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174,精神控制

星沙城中,至少有五波人在网络上看到了安笠施展点穴术的情景。

离现场不远的华天酒店,闫瞎子隔壁的一个房间里,琅天盘腿坐着,从身边一个灰色金属样的小瓶子里,倒出一颗纯白色的水晶样的菱形颗粒。

白色菱形颗粒发出一层莹莹的彩光,好像活物一样。琅天端祥半天,猛的送入口中,心中一阵迷醉。

“这精神力结晶实在是太宝贵了,这一颗服下去,我的消耗不仅可以恢复,甚至可以略微增长。”

精神力结晶一入琅天口中,却并不是随着食道向胃的方向融化,而是随着琅天的呼吸,化成云雾向琅天的头部渗透。

不到十个呼吸,琅天自觉识海十分充盈,已经干瘪的五个“育神袋”又膨胀起来,随时可以孕育新的神念种子。

琅天睁开眼睛,看向一直静声的电视,刚好看到安笠拍向徐小冬的肩头。

“这小子会点穴功夫?”

琅天将电视机声音调大,听了徐小冬和安笠之间的对话,终于确定安笠会点穴术。

“还好,没有直接提出与他进行格斗挑战。在不使用精神力的前提下,还真不一定赢得了他。”

及到徐小冬突然之间跪了下来,琅天的脸上布满了阴云:这个安笠怎么会精神控制?

琅天想起在澳门的时候,自己控制的人傀在赌场里曾被人短暂控制过,曾有人还用精神力将骰子移动过,自己当时认为是另有精神力高手在帮助安笠,现在看来,这个精神力高手,极有可能就是安笠了!

这里琅天还真想差了!

控制人傀的是安笠不假,但是透视骰子点数,移动骰子的却是小七。

现在琅天觉得自己动用精神力,与安笠格斗,也不一定能赢了!

因为精神透视、精神至动,都是凡级高手才有的特异功能,安笠已经是凡级高手了吗?

琅天庆幸自己没有直面安笠!

否则,一旦失败,多年来的布局有崩溃的危险。

但千彤本身和其后的家族势力,对于琅天及其族人的成长极为有利,不容有失,琅天觉得自己应该再向家族汇报一次。

。。。。。。

星沙燕山古街仁宅。

苦渡大师如一座肉山似的坐在餐桌前,桌子上摆满了肘子、蹄花、兔子头等肉食,手边放着一箱子茅台酒,一边吃喝一边看着电视上的网络直播。

曹仁怀面前的案几上,一碗丝瓜汤,一碟子汗菜,也在观看直播。

当曹大师看到安笠使出点穴术的时候,不由得看向师兄,“这孩子认穴功夫还是太差!”

苦渡大师拿起茶杯一饮而尽,又塞进嘴里一大块肘子皮,冷冷地说:“心太杂了,没用多少时间练习,这个什么冬的受苦了。万一被安小子拍中什么哑穴、瘫穴或者垮穴,那就有得乐了。”

“师兄说的是。看他呼吸好像也没有什么章法。碰到高手就是以气撞墙,以软碰硬,下场凄惨。”曹仁怀也叹了一口气。

“也不能怪他!少年得志,总是贪婪一些,什么都想要。总要碰得头破血流,才会有所悟有所得。”苦渡大师哭丧着脸,又将一把牛肉片塞进嘴里。

当徐小冬膝行着追着安笠的时候,两位大师都停止吃喝,认真的盯着屏幕。

“师兄,看清楚了?”

“不是催眠术、迷魂术,应该是精神控制。”

“他跟谁学的?”

“有气运的人总是有机缘的。他这一显摆,会有人来找他麻烦的。这才是关键。”

“师兄有什么好主意?”

“等他过来再说吧。”

。。。。。。

向阳湖另一边,葛伟东别墅。

如云大师看完直播,沉思良久。

前些日子连一个普通的特种兵都打不过,现在一个半职业的自由博击选手竟然不是一合之敌,这成长速度也太快了。

点穴手法明显是曹老头一脉的,那最后的精神控制,这安小子是从哪里学到的呢?

如云大师自忖,也许自己偶尔救出的这个小伙子,说不定会有一番大机缘。

不仅星沙,华夏一些大城市、一些名山大川的隐者,都在一场看起来平平无奇的街头闹剧中,看到了一些不凡之处。

甚至帝都一些守护者,也吩咐手下,打听安笠是何许人!

。。。。。。

却说安笠尚未进门,大门已经完全打开,里里外外都有人放起了长长的鞭炮。别墅里面,烟花也“呯呯”的接二连三的涌向天空。

“这帮没脑的,大白天放什么烟花呢?风干物燥的,夫子山就在屋后,着了火怎么办?”安笠心中一阵埋怨,但此时弟弟回家,外公外婆一家与妈妈和好团聚,确实是大喜的日子,热烈庆祝一下,也是应该的。

车子停在主楼,安天虎、任荷花、韩美芳、安笠、安芯(易豪)先后下车,外公任正闲、外婆郁留香带着舅舅舅妈姨妈姨夫们及一众表哥表弟表姐表妹等,几个叔叔婶婶姑姑姑夫带着一帮堂兄堂弟堂姐堂妹等,都上来迎接,都想见见这个失落了八年之久的外孙(外㽒)(侄儿)变成什么模样?

安芯一下车,倒是不怯场,朝众人深深一鞠躬,刚开口说:“我就是,,,”外婆及几个姑姑已经涌了上来,七八只手抱着安芯只是哭,只是捶,,,儿啊孙啊各种泣音此起彼伏。

安芯终究是个孩子,在浓浓的亲情中,也大哭起来。

安芯一哭,韩美芳也哭起来,任荷花及众堂姐妹表姐妹,婶婶舅妈姨妈们也开始痛哭。

最后,连讲究慎独静心的老教授任正闲也暗暗垂泪。

安笠一看这样不是头!

将首席管家张保叫过来,让他放几首喜庆音乐。

“开心的锣鼓敲出年年的喜庆

好看的舞蹈送来天天的欢腾

阳光的油彩涂红了今天的日子哟

生活的花朵是我们的笑容

今天是个好日子

心想的事儿都能成

今天是个好日子

打开了家门咱迎春风

......”

湘妹子宋大美女的巜好日子》一响起,任正闲首先清醒过来。

“是的,是的,今天是个好日子!今天是个团园的好日子!今天是个乔迁吉祥幸福的好日子!”

任正闲踱到妻子身边,对已经止泣的郁留香劝道:

“留香,今天我们要高兴快乐,要开开心心!”

“是,是,今天是安芯回家的好日子!”

“嗯,今天是大伯乔迁之喜,我们是应该高兴才是。”安天虎的一个弟媳妇一边擦着眼泪一边笑着说。

“今天还是小妹一家和父母团圆的好日子呢!”安笠的大舅也凑过来说道。

任荷花这时拿出纸巾,和韩美芳一起为安芯擦拭眼泪,整理衣服。

任荷花高声对大家说道,:“请大家先进客厅,我再一一介绍大家给安芯认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