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179,一定要找回妹妹

安笠假装回忆,在“初级生物信息库”中不断查找,写出了几味草药,并将形状也大概画了出来。

“鬼吹莲”:形如暗红莲花,生长在坟墓阴地,一碰即自动收拢如伞。

“吸吸草”:形如灰色长蛇,生长在水沟塘畔,蚊蝇不沾。

“仙落木”:形如一枪朝天的光杆木头,紫红如血,多生在刑场、坟场、医院、龙口等地。

“养神花”:花状如牡丹,颜色漆黑,直径近尺,生长在温泉口、火山口、地热洞内。

众人围着看安笠一笔笔的又写又画,个个惊叹不已。

怎么看,安笠都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青年,怎么什么都懂啊?完全有点像古人推崇的那种通才: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三坟五典八索九丘无一不通。

但他只有十九岁呢!

市政府主要成员兵分好几路赴各处专家处

“找到这些药,然后和黄芪分别用水熬制成汁,每个病人喝二三勺,可以缓解。然后卧床休息一段时间可以恢复。”安笠侃侃而谈。

张副市长压下心头的疑惑,连声说着谢谢,然后将草药资料递交给贝理明,“贝区长,救治百姓的事,你尽快去做。我们陪任教授、安首席喝两杯,祝贺乔迁之喜,一家团圆。”

贝理明接过资料,恭敬的对任正闲、安笠点点头,步出了小接待室。

任正闲正想感谢张市长焦厅长徐厅长等官员赏光,只听安笠站起来笑着说道:

“几位大人,你们忙你们的去吧,我们一家人好好聚聚,就不留你们了。”

张副市长本来也不是来出席宴会的,只是事情紧急不得不来安府请教。来了就必须给面子去坐一坐。否则人家帮你一次就没有第二次了。

听了安笠的话,不仅没有生气,反而觉得安笠理解人。在发生重大灾难的情况下,自己在这吃吃喝喝怎么说都不合适。而且,自己从安笠这儿拿到了救人的草药和方子,干嘛不自己去大领导哪里领功,非要让贝理明去呢?

“谢谢安首席!任老,灾情重大,那我先撤了。”

任正闲笑着点头。

而徐惠珍、焦国民找安笠另外有事,财政厅收到了安笠会的申请资助的报告,财政厅向财政部又提交了一个报告,想不到,这个报告引起了最高层的注意,

有数名遗传方面的顶级专家向最高当局建言,国人的遗传基因数据,属于国家民族的最高机密,一旦为有心人所趁,便是亡国灭种的大祸。

更有华夏国守卫者,通过在官府的徒弟们向上建言:基因数据里隐藏着文明遗传、生命运行的奥秘,必须严加看守基因数据库资料。

最高当局接衲了两方面的意见,要求警察、国安、财政、科技、文化等部门联合,参与到安笠会现在的工作中去,在资金、保安、科研等方面提供支持,并决定以星沙基因库为母本,交叉存储六套资料在另外六个地方。

每一个基因库拥有30%以下的数据资料,每一个基因库储存的数据又有10%左右和另外一个基因库的数据重合。

这样,要收集齐整个华夏人口的基因数据,就必须掌握六个地方的全部资料,并且还必须有甄别重合资料的方法。

徐惠珍、焦国民是过来与安笠商量合作事宜的。这也是官府难得的放软身段,与一个民间机构合作。

但妙高峰上的突发事件,让安笠的亲情团圆宴本来就蒙上了一层阴影,再谈基因库的事耽误他一家团圆,也确实不尽人情。

徐惠珍走到安笠跟前,“明天有空一起碰一下,有重要的事情商量。”

安笠见焦国民也点点头,于是说道:“明天你们打我电话,我们再定时间、地点。”

送走一众官员,安笠赶紧陪着外公去大宴会斤。

大宴会厅里,张灯结彩,布置的花团锦簇。

十二张大圆桌,分成四排,毎排三桌。

靠近主席台的中间圆桌上,任正闲、郁留香居中而坐,右手边坐着安天虎夫妻及安笠几个叔叔姑姑,左手边坐着安笠几个舅舅姨妈。

其实亲戚都被张保按长幼尊卑,安排坐好。

安天虎见任正闲安笠进来坐好,就犹豫着起身,谦卑的对任正闲说:“岳父,你老说几句罢。”

任正闲刚才在小会议室,已经被安笠的人望和能力,震撼了好几次,知道安家的崛起已经是明摆的事,当年女儿一定要嫁安天虎这个工人,看来眼光还是不错的,这样重大的场合,还是让安天虎露露脸,缓解一下翁婿之间的误会为好。

“天虎,这是安家的喜事,你讲!”任正非笑眯眯的说着,而且用手推了推安天虎,显得十分亲密。

安天虎意外地看着岳父岳母,见他们都笑意盈盈的看着自己,又见任荷花在催促“让你讲你就讲几句!”

张保早就将麦克风递给了安天虎,安天虎的兄弟姐妹们及二三代亲属都有点兴奋,安家终于获得了任家的承认。

而任家的人,早就意识到,今天的安家已经是今非昔比。

安天虎接过麦克风,“喂喂”的试了两下音,开口说道:

“今天亲戚们来这里吃饭,我们热烈欢迎!真心高兴!”

说完,自己带头鼓掌。麦克风却没有关,传出巨大的“咚咚”声,众人一起笑起来,跟着鼓掌。

“第一件大喜事,幺儿安芯八年后再次回家,我们真心高兴!感谢他的另一个妈妈韩美芳女士!感谢他的另一个父亲易定强,可惜今天他没有来!”安天虎说着说着有点伤感,有点哽咽。

“安笠,要想办法找回你妹妹安沁才好!”安天虎终于也忍不住流下了男儿泪。

亲戚们一边热烈的鼓掌,一边也伤感不己。郁留香、任荷花等女眷们已是眼泪盈眶,安芯则是哭出了声,叫着“姐姐”。

安笠站起来,抹了抹眼睛,大声说道:“就是走遍地球的每一个角落,我也要把妹妹找回家!”

“好!”

宴会厅里许多年龄和安笠差不多堂兄弟、表兄弟大声叫好!其中安芯的叫声最为响亮。

大家对安笠出去一天多就带回安芯,已经钦佩不已,对安笠说出找回妹妹的话,根本就没有什么人怀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