长。”安笠与叶正明握了握手。

这帮特保队员两天一夜,从向阳湖滨到妙高峰,再乘高铁到羊城、珠城,又从珠城回到星沙,其间几乎没有什么休息时间。

“老板,门口跪着的那个徐小冬怎么办?许多媒体盯着也不是个事,而且下午他被雨淋了,也受了点暗伤,脸色难看得很。”

这厮仍然跪在门口?

安笠心中一阵无名火起。

为了自己的名声,就一定要牵扯着我或者踩着我上位吗?

哼,你徐小冬不是要拜我为师吗?我满足你!

“我会处理的!”安笠冷冷的回答,大步向正门口走去。

李淼等四个特保队员赶紧跟上。

安笠来到大门口,看见徐小冬跪在大门左侧的绿草地上,头顶上是一棵伞盖一样的罗汉松。

只见徐小冬脸色腊黄,身体几乎坐在地上,浑身湿透,眼神若有若无的闪烁着。附近有记者坐在折叠椅上,三三两两的低声交谈着。

看见安笠走了出来,徐小冬缓缓抬起了头,看样子比中午时份老了十几岁,那个生龙活虎的汉子完全不见了。

安笠掏出一粒救生丹塞到徐小冬手里,“吃了会精神一点。”

“嘁里喀嚓”一片摄影灯响,记者们打了鸡血似的活跃起来。

安笠看见了焦厅长带着三辆警车停在稍远处的停车场,就低头小声对徐小冬说道:

“徐小冬,你如果真有心,就去咏春堂先练三个月的咏春。”

不等徐小冬回答,安笠已经带着李淼一行走向焦国民。

焦国民从后座伸出头,对安笠说道:“你上我这辆车。”

又对李淼四人说:“你们到后两台车上挤挤。”

安笠从另一面上了焦国民的车,看了几眼焦国民,已经清楚焦国民要讲什么。只是心中震惊不己!

焦国民见安笠上车后一声不吭,只是安静地坐着,心想,这不是十九岁吧,九十一还差不多。

不问老子就不说,到时吓死你!

“开车到直升机场!”焦国民闷声命令道。

“焦厅长,发生了什么特别事情,让你这个大厅长又跑过来?”安笠知道不问两句,老头子火气会更大。

“到时你就知道了!”焦国民这时在思考一些问题,倒有点不想说了。

一场夏天的暴雨,竟然造成成千的伤亡,而且还是那种无法解释的伤亡。活了几十年,做了一辈子警察,也算见多识广了,但今天这么邪门的事,听都没听说过。

很快,两架警用直升机载着众人先后停在夫子峰顶的一块平地上。

整个峰顶一片雪亮,不知哪儿拉上来的电线还是发电机发出来的电。夫子峰已经被武装警察封锁,更有拿着各种专业器械的白大褂,头戴雪亮的矿灯,在各个黑暗的树林中搜索堪察着。

安笠发现,远近高低不同的山坡上,都有密如星辰的灯光闪烁着,显然,警方巳经为下午的天象,紧急动员起来了。

“跟我走!”焦国民拍了一下安笠的肩膀,朝山顶下不远处走去。

“自己招惹了美国人吗?为什么会有中情局的特工来监视我呢?”安笠一面跟着焦国民一步步小心的往前走,一面在想。

“我只不过是在市场上合理合法的赚了几十亿美元,可没有侵犯美利坚合众国的国家利益啊?再说了,美国几十万亿美元的市值,我弄个万分之几也不算什么啊!”

“首长好!”“厅长好!”

随着一阵招呼声,焦国民停住了脚步,安笠走上前去,只见对面的一个山洞里,己经安装了电灯,两个身穿迷彩伪装服的人,相拥着跌倒在地,山洞里的地下,扔着四五件设备。安笠认出了一件高倍望远镜。

“夏处长,说说情况!”焦国民朝一个刚刚从洞囗旁走过来的眼镜男吩咐道。

“是,厅长!”夏处长推了推眼镜,“下午雨停了以后,因为出现了一些伤亡情况,附近向阳湖派出所的民警,组织附近的居民进山搜索,看有没有遇险的村民。

他们在这个洞口附近发现了一些足迹,找到这个洞口,扒开洞口的一些树枝杂草,就发现了这两具尸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