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172,我错了

徐小冬带来的人在傍边使劲起哄,一些看热闹的居民与半大孩子们,也是不停的怪叫着。

“安笠,怕卵!打死那个大冬瓜!”

“到湘来撒野,安笠废了他!”

“单手打咏春,半脚踹安笠,好狂!”

“安笠,跟他擂台上见真章,秒杀K0他!”

“来湘州挑战我们的反杀英雄,好大的胆子!”

.......

徐小冬内心得意,这正是自己一直企盼的结果。

安笠长叹一声:为什么总是在大街上打生打死呢?上次打那三十二个小混混,自己既没什么钱,也不怎么出名,更没有什么势,打打也无妨。现在自己好歹也有几十亿身家,有上千万的粉丝,有了个正厅级的官身,在大路边上打架,真的很丢脸的说。

“喂,我说你!徐小冬!”安笠用手指了指徐小冬,脸上绽放着笑容,上前两步,伸出了右手,“我们握个手算了,好吧?”

徐小冬见安笠人畜无害似的走过来,只当他服软,也伸出手。微微扬了扬下巴,脸上挂起了得意的笑容,对不远处的记者们说道,“我说过嘛,半脚踹,,,”

此时安笠特别亲热的拍了拍徐小冬的肩膀,,,好似好久没见的老朋友一样。

同时,安笠还怕自己的点穴术不灵,对徐小冬用上了控心术。

徐小冬本来如沐春风,安笠一掌拍下来,只觉咽喉中一口气怎么也转不过来,一身的劲力似冰块融化一般变得稀软,浑身一时热一时冷,“安笠”两个字到了嘴边就是说不出来。

自知着了安笠的道儿!原来安笠真的会点穴!想服输认低,一时半会又转不过弯,僵笑着站在哪儿嘟囔着:

“⋯⋯”

不远处的记者们兴奋地拍着,一直等待徐小冬将那“半脚踹安笠”的话儿说圆。

今天可真是捞着大新闻了!安笠这个千万级的网红,年轻的亿万富豪,反杀英雄,突然之间在徐小冬面前服软,“半脚踹安笠”这样的话都受了,人家拦在家门口挑战也焉了,人设算是完全崩溃了!

徐小冬带来的那帮人眼见自己老板得意,将锣鼓敲得震天响,大声喊着“单手打咏春,半脚踹安笠”。

邓志刚及一众保安保镖却气炸了,纷纷对徐小冬怒目而视,拳头捏得格格响,只盼着安笠一个眼神。

此时安天虎和任荷花走了过来,见对方气势汹汹的,以为安笠不力,就劝说安笠道:

“小笠别生气,让他三分又如何?退一步海阔天空。赶紧回家吧,家里一大堆客人呢。”

安笠看徐小冬的反应,知道这次点穴非常成功,此时见父母过来劝慰,顺势转过身,点点头,对张保邓志刚一帮人挥挥手,“嗯,上车上车,我们走了。”

“安少爷,你不能走!”

一声撕心裂肺的声音从安笠背后响起,仿佛有生物从长久的黑暗中挣脱出来一下子看到了光明。

徐小冬喉头那口气终于转了过来,心神一阵恍惚之后变得清明,安笠的形象如山一样耸立在自己的眼前,只感到自己的一切都是安少爷赋与的,而安少爷却要离他而去。

众人眼见徐小冬推金山倒玉柱,重重的跪在安笠后面,个个如吞了吞物吧,嘴巴不断的一张一合。

整齐的锣鼓声停了下来,口号声也歇了,邓志刚一众保安保镖诧异地看着徐小冬,安天虎夫妻也停住了脚步,只有几个久经江湖风雨的老年记者掉转镜头,拼命的拍着徐小冬的每一个动作。

只有安笠胸有成竹的往自己的车辆前走去。

“安少爷,我错了!我这样的武夫,不,武卒!不不,武犬,怎么可能是安少爷的对手呢?”徐小冬一面说一面快速的膝行而前,根本不顾路面的碎石沙砾。似乎只有虔诚的忏悔,才可以挽回安笠一二。

“安少爷,请允许我拜你为师,学习真正的功夫,,,让我到咏春堂守门,从基础功夫学起也行,,,安师父!”

徐小冬的话让众人无不惊诧莫名!

近几年来单挑传武无一败绩的“徐大侠”,怎么在没见败迹的情况下,向自己最轻视的咏春门人认输服软呢?又怎么可以不要名声尊严向对手下跪拜师求艺呢?

如果说被安笠三拳两脚k0了,那输得心服口服。现在不见败迹,为何要自毁人设向对手认低威求艺呢!

几个见惯江湖风雨的老记者也是自叹:人生真是活久见!一代大侠徐小冬怎么突然就栽了!怎么突然之间就跌落在尘埃里了!

幽怨的声音及众人吃惊的目光,让安笠心中不忍。停下脚步,扭过头来,走到徐小冬跟前,在后背拍了一掌。

“保重!”

然后转身上车。

徐小冬只觉一团火焰从后背透体而入,化成无数的细流,向全身涌去。所过之处,气血如春天般的苏醒生长。及至暖流包裹头部,后脑“格登”一声,徐小冬感觉自己重新活了过来。

一骨碌站起来,看着两只鲜血淋漓的膝盖,望着周围诧异的目光,想起刚刚自己的所作所为,徐小冬浑身冷汗直冒。

点穴术!

安笠会真正的点穴术!

自己修炼自由博击以来,胸部、腹部、后背、大腿,三四百斤力量的攻击,完全可以承受,不影响自己的战斗力。

安笠轻轻的一拍,也就是百来斤的力量,却让自己劲力完全溃散。

传武,几千年的传武,果然是深藏不露。

最可怕的还不是点穴术!

即便自己挑战失败,做为一个知名武者,也绝对不会下跪认错!更不会说出拜师学艺的话来!

现在,挑战固然失败,人设完全崩溃,连人格尊严也丧失殆尽!

安笠是如何做到让自己彻底屈服的呢?

一定是跟那两掌有关!

特别是后一掌!

一掌拍下来,自己就好像回魂了,身体又回到了自己的掌控之中。

是的,有一段时间,自己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控制权好像交到了安笠手里!

这还是功夫吗?

这难道不是功夫吗?

今天脸是丢尽了,以后何为何从呢?

望着逐渐消失的车队,徐小冬做出了一个决定: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既然安笠武功高强,神通广大,既然自己当众说了拜师学艺的话,那就去做!

徐小冬拍了拍手上的沙砾,掸了掸衣服上的尘土,也不管自己的团队和记者们,大踏步向“春熙园”里安家走去。

围观的众人看到徐小冬怪异的行为,也不知道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只是紧紧的跟着徐小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