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171,路边挑战

七月下旬的星沙,正值三伏天,骄阳似火,路上行人稀少,通行的汽车也稀稀落落。

午后三点多钟,通往向阳湖春熙园的道路上,六辆小轿车行驶在公路上,沥青路面被高温炙烤,已经变软,车胎与路面软软的沥青摩擦,发出阵阵的“滋滋”声。

打头的是保安队长邓志刚坐镇的一辆丰田越野车,是开路先锋。第二台是管家张保及千家的保镖。安天虎、任荷花、韩美芳、安芯(易豪)坐在姜战开的防弹奔驰车里,处于第三的位置,第四台车坐着安笠,第五台车坐着安家的保安,第六台车是千家的保镖。

当安笠乘座的汽车逐步接近向阳湖的时候,从远处妙高峰上流下的高山雪水,在浓浓的树荫中,给公路上的气流带来一丝丝凉意,沥青路面硬度恢复了正常,汽车行驶也轻快起来。

当安笠的车队接近向阳湖时,邓志刚的头车已经快要穿过一道桥梁,进入“春熙苑”的高层住宅区。

突然从树影里窜出一票人马,个个带着墨镜,身高马大,拉着一个白底红字的横幅,上书“徐小冬大侠:单手挑咏春,半脚踹安笠”。

树影里还有一票人,身穿武士服,正起劲的敲锣打鼓,口里伴着鼓点喊着"单手挑咏春,半脚踹安笠”。

徐小冬手拿一把大号折扇,站在横幅前,眼睛咪咪的看着一溜豪车,心中颇为得意。

一直担心安笠出名了,有钱了,不会答应上擂台和自己比试。经纪人王平便出了这么一个主意:赶鸭子上架。

公开场合向安笠叫板。如果安笠愤而出手,自己顺势向他提出擂台挑战,安笠要么答应,要么屈服。我徐小冬要么名利双收,要么收获威名。

如果安笠不敢出手,只要自己请的众媒体一渲染,那安笠在武林的名声就完了,他的粉丝说不定会大幅度转粉我徐小冬了。

现在,就看安笠会不会上钩了。

公路这边的树影里,五六个记者模样的人端着相机,不停的拍着。

锣鼓声将高层住宅里许多居民惊动了,有的在阳台上、窗户里观望,有的迅速下楼围观。

邓志刚本来想不动声息的过去算了,毕竟家里还有上百号客人呢。但对方的横幅一展开,道路被占了大半不说,那上面的内容也让邓志刚一众保安气炸了。

特过份了!大庭广众之下点名道姓的挑衅自己的老板!

邓志刚等将车停在路边,后面的车依次停了下来,举着横幅的人进一步靠近,闪光灯开始闪过不停,徐小冬手摇巨幅折扇度了过来。

假寐之中的安笠感觉车停了,以为到家了。睁眼一看,还在小区门口,正疑惑间,保安队长邓志刚电话来了。

“邓队长,车为什么停了?”

“报告老板,那个徐小冬带着一帮人,,,”邓志刚将前面的情形说完,“老板,让我们几个教训他一顿。”

这么热的天还有这种二货出现?

安笠苦笑着对邓志刚说:“稍安勿躁,等我来!”

挂了电话,安笠发现有几个未读信息,是咏春堂易菲师姐发来的信息,安笠一边下车一边看,越看脸色越冷。

原来徐小冬上午去了咏春堂,出言不逊称咏春拳就是欺世盗名,声称要踏平咏春堂,蔡威师兄、廖建华师兄先后上前理论,先后被徐小冬打伤。

而师傅何英产当时不在咏春堂,也无法发起有效的反击。

易菲希望安笠尽快确定与徐小冬的挑战赛,打败徐小冬为咏春堂报仇,为咏春拳证名。

安笠本来只是觉得徐小冬今日的行为如小丑一般,不知者无罪。但看到徐小冬侮辱咏春堂的言行,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幼稚了。

走到前头,邓志刚已经与徐小冬打起来了。其余的安家保安和千家保镖已经下车护在主车前后左右。

邓志刚在部队里学的是制敌杀敌技,与徐小冬一交手,几个钢猛的动作打得徐小冬只有招架之功,但是,练自由博击的人,对于传统练武者来说,有一个巨大的优势,那就是抗击打能力。

现代传武,除了招式传统缺失、练功时间力度欠缺、对抗性差,最缺乏训练的就是抗击打能力。

就安笠和千彤这两个已经踏入凡级的传武选手而言,抗击打能力也是极差。如果说他们的进攻能力有九分,则防守有7分,而抗击打能力几乎是零分。

现代传武人特别爱惜自己的身体,同时又特别喜欢进攻,都认为进攻是最好的防守,都什么人愿意吃亏受苦练习挨打。

而自由博击中,抗击打能力与进攻防守能力,在训练中处于同等重要的位置。

现在徐小冬虽然挨了邓志刚几下重击,但几乎没有受伤,动作几乎没有受到影响。

两分钟不到,邓志刚体能跟不上了,防守出现了漏洞,眼看着徐小冬一记左勾拳就要敲在邓志刚的脸上。

安笠疾步上前,右手如闪电般往徐小冬右肩上一拍,左手拉着邓志刚往后一摔。

徐小冬只觉右手劲力一泄,身体失去平衡,赶紧将左勾拳上的力道收回,身体晃了几下,勉强站住,看向正在掸着上衣的安笠。

旁观的人,先是屏住呼吸一阵紧张,后见安笠闪身救人,云淡风轻,又都松了一口气。

“你会点穴?”徐小冬惊讶的问,右肩窝处仍然麻痒难当,力气却在一点点恢复。

“没有学会,乱点!”安笠说的是实话,本来想打肩前的云门穴,结果往下了一分打到了中府穴。本来想让徐小冬当场定住,却只是让他泄了气力,身体晃了两晃。

这时徐小冬只觉右肩右手恢复正常,认为安笠真的不可能学会点穴:

“我猜你也不会。怎么样?在这里比试比试,还是正式上擂台打?”徐小冬将身体扭了扭,正对着一帮拍照摄像的媒体人,提高声量大声喊着。

临了,还一手指着安笠一手比出开枪的手势。

安笠看了看天空白白的太阳,又看了看徐小冬,再瞄了瞄使劲拍摄的媒体人,决定试试自己的点穴术,如果两三招之类定不住他,就打倒他算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