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178,损失惨重

在任正闲的意识里,安笠借着一点技术基础,一些运气,一些市场机遇赚了一笔钱。

这里运气的成分可能更多一些,也跟华夏市场的政策市有关。赶上一拨政策牛市,傻子都会赚到笑。

如果在西方成熟市场,则更需要对基本面的分析,辅之以敏锐的市场感觉和技术分析。

而华投的交易师尤其是首席交易师,就是要在西方成熟市场里,与西方各大投行和金融机构的专业投资者进行直接的博奕,而且资金数额动辄以亿计以上的美元。

某种程度上首席交易师会影响到国家的外汇储备安全。

自己的外孙不到十九岁,才大一,又学得是法律专业,,,

怎么会超越自己几百个才华横溢的弟子,成为首席交易师,而且是收易最好的交易师!

难道世上真的有天才?

任正闲转头看着自己身侧人高马大的外孙,正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似乎首席也就是那么回事呢,越发觉得这个世界实在是有些荒诞!

“诸位父母官,我这个外孙年轻不经事,全靠诸位抬爱。有什么不周全的地方,你们这些做叔叔辈的,一定要多多包函!”

任正闲引导几位来宾坐好,然后客套起来。他实在摸不清安笠的底,先打打预防针总是没错的。

“任老,我们这次来,有这么几个目的。

第一是来恭贺你女儿女婿的乔迁之喜,祝贺一大家人团团圆圆。”张副市长朝自己侧边位置坐着的焦、徐诸人看了一眼,众人微微颔首。

“感谢诸位的美意!”

张市长理了理思路,“这第二呢,是感谢安首席的及时警报,拯救了向阳区无数生灵的生命财产。”

“警报?”任正闲看向自己右手侧的外孙。

“外公,下午我看见妙高峰一带的天气异常,就建议焦厅长他们发出了避险的警报。”

安笠给外公解释完,又故作不知的问张副市长:“下午这场雨虽然大,也不致于致人死命吧?”

张副市长皱着眉头说道:“你发出警报之后,虽然我们用了广播电视网络手机短信等多种形式,向附近的广大居民通报,绝大多数人进入安全地方躲避,但仍然有不少人不听劝告,没有进入建筑内避险。

有些山民为了抢占先机捡蘑菇,一下雨反而进了山。

这次也很是奇怪,连牲畜也死了不计其数呢!

“这么惨重?”任正闲惊讶得站起来!

“张市长,最新的统计结果来了!”向阳区那个年轻的区长贝理明站起来,将手机拿给张市长看。

众人都凝重的看着张市长及手中的手机。

“牲畜死亡七千多头,受损蔬菜二千多亩,山林八千多亩,山上死亡的各种野生动物不计其数。

据估计,损失会继续增加!”

张市长念完信息,自言自语的说道:“一场豪雨,怎么会导致这样惨重的后果呢?动植物怎么会一同遭遇这样一场浩劫呢?

如果没有警报,受损生灵肯定还会增加十倍以上。”

任正非也是十分奇怪:人、动物死亡,还勉强可以理解,这山上的植物、田里的庄稼怎么会突然枯萎呢?

这完全是反科学的啊!

安笠则是另外一番心思。

我警报过了,我大概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我什么也不能讲啊!

我讲了,你们也不会信啊!你们可都是不迷信的啊!

至于伤员的救治,我也不会啊!

焦国民最先从震惊中清醒过来,“安首席,你对这场灾难的发生既然有预警,你怎么看这场灾难呢?”

大家的目光一下子聚焦到安笠身上。

是啊,你既然知道发出警报,一定知道这场灾难是如何引起的吧?

安笠摸了摸鼻子,果然来了,这好事不好做啊,现在怎么回答呢?

这时一阵低沉的乌咽声传来,安笠眼睛一亮。

“我看到妙高峰方向黑云起来之后,开始也没当一回事。后来,听到我家养的几只藏獒,发出一阵阵又短又急的吼叫,似乎很害怕的样子。

后来乌云越来越大,越来越黑,又起了大风,藏獒的反应更大了,我觉得藏獒是特别有灵性的动物,觉得这些乌云一定会带来某种危险,于是就向焦厅长打了电话!”

任正闲又郁闷了!

凭几声狗吠,你就敢让警察厅长通知成千上万的老百姓避险?你这是初生牛犊呢?还是聋子不怕雷打呢?

万一没有任何事发生,这如何收场!

这不是严重的不科学吗?

“幸亏安笠比较敏感!从数声狗吠中,看出了危险,救了无数的生命。这纷善心和勇敢,值得我们学习。”徐惠珍首先信了。

“是啊,一般人肯定怕担风险,不敢负责任,顶多让自己家人躲在屋内。”焦国民也赞叹说。

听了安笠的回答,张副市长有点不想说第三了,觉得说了也是白说。但是既然一场来到,犹豫再三,决定还是问一句,毕竟,安笠发的警报,也是他知道造成这险情的原因呢?

“安首席,我们有很多伤员,都是形容枯槁,头脑疼痛,好像得了长期的重病一般,有什么好的治疗方法吗?”

虬鸟和七星虫,都是以精神力侵犯为主,对人的伤害也应该是精神力伤害,也许小七有办法治,我却是没有。

但小七此时正在沉睡,发信息也不回,我此刻却是无法。

植物库上面有许多治疗精神伤害的药物,也不知道哪里有这些药物?

完全不理那些受伤的老百姓,安笠又觉得心里过不去。只好说道:

“张市长,我是没有现成的治疗方法。,我们先吃饭,然后我们去看几个典型病患,看看有什么法子没有?我曾经看过一本古老的医书,上面有一些治疗人头痛脑虚的植物,我先写几种出来,你看看哪里有这些药物?”

张副市长一听大喜,那些受伤的百姓,浑身査不出任何毛病,打点滴注射止痛药物没有半点效果。现在如果能拿出一个治疗方案或者几种对症的药物,也可以交差了!

“如此,先感谢安首席了!”

“安笠,想清楚了再写!用药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容不得半点儿戏!”任正闲板起脸孔嘱咐安笠。

“外公说得是!”安笠老老实实回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